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1章 廉頗老矣,尚能飯否?

第771章 廉頗老矣,尚能飯否?

「這一棟教學樓,一到四樓是學手藝的,四到十層是孩子們讀書的。因為有些孩子從小就不喜歡念書,就喜歡做點兒手工活,於是我們按照您的想法,『因材施教』,讓孩子們只做自己最喜歡做的事。」

「所以,原本一到四層,是打算做興趣班的,可沒想到還真的有不少孩子,就是看不進書,但是在繪畫、雕刻、廚藝和縫紉這四個方面,卻非常感興趣,現在甚至可以自己做成品了。」馬村長對著夏傑彙報情況。

「看來,我之前給大家留下來的教材,孩子們還能夠接受呀。」

夏傑微微一笑,淡淡的說道:「我本以為自己的文字創作能力,孩子們會沒有辦法接受呢。」

「夏教授,您這可就過度謙虛了。您可是京城大學的教授呀。」馬村長趕緊回應道。

自從通了公路,網路速度變快之後,這一位上了年紀的村長,網上衝浪的速度是越來越快了,夏傑當上京城大學教授的消息,自然是逃不過他上網衝浪範圍的。

就在兩個人還在聊著此刻跑馬村的情況時,一輛黑色的旅行車,開進了跑馬村之中,其中下來一位妙齡女郎,正是央視記者林玲玲。

「今天,我們來到了跑馬村,這裡是接受了華夏手藝大師夏傑捐贈的第一個村子,咱們收到消息,這一趟就來看一看,跑馬村在獲得了捐贈之後,現在究竟發展到什麼程度了。」林玲玲對著攝像機開口說道,語氣語調用著播音腔,十分的專業。

現在,因為夏傑的熱度實在是太高了,加上其故事進入了小學課本裡邊,現在央視便要求林玲玲,找到能夠體現夏傑對華夏所產生的影響力。

手藝方面的影響力自然不用多說,林玲玲也並不是很想做這些別人已經做過了的東西,況且夏傑每一次創作作品的時候,都會選擇用直播的方式,也讓拍攝他的製作過程這個想法無疾而終。

畢竟,央視作為華夏最官方的廣播電視台,也和其他廣播電視台一樣,想看的是「新聞」,而不是「舊聞」。

於是,林玲玲被要求在這段時間之中,找出夏傑在其他方面的影響力。

雖然過程有些艱難,畢竟夏傑在慈善方面實在是太低調了,林玲玲也是在H市找人問了很久,方才了解到:原來夏傑在前段時間,早已經成立了個人慈善基金會。

而這一個夏傑個人慈善基金會,捐贈的第一個目標,正是今天林玲玲他們一行人來到的跑馬村。

「根據我對於跑馬村的了解,之前就有消息稱,跑馬村常年與世隔絕,因為修路的成本太高,一旦有孩子、年輕人獲得了離開村子的機會,就很少有再回來的,在外邊也不會說自己是跑馬村人,可見這個村子的貧窮和落後。」

「不過,這一切都從見到了夏傑之後,開始產生了一些變化:夏傑並沒有因為修路導致的高昂費用而膽怯,放棄資助跑馬村,而是動用了越野車、直升飛機等等,來運送相關的物資,讓常年與世隔絕的跑馬村,也擁有了可以輕鬆接觸到外界的機會。」

「現在,這一條路已經修好了,原本從外邊進入跑馬村,光是進山,就需要整整一天一夜不眠不休的開車,若是碰上了大雨天,山上的泥土被沖刷下來,導致路面濕滑,會讓本就時間很長的行程,變得更長一些,若是雨勢很大,則只能坐以待斃了。」

林玲玲對著鏡頭,講述著自己所了解到,有關跑馬村的消息。

身為一個央視記者,林玲玲如同要求的那樣,以實事求是作為標準,從來不搞那些所謂的「震驚新聞」「標題黨」,一切都以事情的真實性作為考量。

不過,當鏡頭隨著林玲玲的視角,一同轉向了現在的跑馬村時,這一位見多識廣的央視女記者,也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

眼前這一個村子,哪裡還有一點兒破敗的氣息?

年輕的人們正在空地上做手藝:男人們有的雕刻、有的正在聯繫炒菜,女人和老人們則是在旁邊微笑著踩縫紉機,縫製著精美的衣服。

「看來,夏教授的效率,比咱們要快上太多了。」林玲玲對著鏡頭說道:「很顯然,有了夏教授的資助后,跑馬村已經重新以嶄新的面貌,出現在了大家的面前,從一個落後貧瘠的小村子,一躍成為了新農村,有了各種優秀的條件。」

而夏傑在看了一圈村子之後,和馬村長剛好就碰上了正在進行直播的林玲玲。

當鏡頭拍到夏傑的是時候,攝像師十分「懂事」的將鏡頭距離拉長,給了不遠處的夏傑一個特寫。

而林玲玲也發現了攝影組其他成員的異樣:只見他們的眼神,此刻全都匯聚在了不遠處的一個點上,顯然是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

「噢?看來我們的攝像老師看到了什麼東西,讓我們跟著攝像老師的視角,一起去看一看。」林玲玲話音剛落,一轉過身子,便看到了一臉微笑的夏傑,驚訝出聲:「夏……夏教授?!」

「噢,原來是記者同志啊,真巧,能在這裡碰到你們。」夏傑笑了笑,淡淡的回應道,隨即便介紹起了身邊的馬村長:「你們要拍攝跑馬村的話,我身邊這一位,就是跑馬村的村長。」

幾個人在簡單的對接了一下之後,當了解到林玲玲是央視記者時,馬村長臉上的表情頓時變得十分精彩。

畢竟,在當年閉路電視時代,因為跑馬村地勢偏遠,即便好不容易花大價錢購買了信號接收器,想要看其他的頻道,也只會看到滿屏幕的雪花。

但是,每每看到央視的時候,信號很明顯比其他電視台強了不止一星半點,讓馬村長對於央視,從此有了一種絕對的信賴。

而現在,央行的記者就站在自己的面前,馬村長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而後面向夏傑,深深鞠了一躬,在對著林玲玲一行人,鞠了一躬。

「感謝各位光臨跑馬村。」馬村長對著眾人說道。

至於為什麼先對著夏傑鞠躬,馬村長很清楚,若是沒有這一位年輕人的幫助,跑馬村不可能有著今天這樣的盛況,別說央視了,就連地方台,也很大程度上想要遺忘這一個交通極其不便的小山村。

「喝水不忘挖井人」,跑馬村能夠得到今天這樣的條件,若是沒有夏傑這一位「挖井人」,恐怕今天他們所擁有的一切,都會成為泡影。

「馬村長,您不用如此客氣的。」林玲玲對著馬村長說道。

「應該的,你們遠道而來,將我們這一個閉塞小山村的情況,播放給全國的觀眾們,我確實需要好好感謝你們才行。」馬村長說道,對著後邊正在學習廚藝的幾位年輕人喊道:「今晚整點硬菜,讓咱們的大恩人和央視的記者們,好好感受一下咱們的熱情。」

聽到馬村長的號召,幾位年輕人也點了點頭。

雖然林玲玲很想拒絕,但無奈馬村長盛情難卻,當即也只好答應下來。

在等待上菜的這段時間裡,林玲玲問了許許多多關於跑馬村的問題,既然找到了馬村長,那就說明這一次採訪任務的難度,將會大大減輕。

畢竟,還有誰比一個村長,更加了解自己村子的呢?

結束了這次的採訪,林玲玲一行人也回到了京城。

而夏傑自然也不會多待,既然已經給了跑馬村足夠的發展條件,那麼剩下的,就要依靠他們自己的努力了。

儘管馬村長還是希望夏傑多留下幾天,大家好好招待招待這一位跑馬村的恩人,但是他還是拒絕了。

……

當林玲玲回到了央視大樓之後,將這一次拍攝的素材交給了剪輯師。

很快,當夏傑在跑馬村默默做慈善的事情被央視轉播,在加上前段時間他剛剛入選了小學教材,這一個華夏的手藝大師,又一次成為了眾人目光聚集的焦點!

「手藝傑果然人狠話不多,悄咪咪的就去這麼貧瘠的地方捐贈了,還十分貼心的將自己能夠做的事情都做了,想來就算是教育條件跟不上城市,有著手藝的加持,這一群孩子以後過得也不會太差勁。」

「俗話說得好『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有著夏教授的幫助,想來之後這一群孩子們也算是改變了原本坎坷的命運,可以迎來自己人生新的起點了。」

「確實,若是沒有夏教授的幫助,原本跑馬村的孩子們、年輕人根本就看不到未來,他們所有的可能性,都因為這貧寒的出身,而被抹殺大半。他們不是不努力,是根本就沒有努力的機會!」

「真實的生活,遠比小說要精彩太多了。相對於跑馬村孩子們原本悲慘的命運,我們現在相對來說,活得確實太舒服了。」

「不得不說,傑哥這一個立志改變華夏山村的心,確實值得咱們敬佩。」

「夏教授做的這種慈善,那才叫做真真正正的慈善啊。咱們華夏的有錢人們,若是都按照這樣的方式盡心儘力的為慈善做貢獻,那麼咱們也終究會迎來屬於咱們的盛世。」

夏傑的舉動,很顯然讓了解這一件事情的群眾們十分感動,並且為之驕傲。

只不過,作為當事人的夏傑,此刻正在卧牛村之中,享受著山村生活所帶來的安逸寧靜。

……

在夏長江的院子里,夏傑和爺爺正聊著關於跑馬村的事情。

「原來咱們華夏,也依舊存在著跟咱們以前一樣落後的山村啊。」夏長江猛吸一口煙斗,顯然因為了解到了跑馬村的消息,此刻心中有些難以言喻的感受。

「是啊,據我了解,還不止只有跑馬村一個。咱們華夏人口眾多,地勢又較為複雜,很多的地方都是山,將村子和城市隔絕,而且地勢險峻,很難想像連那種地方,都會有人能夠生存下來。」夏傑一臉正色的說道。

很顯然,接下來很長的一段時間裡,同樣作為山村出身的夏傑,勢必要改變這樣的環境,讓更多和跑馬村一樣的村子,能夠獲得和正常地區一樣的教育、物質條件,過上正常水平的生活。

聽著夏傑的話,夏長江微微頷首,對於自己孫子有著如此之高的覺悟,身為長者,自然十分欣慰。

夏長江一輩子都待在山村之中,對於跑馬村的情況雖然沒有親眼所見,但大體也能明白一些:沒有交通,無法和外界接觸,無論你在村子練就了多麼精湛的手藝,也很難換取一畝三分地。

但是,自從夏傑紅了之後,村子里的交通變得比以往通暢太多,也感受到了來自外界的各種新潮事物,生活簡直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不過,跑馬村可就沒有那麼幸運了,畢竟卧牛村有著夏傑的存在,而且直到今天,他的常駐地點都還是在卧牛村之中,想來來拜訪夏傑、欣賞卧牛村風光的人絡繹不絕,村裡古香古色的屋子,也成為了大家所心怡的民宿。

正是因為這些外來人員,讓卧牛村的不少家庭都擁有了優渥的生活條件,再也不用像是以前那樣拮据貧窮。

顯然,夏長江想讓跑馬村也快速發展起來,能夠享受到屬於他們應有的權利。

「小傑,你覺得爺爺能幫上忙么?」夏長江對著夏傑詢問道。

聞言,夏傑只是笑了笑,淡淡的說道:「爺爺,您都已經到了這個年紀,就沒有必要幫忙了,讓我自己來就行。」

畢竟,這一個年紀的夏長江,想要和夏傑去一樣跑馬村,不說待在車上的時間有多長,光是坐車過山路,所產生的各種晃動,恐怕都能夠讓他已經老邁的身軀一陣折騰。

夏傑自然是不希望自己的爺爺,在如此之大的年紀時,還要接受這麼多疲憊,這樣的說法,也相當於是拒絕了夏長江的好心了。

聽到夏傑這麼說,夏長江自然也是明白自己孫子的想法,嘆了口氣,看著遠處的卧牛山脈,心中總還是覺得不太舒服。

「廉頗老矣,尚能飯否?」這是一個上了年紀,但是卻依舊有著一腔熱血的男人,永遠繞不開的話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上一章下一章

第771章 廉頗老矣,尚能飯否?

93.34%
目錄
共8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