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9章 低級錯誤

第769章 低級錯誤

「我去,你這麼一說,我好像之前也注意到這一個細節過!咱們之前有段時間最流行的『潑墨』風格,就是源於當時用宣紙製作傢具文玩的風氣,不少人因為創作不出好的東西,於是將硯台的墨水一潑,便成就了一個新的風格。」

「說的很有道理啊,確實順著這樣一個思路去考慮,一切都變得順理成章了起來。」

夏傑看著此刻直播間有觀眾明白了自己心中的想法,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淡淡的說道:「看來,有觀眾已經看來了。沒錯,我確實是想讓大家多多創造出屬於自己的作品。」

「因此這一次的拍賣品,我不打算做太過精美,也不會加上太多的個人元素。」

「在我看來,咱們追求的所謂『雅』,並不一定就是白衣毛筆、輕舟渡江。『雅』的意義,更多是在於和其他人不一樣,有自己的風格,自己的想法,自己的審美。」

夏傑的話,讓屏幕前的觀眾們恍然大悟。

「俗話說得好,『君子和而不同』,應該就是傑哥所想要表達的意思了。」

「看來,咱們和傑哥的思想境界相比起來,還是差了不少啊。」

「的確,很多時候,咱們應該勇敢去追求自己想要的東西,而不是待在原地,看著別人做什麼,我們就跟著做什麼,這樣活不出自己喜歡的模樣,只會讓自己過得不開心。」

「嘶,我也悟了!即便是在高樓林立的都市,只要心中有色彩,一樣可以獲得內心的寧靜。」

在現在的觀眾們看來,今天的夏傑,化身成為一名精神信仰,用自己的實際行動,告訴了他們什麼叫做真真正正的享受和自由!

當夏傑只能夠引發人們的審美共鳴時,他是一個藝術家。

可是現在,當夏傑的作品和言論,能夠引發人們的思想共鳴的時候,那麼他對於這一個世界的高度,可不僅僅只是「藝術家」所能夠概括的。

大衛看著座無虛席的鳥巢體育館,不由得感慨道:「當初還好和夏傑交好,否則我想即便是我擁有了足夠的財富和地位,也難以看到這樣恢宏的場景。」

沒錯,偌大的鳥巢體育館,此刻全都坐滿了人,大家都在期待著夏傑的作品登上展台,就好像是當年鬧飢荒,守在糧倉門口的災民們似的,眼神之中透出興奮的光芒。

只不過,身為正主的夏傑,並沒有去到鳥巢,這是讓人感覺到比較可惜的地方。

畢竟,大家聚集在這裡,其實真真正正想要拍下手工藝品的人,也只有中間一群有錢的階層,剩下的人,都是想要來看一看夏傑的。

然而,現在的夏傑,卻來到了王書金的養蠶場當中。

「夏大師,我這盼星星,盼月亮,可算是把你給盼來了。」剛一見面,王書金臉上興奮的表情便溢於言表,顯然對於夏傑的到來,早已經是期待許久。

「老王,你這絲綢生意做得這麼大,之前也邀請過我很多次,正好這段時間有點兒空閑時間,這不是當作旅遊,來到你的養殖基地看一看。」夏傑對著王書金說道。

此時,他倆正站在養殖基地的門口,上千公頃的養殖基地,若是不藉助交通工具的話,很難走到他們想要去的地方。

「老王,你的車呢?」夏傑對著王書金詢問道,此刻的他站在高處,僅僅只是掃一眼,就知道了這裡絕對不可能步行前往。

王書金畢竟是華夏最大的養蠶商人,擁有這麼大面積的土地並不稀奇:桑田、蠶房、絲綢編製和製作的產線……這些都需要一定的面積,而他能夠保證這一個基地有著如此龐大的產量,其背後雄厚的財力可見一斑。

然而,夏傑怎麼也想不到,王書金會以這樣的方式,來「迎接」他。

只看見一家私人直升機緩緩落地,螺旋槳轉動的速度,掀起了一陣平地氣流,顯得異常霸氣!

「夏大師,我是不打算開車的,飛機坐不坐?」王書金對著夏傑詢問道。

「少臭屁了,一天天的,把這心思用在慈善上邊,早就能夠讓咱們華夏好多山村孩子脫貧了。」夏傑對著王書金回應道,對於這樣的交通方式並沒有選擇讚美。

助手站在王書金的旁邊,面色有點兒黑。

要知道,這王董事長的脾氣可是大得很,若是惹惱了他,必定不會吃到什麼好果子。

然而,當助手注意到了王書金此刻的神態時,不由得大吃一驚。

此刻的王書金,即便是這霸氣的交通方式,沒有得到夏傑的誇讚,臉上卻依舊帶著一股笑意,對著夏傑回應道:「夏大師您教訓的是,之後我就把這浮誇的直升飛機給捐贈了,讓山外邊的人,將緊缺的物資運送給山區里的孩子們。」

看到王書金這一番態度,夏傑微微頷首,算是給予了肯定。

「話說老王,你這麼熱情的歡迎我,肯定是有什麼事情很需要我的幫助吧?」夏傑對著王書金詢問道,簡單直接。

夏傑對於王書金了解的很透徹,加上兩個人此刻的關係匪淺,自然選擇了有話直說。

見到夏傑這麼開口了,王書金也不打算藏著掖著,直接說出了這一趟急於邀請夏傑過來的目的:「夏大師,我這一批蠶寶寶,不知道吃了什麼東西,現在吐出來的絲質量很差,以我生產基地現在的標準,根本就賣不出去。」

聞言,夏傑有些詫異,繼續追問道:「老王,你們的桑葉,不都是自己人種植的么?怎麼還會有這種事情出現呢?若是你們的桑葉是採購回來的話,或許還有食物中毒的可能性。」

「是啊,這件事情我也反覆確認過了,從生產源頭到最後餵食的階段,都是之前的老員工,並沒有新手,基本上所有我認知範圍內的東西,我都已經排除了。」王書金對著夏傑說道。

在簡單的了解了此刻王書金生產基地的情況之後,兩個人此刻所乘坐的直升機,也已經在桑葉田上降落。

看著一望無際的碧綠,夏傑僅僅只是看了一眼,摸了摸此刻的桑葉,便對王書金搖了搖頭,說道:「老王,你說的對,桑葉確實沒有任何的問題。」

見到夏傑這麼一說,王書金的心頓時涼了大半截,緊張的詢問道:「夏大師,那既然桑葉沒有任何的問題,那麼現在的問題,究竟是出在了哪一個環節呢?」

在王書金看來,若是這個世界上有著連夏傑都解決不了的事情,那麼就已經可以宣布這件事情無解了。

一個征服了整個華夏,征服了整個世界的男人,都沒有辦法解決的難題,試問這個世界上還有誰能夠解開呢?

看著王書金一臉愁容的模樣,夏傑拍了拍他的肩膀,淡淡的說道:「老王,先別那麼沮喪,咱們這不是還沒有看過生產基地嘛。走,帶我去生產基地看一看。」

「生產基地?我們用的都是恆溫、無菌的蠶房,那裡是絕對不會有任何問題的。」王書金對著夏傑說道:「不過,現在也只能過去看一看了,這個世界上,不會有什麼事情,是只有果,沒有因的。」

「可以啊老王,這覺悟夠高的。」夏傑笑了笑,說道。

兩個人聊著聊著,轉眼之間便來到了生產基地之中。

正如王書金所說的那樣,為了確保蠶寶寶能夠吐出高質量的絲線,這傢伙花了大價錢,專門打造了好幾個無菌、恆溫的蠶房,剛一走到門口,撲面而來的就是一股鈔票的味道。

不過,夏傑對此顯然興趣不大,他是來解決問題的,不是來看王書金財力的。

於是,兩個人穿上了隔絕細菌的防化服,走進了蠶房當中。

剛一走進蠶房,夏傑看到了正在痛苦掙扎著的蠶寶寶,眼神一閃,就打算將身上的防化服脫下。

見到夏傑如此舉動,王書金的助手就想要出手阻攔:「夏教授,咱們這裡是無菌蠶房,您可不能隨便脫掉這一身衣服。」

然而,助手剛一說完,便被王書金給呵斥道:「你別插嘴!夏大師會不知道這麼簡單的道理嗎?人家這麼做,一定是有他的目的所在。」

見到王書金開口,夏傑便繼續脫防化服。

不過,夏傑僅僅脫掉了手套,便已經察覺到了不對勁的地方。

「老王,你們每一個進來的員工,都穿著防化服對吧?」夏傑對著王書金詢問道。

「當然,這裡可是花了大價錢打造的蠶房,若是不穿戴整齊的話,是根本不能進入到這裡開展工作的。」王書金回答了夏傑的問題。

聽了王書金的回答,夏傑微微頷首,像是找到了問題的答案,對著王書金說道:「老王,帶我去找你們控制蠶房溫度的裝置,你剛剛說過,這裡是恆溫的對吧?」

見到夏傑臉上自信的模樣,王書金原本有些失落的心情,此刻頓時開朗了許多,連連點頭,將夏傑帶到了控制裝置的地方。

看著恆溫裝置上顯示著27攝氏度的溫度,夏傑眉頭一皺,對著王書金說道:「正如我想的一樣,你們的溫度調低了。」

「溫度調低了?不可能啊,我們這裡的值班人員,都是經過專門培訓的,當溫度太低或者是太高的時候,都會有敏銳的感知,然後將蠶房的溫度調節到最適合蠶寶寶進食的溫度。」王書記疑惑的說道。

「確實,若是你們不穿防化服的話,的確可以清晰的感受到溫度的變化。」

夏傑微微一笑,對著王書金開口說道:「現在,你們穿上了防化服,由於衣服的隔絕,自然是感受不到外邊氣溫調低了。」

經過夏傑這麼一提醒,王書金也終於恍然大悟,一拍腦門,驚訝出聲:「對啊,我怎麼給忘記這一點兒了。穿著防化服的時候,人會比較熱,自然是認為外界的溫度也很熱,所以溫度也會隨之調節到一個比較低的溫度。」

於是,在將溫度調節到了合適的攝氏度時,夏傑、王書金再一次觀察蠶寶寶的狀態,很明顯有了巨大的改善:桑葉吃的格外的愉快,此刻正處於結繭期的蠶,所吐出來的絲,質量也比這段時間好得多。

當見到夏傑就這麼輕而易舉的將事情解決了之後,王書金頓時感覺到有點兒尷尬。

畢竟,剛剛自己才說完,整個環節都沒有任何的問題,現在轉眼之間,問題便被夏傑給找出來了。

「不好意思了夏大師,讓您見笑了。」王書金撓了撓頭,說道:「這種低級錯誤,我以後不會再犯了。他媽的,因為這個該死的溫度,至少讓我損失了五百萬的訂單!」

「沒事,對於你現在的狀態來說,錢財早已經是身外之物了,損失這點兒小錢,應該不算什麼大事情吧?」夏傑開口對王書金說道。

……

當夏傑正和王書金待在生產基地之中時,大衛這一邊主持的拍賣會,也來到了最高潮的部分。

最先引發人群騷動的,是夏傑最新的作品:留白屏風。

精緻的木雕上,刻著優美的詩詞歌賦,而在背面,則是關於對應詩詞歌賦的圖。

至於木條和木條之間,夏傑用了宣紙,但是並未在上邊作畫。

今天來到鳥巢體育館這裡的人,自然都知道這一個屏風代表著什麼,主持人起拍價都還沒有說完,當即便開始競價!

「兩千萬!」

「兩千兩百萬!」

「兩千五百萬!」

……

大衛有些詫異,這僅僅只是木屏風,就已經賣出如此之高的價格了,那麼等到之後的那兩件價值更加昂貴,製造工藝更加複雜的作品,豈不是價格要更高了?!

很顯然,鳥巢體育館裡邊大家競價的速度,已經很好的證明了大衛此刻的懷疑。

最終,夏傑所製作的留白木屏風,最終以三千五百萬的價格成交!

要知道,這一個木屏風唯一說的上精美的點,其實就是刻的詩詞歌賦,以及背後對應的雕花,其他部分基本都是留白的,雖然夏傑的宣紙經過處理,可以使用的時間很長,但畢竟也只是相對造價不怎麼高的宣紙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上一章下一章

第769章 低級錯誤

93.33%
目錄
共82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