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0章 不正之風必須抵制

第790章 不正之風必須抵制

這不,前兩天出現了一個年輕人,在網絡上上傳自己雕刻人像的作品。

這本來沒有什麼的,畢竟看到夏傑採用這種方式取得了成功,有同樣手藝的人想要復刻這種道路,是無可厚非的。

然而,那傢伙似乎是知道,自己的手藝、知識面都比不過夏傑,開始以「冷知識」的名義,大肆誇讚華夏歷史上的奸臣,說他們只是野心家,是「令人惋惜的英雄」,最為顯著的例子,就是這個人雕刻秦檜的時候,並沒有雕刻跪像,而是直接選擇雕刻人像。

不僅僅如此,這個人還在視頻之中,大肆宣傳秦檜並不是奸臣。

不少對於歷史了解程度不高的網友們,見到這個人所說的「冷知識」,一下子興趣盎然,很快,這個人也吃到了網絡視頻所帶來的紅利。

對於現在這些「不正之風」的興起,林清玄看得心中很不舒服,但是卻也無力回天。

快節奏的生活,以及日漸高昂的生活成本,讓大家對於文藝作品的關注度,早就不像是之前那樣,關注作品的背景、其背後所蘊含的文化,或者是致敬了那一位古代先賢。

大家更多關注著的是這一個作品究竟能夠賣多少錢,身上有多少的話題度。

於是,為已經被釘在恥辱柱上的奸臣們「洗刷冤屈」,如此奇葩而且令人無語的方式,居然隱隱有成為熱門的趨勢?

更加讓林清玄意難平的是那一些里,觀眾們對於秦檜的評價,更多的是「帥氣」、「有氣質」等等,很少有人發現,這一位畫的是奸臣,是影響了宋代發展的小人。

……

在京城,同樣有人看到了林清玄所看到的問題。

曲雲霄此刻看着文化雜質上邊,有人藉著話題度,一直在宣傳秦檜這樣的奸臣,並且妄圖想要將其塑造成為曹操一般的人物,將一個野心家刻畫成為一個正面的形象,這讓曲雲霄暴跳如雷。

身為京城文化博物館的館長,曲雲霄自然是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的。

不過,上了年紀的他,對於互聯網上怎麼控制觀眾們的想法,讓大家放棄掉欣賞秦檜的想法,以及對於歷史的錯誤認知,尤其是一些還未開始系統學習華夏歷史的小朋友們,僅僅只是對於一些人的雕刻感興趣,便在自己的觀點之中產生了錯誤的認知。

要知道,這些人以後可都是祖國的花朵,若是受到荼毒太深,真的不知道在十年二十年之後,夏傑一群人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民族自豪感,究竟會受到多大的危機。

不過,助手給了曲雲霄一個啟發:既然有人通過網絡的形式扭曲歷史,而此刻上華夏乃至世界範圍內的互聯網上,夏傑都已經有着巨大的影響力,不如藉著這巨大的影響力,來讓受到蒙蔽的觀眾們洗洗眼睛,糾正觀念。

於是,曲雲霄思來想去,還是撥通了夏傑的電話。

當然,曲雲霄大可以聯繫一下自己在京城的朋友,讓其將那一位宣傳秦檜不是奸臣的手藝人被封殺,但是冷靜下來之後,決定文化方面的事情,還是用文化人的方式來解決。

是啊,你不是認為說一些扭曲的事情,讓自己的作品更加有新鮮感,有話題度么?

那我就請來華夏最具話題度,最有實力的手藝大師,來給你好好上一課!

「曲館長,居然看見您的電話,怎麼了?」

夏傑接了電話,對着曲雲霄詢問道。

「夏教授,事情是這樣的……」曲雲霄將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訴了夏傑。

在此期間,夏傑越聽,眉頭越發緊皺起來。

作為一個以傳統為內容的手藝人,夏傑自然是知道扭曲歷史所造成的後果,究竟有多麼恐怖。

雖然想要賺錢的心思無可厚非,每一個人都會有。但是賺錢也要用一種合理的路徑,通過扭曲歷史,從而營造出一些所謂的「新鮮感」、「冷知識」,讓原本有些模糊的觀眾們站錯立場,這就有些過分了。

觀眾們或許有不知道的,但是作為視頻和作品的製作人,那一個人肯定是知道秦檜的性質。

既然已經知道了秦檜在華夏歷史上的所作所為,不說將其口誅筆伐,可也不能扭曲現實,洗掉秦檜所犯下的所有罪狀。

「所以,曲館長,你打算讓我怎麼幫忙呢,對於這種事情,我很樂意去做。」夏傑對着曲雲霄開口說道,此刻心中也是有了自己覺悟。

像是這樣搬弄是非,顛倒黑白的人,夏傑自然不會有任何的憐憫之心。

想要掙錢養家確實沒錯,錢雖然說不是萬能的,可卻能夠滿足人的物質需求。

可是,掙錢也分路子,若是用這樣不是很光明的路子來掙錢,顯然就讓人很不舒服了。

「夏教授,以您的影響力,只需要復刻一個『秦檜跪像』,讓被蠱惑的觀眾們看到就行了。」曲雲霄對着夏傑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在曲雲霄看來,只要夏傑一出手,便肯定會讓這些喜愛傳統手工藝的觀眾們看得到,這些觀眾們就會疑惑,為什麼有人說秦檜究竟有多好多好,那夏傑作為一個華夏手藝大師,為什麼會讓這一位「好人」下跪呢?

這下,觀眾們就會主動去了解這一段歷史,去親眼看見最真實的東西。

而對於這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夏傑雖然生性喜歡自由悠閑,但出於內心對於華夏的文化傳承的責任感,他很果斷的答應了下來。

掛斷了曲雲霄的電話之後,夏傑便開啟了直播。

直播間的觀眾們,看到夏傑所在的地方是磚廠,便好奇的詢問道。

「傑哥,今天雕刻的是什麼內容啊?」

「是啊手藝傑,是不是到時候整點瓷器了呀?」

「瓷器的話,那估計上來就是頂級水平,又是一次網絡論壇的血雨腥風啊。」

「我倒不這麼認為,手藝傑現在能夠鍛造的物資如此之多,想來應該會做一個轉盤,到時候轉到什麼,就開始做什麼。」

「這個有意思啊,跟皇帝選妃一樣,確實夏教授也有這麼一個實力,想寵幸哪門手藝,就可以寵幸哪門手藝。」

然而,面對直播間觀眾們此刻所發送出來的彈幕,夏傑只是擺了擺手,淡淡的說道:「今天已經有打算製作的內容了,這一次主要想跟大家強調的,並不是手藝上邊的技巧,更多的是這一位歷史人物的背景故事。」

夏傑的話,讓直播間的觀眾們頓時來了興趣,彈幕也乾脆不發了,就想看一看,能夠讓這一位華夏手藝大師專門強調著的歷史人物,究竟是哪一位。

夏傑的動作也是乾脆利落,直接燒起爐子,就準備開始鍛造!

在他看來,這種歷史上板上釘釘的事情,若是用石料進行雕刻的話,則是顯得還不夠沉重。

但是,金屬從視覺效果上來說,就比石料要好得多了。畢竟即便是在古代,對於犯人的刑法,也多是使用金屬製作的刑具,看起來更加具有審判的意味。

很快,大家就注意到了,夏傑此刻連開模都不太一般,與以往通常的站姿不太一樣的是,夏傑這一次所製作出來的胚子,既不像是站着,又不像是在做着,反而像是……在跪着!

直播間的觀眾們見過夏傑製作過許許多多的雕塑,簡單一些的是木雕,困難一些甚至有玉雕,但是從未見到其中出現過任何一個人,是跪着的。

因此,這一個胚子,很快就得到了屏幕前觀眾們熱切的討論。

「我去,傑哥,為啥你要做一個跪着的人啊。」

「別瞎說,哪有人是跪着的啊,出自傑哥只手的,那可都是歷史上鼎鼎有名的人物,這些人物怎麼會輕易下跪,更何況還是在雕塑上邊。」

「你要是這麼果斷的話,說明你還不太了解夏教授的直播風格,對於他而言,隨心所欲就是標籤,有些事情,不是咱們通過正常人的思路能夠考慮到的,或許是心血來潮,又或者是天才的世界,本就沒有多少個人能夠理解。」

「的確,除了足夠努力之外,傑哥的天分,也是常人難以企及的。不少所謂的手藝人,都是依靠着『大家不會,只有我會』,來製造一個信息差,使得別人認為他真的就是大師了,可傑哥很明顯就是實實在在的實力,畢竟直播出來的東西,是騙不了人的。」

「沒辦法,畢竟是咱們華夏之光,稍微任性一點兒也無所謂其實。我反而更加喜歡這樣率性而為的傑哥,畢竟三觀這麼正,無論是做什麼,都是在考慮範圍之內的,比起那些劣跡藝人不知道要好上多少倍。」

「咱們現在最需要考慮的東西,不應該是為什麼會出現一個看起來像是跪着的人,這樣一個胚子么?」

「興許這玩意兒根本就不是人呢?畢竟現在只是一個胚子,我之前看短視頻的時候,不少情況都是剛開始看起來很像是某樣東西,但是等到製作人開始製作的時候,卻變成了大家完完全全沒想到的另一幅模樣,甚至直接變成了另一樣東西!」

夏傑看着觀眾們的討論,擺了擺手,對着大家開口說道:「大家不用朝着其他地方猜測太多,我要製作的,就是一個正在跪着的人。」

聞言,直播間的觀眾們此刻都是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

平日裏,夏傑總是一副平易近人的模樣,對於很多事情,看得比其他人豁達多了。

就連曲雲霄對於夏傑的評價,都是少年老成,有種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的穩重,根本就不像是一個年輕人。

能夠讓夏傑做出這樣的一個雕塑,顯然是真的很讓他生氣了。

「傑哥,有什麼事情你就跟咱們說一說唄,手藝方面我是不會了,但若是有人惹到了您,就是跟我過不去!我在東北這邊,還是有一定話事權的,至少好幾條大街的人認識我!」

「呃,咱們不興這種爭狠鬥氣的事情噢,傑哥這麼做,肯定是有他自己的考量,至少我覺得他不是一個爭狠鬥氣的人。」

「是啊,夏教授如此大氣,能夠讓他都做出這樣跪拜的雕塑,那麼這一個人,肯定是罪有應得。我首先說明啊,我沒有帶着粉絲濾鏡,因為夏教授的思考方式確實一直在一個正確的方向上邊,若是說他會有出格的行為,我是真的不可能會相信的。」

「以前看着傑哥接受別人挑戰的時候,別人的垃圾話都可以算得上是人身攻擊了,可是傑哥卻永永遠遠都是一副淡然的樣子,顯然,讓傑哥採取這種方式對待的人,肯定也不是什麼好人來着。」

「誰還記得剛剛傑哥說的話,這個人是一個歷史人物,顯然不是最近給傑哥添堵的,所以百分之百可以肯定,傑哥還是那一個十分大氣的傑哥。」

「難說,萬一傑哥選了人家的祖宗進行『再創作』呢?不排除這樣的可能性。」

對於直播間觀眾們五花八門的猜測,夏傑一邊用鐵鎚捶打着銅塊,將其鍛造的更加結實,身上的四肢有着更加清晰的體現,而後對着屏幕前的觀眾們說道:「我要做的,是奸臣秦檜。」

夏傑說完之後,屏幕前立刻有觀眾反應了過來。

「秦檜啊,好傢夥,千古罪人啊,當初在皇帝面前,以『莫須有』的罪名,將咱們華夏的民族英雄岳飛給殺了,實在可恨。」

「確實,當初宋代若是一戰,其實尚且還可以保存一絲氣節。可正是因為一味的忍讓,主張和解,才讓外來侵略勢力越發猖獗,最後落得一個改朝換代的下場。」

「這一個秦檜的跪像,不早就出現在岳飛廟之前了么?傑哥今天重新做一個,是打算讓咱們不要忘記歷史么?」

「最近聽說有個手藝人,一直在說秦檜其實不是奸臣,反而是大宋忠心耿耿的忠臣,有很多不是很了解歷史的朋友們,在他的蠱惑之下,開始相信這個事情了。」

「歷史上的事情,其實說不清楚。但是咱們作為後來者,看到了當初岳飛的勇猛和願意奉獻,再看看秦檜,若說秦檜不是奸臣,我是一萬個不同意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上一章下一章

第790章 不正之風必須抵制

93.38%
目錄
共84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