第739章 新時代的升華!

第739章 新時代的升華!

「曲館長,這青龍偃月刀還挺重的,您小心點兒,可別把腰給閃了。」夏傑在旁邊出言提醒道。

三個人在欣賞了一會兒青龍偃月刀之後,也完成了唐刀的交易。

至於之後關於越王勾踐劍直播淬火鍛造的事情,也被放到了下個月。中間還有不少需要籌備的步驟,也要花不少的時間。

在商量完畢之後,曲雲霄也是離開卧牛村,開始著手準備起之後越王勾踐劍直播淬火鍛造的事情去了。

而在消息被放出來之後,這樣足以震驚全國的事情,自然是被各種網友們瘋狂討論。

「越王勾踐劍?!是咱們在學校課本裡邊,講述的那一位越王嗎?」

「對,就是你想象當中的那一位越王,身上所攜帶的寶劍,一路跟著他卧薪嘗膽的寶劍!」

「絕了,沒想到居然還能見到這種事情,感覺和萬里長城重新修建一樣稀罕。」

「最讓人關注的,恐怕就是這一次的工匠了吧。居然請到了夏教授,看來這一次,是真的要重新再現越王勾踐劍的輝煌了啊。」

「本來我不是很想看的,畢竟這種歷史的東西距離咱們太遠了。但是一看到傑哥要動手,我頓時又有興趣了!」

越王勾踐劍要重新淬火鍛造這件事情,讓華夏的網民們足足沸騰了三天三夜,一直盤踞在熱搜榜單,並沒有任何人能夠將其超越。

不僅如此,此刻就連國外的網友們,都為之沸騰了。

畢竟,越王勾踐的故事,在國外也已經有著極高的傳播度了,現在聽說夏傑要開始重新淬火鍛造這樣一把寶劍,就連國外的網友們,也按捺不住期待,此刻在油管網上邊熱切的討論起來。

「夏傑做出這種事情,不就相當於我們重新裝飾總統山一樣么?」

「呵呵,你們美利堅就只有一個總統山,根本就沒有什麼歷史可言,不像是我們埃及,還有著如此之多的歷史文物,別用你們近現代的東西,來碰瓷我們歷史好吧。」

「你們埃及可別說話了,上一次在華夏京城那一次知識競賽,被人家華夏的夏傑壓得像是幾個文盲似的,真是丟人。」

「再怎麼文盲,也比你們美利堅好,只知道侵略的國家,根本就沒有辦法領略這樣重新塑造文物的過程。」

「不管怎麼說,現在你們也只是在爭奪第二名罷了,在歷史淵源上邊,第一永遠只會是華夏,咱們這些其他的國家,也沒有任何的辦法,只能送上祝福了。」

「確實,拋開國家觀念不說,我還是挺嚮往華夏這一個國家的,地大物博,還有著這麼多的文物,以及那悠久的歷史,的確很讓人神往。」

「我也很嚮往華夏,只可惜現在的華夏要求實在是太高了,想要成為一個華夏的居民,可太難受了。」

「聽說這越王勾踐劍,歷經千年都沒有任何生鏽的痕迹,為什麼現在還需要重新鍛造呢?」

「雖然金屬器確實可以歷經千年的,但是據我了解,在華夏的典故之中,越王勾踐劍是可以做得到『吹毛斷髮』的存在,是絕對的寶劍!若是再加上華夏手藝大師夏傑的鍛造,更是能夠讓其煥發當年的榮光!」

只不過,現在這些國外網友們的討論,夏傑是看不到了的。

……

在京城,中央台的廣播大樓之中。

林玲玲又一次見到了夏傑的消息,這一次更加誇張:所有被選到的中央台記者,要到卧牛村,去拍攝、直播這一次越王勾踐劍的重新淬火和鍛造。

林玲玲是文科生,自然也是知道越王勾踐劍在華夏歷史上的地位究竟有多麼的高,對於此刻中央台出動這麼大的陣仗,也不覺得奇怪。

他唯一覺得奇怪的是,為什麼這麼大的工程,卻僅僅只有夏傑一個人來操刀。

要知道,華夏所有的大型活動,通常都是有著很多的專家學者一起加入其中,如果有特別傑出的人,最多也就作為總指揮。

然而,這一次如此盛大的活動,主辦方和有關部門,卻只選擇了夏傑一個人,這就讓林玲玲十分的疑惑。

「主編,我想問問,這麼大型的活動,夏老師一個人能行么?」林玲玲找到了他們節目組的主編,詢問道。

「玲玲,我知道你之前採訪過夏傑,但是之後你可要注意一下對人家的稱呼,人家現在可不只是老師了,上一次知識競賽之後,已經有了『教授』的職稱,咱們這些普通人,對於人家夏教授,可要用尊稱才行。」主編對著林玲玲提醒道。

上一次的知識競賽,林玲玲雖然也有參與,但是之後的事情,就沒有繼續跟進了,因此對於夏傑獲得了教授職稱這一件事情,倒也不是很清楚。

「教授職稱?哪個大學的啊,我記得夏傑好像也沒有在學術方面有所研究啊,怎麼一下子就成為教授了呢?」林玲玲對於主編的話十分疑惑,便開口詢問道。

「這你都不知道,看來你這新聞記者做的還不是很盡職盡責啊。上一次知識競賽之後,夏教授因為表現出色,拯救咱們國家隊於水火之中,就被授予京城大學『名譽教授』的支撐了。」主編對著林玲玲講述道。

「京城大學?!那可是華夏最頂級的學府之一啊,像是夏傑這樣不在學術上邊鑽研太多東西,怎麼能夠服眾呢?」林玲玲不愧是新聞記者,總是能夠找到問題的矛盾點。

「這還是你信息了解的不夠全面,當時咱們京城文化博物館的館長曲雲霄,直接拿出了夏教授對於咱們傳統文物的各種貢獻,每一樣價值都上千萬,若是算學術價值的話,也足以成為一名優秀的教授。」

主編的話,讓林玲玲幡然醒悟。

是啊,自己一直著眼於學術上邊的貢獻,卻沒有想到現在夏傑所提供的藝術方面造詣,早已經超越了華夏研究歷史的所有學者了。

……

在京城文化博物館之中,大家正在商討如何將越王勾踐劍運送到卧牛村。

畢竟,越王勾踐劍雖然只是青銅器,在現在看來,除去在文物上的價值之外,也並不算是什麼珍貴的寶物。

因此,有一些人覺得,乾脆直接快遞過去,既省時又省力。

不過,這一個想法很快就被曲雲霄給否定了。

「想什麼呢,現在的越王勾踐劍,已經氧化到了一定程度了,雖然之前作為當時短兵器製造的最高水平,也是青銅武器中的珍品,但是稍有不慎,劍上的花紋被磨掉了,你說這個責任,誰負擔的起呢?」

曲雲霄對著剛剛提議用快遞的人說道。

在場的人,也都是京城裡在各自領域有一定成就的人,被曲雲霄這麼一說,居然沒有一個人敢站出來。

畢竟,一個青銅器是不怎麼值錢的,但是從春秋晚期到今天的歷史,絕不是錢能夠衡量的。

更何況,越王勾踐在當年的壯舉,即便是放到今天,「卧薪嘗膽」的故事也依舊激勵著很多年輕人努力奮鬥,其精神層面的價值,更是無法估量的。

「啊,我就開了個玩笑,大家可別當真。」那人一聽到曲雲霄的話之後,立刻也慫掉了。

最後,幾個專家在經過討論,還是決定派出專程的飛機,到了H市之後,在轉車去到卧牛村。

……

卧牛村中,雖然夏傑並不打算做任何的準備,只是重新鍛造一把劍而已,對於他而言並不算是什麼難事。

但是,接到了上級通知的劉長根,作為村長,可是一點兒都不敢怠慢。

原本樸素的卧牛村,此刻張燈結綵,彷彿過年一般。

劉長根忙前忙后,為接下來的領導們安排著之後的衣食住行,生怕京城來的人不適應這裡的生活。

「小東,你來的正好,快幫我看一看,這一個燈籠掛的位置好不好。」

宋小東從劉長根面前路過,直接被抓住了。

「老村長,傑哥不是說過了嘛,人家就來拍攝個兩三天的時間,用不著這麼大張旗鼓的,讓傑哥知道后,又要說您小題大做了。」

宋小東對著劉長根說道:「您也不是第一次接待從京城過來的人了,咱們卧牛村有著傑哥這一尊大神在,就不怕他們不來。」

宋小東說的確實沒錯,自從夏傑的影響力越來越大,前來拜訪的人也越來越多,即便是劉長根不做什麼準備,大家依舊還是會因為夏傑的影響力,而選擇在卧牛村居住。

「小傑的優秀,這個咱們都知道的。但是雖然小傑很優秀,但是咱們作為養育他的地方,也不能表現得太差了啊。」

劉長根對著宋小東說道:「咱們每個人都應該為家鄉而驕傲,小傑都已經這麼努力了,咱們作為父老鄉親,要是不整氣點兒,是真的要被人笑話,說咱們背靠大樹,還不知道怎麼乘涼。」

聽著劉長根這麼一說,宋小東也恍然大悟,點了點頭,開始和老村長一起裝飾村子了。

是啊,夏傑已經如此優秀了,若是卧牛村不借著他的影響力,總是讓他犯難的話,作為父老鄉親,確實有些不太稱職。

而此刻的夏傑,正在夏長江的家中。

「小傑,你真的不需要回去磚廠準備準備么?我這幾天看新聞,全是你要重新打造越王勾踐劍的事情,那可是傳承了上千年的寶劍啊,若是出了什麼閃失,咱們這輩子的名聲可就毀於一旦了。」夏長江對著夏傑說道。

雖然夏長江算是什麼大風大浪都經歷過的人了,可奈何這一次的挑戰,代價實在是太大了。若是成功了自然都是皆大歡喜,若是失敗了的話,夏傑所要面對的壓力,可就不是一般的大了。

不過,夏長江此刻的擔憂,似乎一點兒都影響不到夏傑。

「爺爺,您就把心放回肚子里吧,淬火打造越王勾踐劍,本就是一件十分容易的事情。這越王勾踐劍,並不像是大家想象當中的那麼脆弱。」夏傑對著夏長江回應道,此刻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

在夏傑的腦海之中,早已經出現了關於越王勾踐劍的說明。

春秋越王勾踐劍,屬青銅劍,劍長55.7厘米,柄長8.4厘米,劍寬4.6厘米,劍首外翻捲成圓箍形,內鑄有間隔只有0.2毫米的11道同心圓。

劍身上布滿了規則的黑色菱形暗格花紋,正面近格處有「越王勾淺踐自作用劍」的鳥篆銘文。

劍格正面鑲有藍色琉璃,背面鑲有綠松石。劍身修長,有中脊,兩從刃鋒利,前鋒曲弧內凹。莖上兩道凸箍,圓首飾同心圓紋。

要知道,琉璃和綠松石是屬於礦石的,根本就沒有生鏽的可能性,到時候夏傑也只是需要加固一下罷了。

而最令大家擔心的劍身花紋,以及經過了上千年的時代變遷,已經變得有些模糊不清的字跡,這些對於夏傑而言,更是輕而易舉就能夠復刻的事情。

況且,曲雲霄還給夏傑放了句話:隨心意鍛造,讓越王勾踐劍完成新時代的升華!

既然如此,那還有什麼是值得他擔心的呢?

曲雲霄與其說是給夏傑挖了個大坑,倒不如說是給他一個莫大的機緣,再一次吸引全華夏人的目光,使得自己的名氣獲得新一輪的增長!

不過,雖然夏傑一點兒都不擔心,但是他身邊更多的人,與夏長江此刻的想法一致,都覺得這是一件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在林清玄的強烈要求下,林洛瑤又一次將自己的爺爺帶到了卧牛村之中。

「爺爺,您就放心吧,從我認識夏傑到現在,他就不會答應做自己沒有把握的事情。」林洛瑤對著身邊的林清玄說道。

在林洛瑤的眼中,夏傑早已經成為了「安全感」的代名詞,在目前這個世界上,就沒有什麼東西,能夠讓夏傑在熟悉的領域失敗的。

不過,林洛瑤的想法,顯然沒有辦法左右林清玄此刻的焦慮。

即便是沒有林洛瑤這一層關係在,光是遇上了夏傑這樣有本事,性格還好的年輕人,林清玄就不可能不來關心自己這一位忘年交。

更何況夏傑在書畫領域,自己最擅長的領域,已經做到了世界頂尖水平。即便是盧浮宮門口的街頭畫家,也無法和夏傑在畫作上一較高下,甚至還是自己最擅長畫的盧浮宮。

「我也不是擔心小傑,主要確實想親眼目睹一下,這一把已經流傳了上千年的越王勾踐劍,經過小傑的重新打造之後,究竟會變成什麼樣的神兵利器。」林清玄開口說道。

兩個人聊了一會兒,便已經來到了夏傑的院子前,此刻的夏傑,剛從夏長江家回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上一章下一章

第739章 新時代的升華!

87.77%
目錄
共8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