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5章 斬馬刀

第805章 斬馬刀

「嘖嘖,我原本以為只是平手,這樣第三次個穿刺力的測試才有一些意義,現在看來,確實沒什麼意思了啊。」

「不過說句實話,我還是想看一看第三次穿刺力測試,究竟瑞士軍刀能不能扳回一城。」

當看到了唐刀將鎧甲一分為二的場面時,直播間的觀眾們頓時炸開了鍋。

夏傑看到了這一個場景,又看了看手中的唐刀,依舊沒有卷刃、破損的情況出現。

「好,既然大家想看的話,正好我也想看一看,瑞士軍刀是否在穿刺力上,有著優秀的表現。」夏傑對著直播間的觀眾們說道。

而擺在眼前的,正是代表著盾牌的鍛鐵木板。

只見夏傑紮好馬步,朝著鍛鐵木板刺去!

「啪!」

瑞士軍刀果然刺穿了木板,刀身大概刺入了二分之一的位置,就沒有辦法繼續刺進去了。

對於一個持盾的士兵來說,這刺入盾牌二分之一的刀刃,是完完全全可以躲避的。

因此,從穿刺力的測試結果之中,可以看到,瑞士軍刀雖然能夠刺穿鍛鐵木板,但是想要達到一擊必殺的程度,還差點兒火候。

夏傑將瑞士軍刀收起,拿起了唐刀。

若是唐刀能夠完完全全刺入鍛鐵木板當中,那麼就代表著,唐刀在穿刺力上,擁有一擊必殺的能力!

如同剛才一樣,夏傑紮好馬步,又是一刀朝著鍛鐵木板刺去!

「呲啦——」

木板碎裂的聲音在磚廠之中響起,夏傑手中的唐刀,以一往無前之勢,完完全全刺入了鍛鐵木板當中,刀把更是已經頂到了鍛鐵木板前方!

而夏傑將其拔出時,依舊遊刃有餘,沒有受到一點兒卡頓!

當直播間的觀眾們看到了唐刀和瑞士軍刀的對比之時,對於兩把刀之間孰優孰劣,心中早已經有了答案。

「看來,從結果上看的話,世界第一刀,應該就是咱們華夏的唐刀了。」

「這不是廢話嗎?至少從現在這樣的一個情況上看,瑞士軍刀是一點兒都比不上咱們華夏的唐刀,三次測試下來,沒有哪怕一次是能夠獲得勝利的。」

「雖然說測試和實戰還是有一定區別的,可是傑哥這一次測試,已經幾乎涵蓋了戰場上的所有防禦用具,若是真的使用唐刀的人,輸給了使用瑞士軍刀的人,那還真的不能怪武器不行,要考慮考慮自身的問題。」

「說的也是,不過這番話,咱們華夏有著更加直白的表達『拉屎不出,可千萬不能怪地心引力不夠強』。」

「哈哈,這種說法雖然粗俗,但是卻還挺有意思的。」

「要不怎麼說華夏的語言博大精深呢,雖然只是粗鄙之語,但是卻很好的概括了一些人喜歡找借口的臭毛病。」

「總有一些人,為了貶低咱們華夏,上來先是否定你,而不去看一看自己幾斤幾兩,到頭來把話說出口,只會讓人笑話罷了。」

「只可惜,唐刀退出歷史舞台的時間實在是太快了,而且好像根本就沒有多少人掌握其中的鍛造技術,就連天才如手藝傑,都還是需要鑽研一段時間,才自行領悟的鍛刀技術,別的不說,光是其中的難度,我想就已經讓人難以去駕馭了。」

「沒辦法,畢竟唐刀是凝結了咱們華夏最鼎盛時代之一——唐代能工巧匠們的智慧,加上手藝傑之後的改進,這樣的一把寶刀,自然能夠成為華夏第一,乃至世界第一的寶刀。」

「華夏的刀具很多,若是真的仔細對比起來,或許比唐刀更加優秀的刀具也是有的,但是不得不承認,若是真的好好比試一番的話,唐刀肯定也會有一個不錯的名次。」

「俗話說得好,『文無第一,武無第二』,傑哥,不然咱們再接再厲,繼續舉辦一下這兵器之間的相互比較大賽,看一看究竟什麼才是華夏,乃至世界上的第一神兵。」

夏傑看著此刻直播間觀眾們所發送的彈幕,笑了笑,淡淡的說道:「以後有時間的話,當然是可以的,咱們華夏的兵器,光是種類就十分繁多了,若是真的要一把一把比較,決出個高下來,倒也不是不行。」

「至於瑞士軍刀呢,也不像是大家所說的那麼不堪。畢竟相對於唐刀的打造來說,瑞士軍刀的打造可以說是簡化了足足一半多,在保證足夠鋒利的情況下,花費比打造唐刀更少的精力來做出足夠多的瑞士軍刀,對於戰爭來說,這無疑是一個好消息。」

夏傑的話,讓直播間觀眾們也恍然大悟。

畢竟,在當初的華夏,能人異士輩出的年代,大家強調的都是極限單兵的作戰能力,尤其是一些文武雙全的大俠,或是有著萬貫家財的公子哥,所需要的兵器都一定要絕對的出彩才行,唐刀為此應運而生,結合了當年工匠們的智慧結晶打造而成。

在當時,擁有一把唐刀,可是每一個男孩子夢寐以求的武器,無論是用來裝飾,或者真真正正用來對敵,都即為合適。

而瑞士軍刀,更多的是用在軍隊上,數量要求較多,因為戰鬥、訓練發生損壞的速度也比較快,需要工匠們加快鍛造的速度,因此才有了今天的瑞士軍刀。

「這麼說的話,咱們唐刀可以理解為每一把都是精品,但是瑞士軍刀就都是流水線出來的玩意兒,算不上精品,」

「兄弟,你這麼直白,真不怕被人打啊?我是覺得按照傑哥的意思來說,無論是瑞士軍刀還是唐刀,都是工匠們在當時最合適的情況下,所鍛造出來的武器。唐刀誕生的時候,沒有大規模的戰爭,大家都想要追求精品,在原本武器的基礎上,精益求精。」

「這麼說倒也不是沒有道理,畢竟當年咱們華夏可是睥睨天下的存在,萬國朝宗可不是開玩笑的,牌面這一塊,著實是給咱們玩明白了。」

「可別把手藝傑的意思給曲解了啊,雖然在某些方面看來,瑞士軍刀確實可以理解為流水線的產品,但是相對於那些正兒八經流水線的產品來說,瑞士軍刀可要鋒利不少,工藝、打造技巧方面,也都能夠算上世界頂尖的水平。」

「那我明白了,也就是批量生產的話,瑞士軍刀因為工藝相對而言比唐刀簡單不少,所以還有機會可以被大量生產,但是唐刀因為所需要的工藝難度太大,所以便沒有辦法批量生產,此刻也就造成了數量及其稀少的原因。」

「不是數量極其稀少,是整個華夏,除了傑哥鍛造出來的,其他的唐刀,此刻全都躺在博物院裡邊,你說這稀有程度,是瑞士軍刀這種玩意兒能比的么?一個是還能在世界上流通的精品,一個直接成為面臨絕版的非賣品,兩者雖然都是好刀,但是稀有程度卻差很大。」

「原來如此,看來以後可要好好珍惜手藝傑鍛造的兵器了,畢竟每一把都是已經絕版了的兵器,想要鍛造出來的話,若是沒有他的一雙巧手,咱們即便是到了下輩子,也很難見到這些兵器。」

「『方天畫戟』、『丈八蛇矛』、『青龍偃月刀』,哪一個能夠算得上是現實世界能夠出現兵器呢?還不是被傑哥就這麼給創造出來了。」

「而且還不只是創造出這些傳說兵器的外形,就連殺傷力、破壞力等等方面,都完完全全參照了書中的典故,擁有和傳說當中一模一樣的能力,絕對不是花架子!」

夏傑一邊擦拭著唐刀,看著屏幕前觀眾們對於自己的評價,只是擺了擺手,毫不在意的回應道:「都是一些興趣愛好罷了。」

待在夏傑身邊,瓊斯感覺到了一股源於四面八方襲來的壓力。

儘管在測試唐刀和瑞士軍刀的整個過程當中,自己因為所在的位置不容易被鏡頭拍攝到,此刻只是作為一個默默無聞的觀眾罷了。

但是,作為一個默默無聞的觀眾,看著面前這位大師直播時候的各種情況,尤其是那如同暴雨降臨一般密集的彈幕,總是無時無刻不在顯示著,瓊斯便感覺到了強烈的壓力。

因為,每一條彈幕,都代表著有一個人正在看著你,如同暴雨傾盆一樣的彈幕,則代表著有如此多的人,正在看著你。

瓊斯認為,人一多,仔細盯著自己的時候,就容易讓自己犯錯誤。

因此,在瓊斯眼中,自己若是直播的話,屏幕前的觀眾們太多或是太過熱情,都會在一定程度上影響到他的發揮,甚至讓他身體不適。

不過,夏傑則沒有一點兒這樣的煩惱:無論直播間里是有著千萬乃至上億的觀眾,還是自己身處萬眾矚目的大舞台上,他永永遠遠都是一副風輕雲淡的表情,看起來格外瀟洒,似乎外界的一切,對於他而言,一點兒影響都沒有似的。

尤其是今天親眼所見,夏傑的直播狀態之後,瓊斯更加堅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眼前這一個人,就是如同神一般的男人,只要是俗世的事情,都沒有辦法干擾這一個男人的心態。

感受一下夏傑的生活狀態,也是瓊斯這一趟來到卧牛村的原因之一。

「瓊斯,對於這麼一個測試結果,感受如何?」夏傑對著身邊的瓊斯詢問道:「或者作為一位鍛造師,你認為我這一次測試,是否足夠標準呢?」

聞言,瓊斯連連點頭,眼睛里閃動著如同小迷弟一般的目光,對著夏傑說道:「您做的測試十分嚴謹,進行測試的時候也很公正,我找不出任何可以改正的缺點。」

對於瓊斯如此吹捧,夏傑只是一臉風輕雲淡的擺了擺手,淡淡回應道:「你若是真的看出了點兒什麼,但說無妨,我想聽的是真話,並不是一味的吹捧。」

聽到夏傑這麼說,瓊斯回想了一下剛剛所發生的事情:將瑞士軍刀開刃,讓其達到最佳的狀態、而後進行打造三次測試所使用的東西,最後對唐刀和瑞士軍刀測試……整個過程沒有任何的小動作,一切都按照最標準的情況來進行。

即便是在自己剛剛參加的《鍛刀大賽》上邊,評委們的評判方式也是如此,一切以客觀事實說話,絕不會因為某一種類型的武器在歷史上享有更高的地位,或是因為評委鍾愛哪一款武器而產生主觀的評斷。

「夏教授,我是真的看不出來,您這一次測試,還有什麼不足的地方。」瓊斯撓了撓頭,即便是想破了腦袋,也確實想不到夏傑這一次測試,究竟還有什麼缺點。

聽到瓊斯的話,夏傑笑了,將瑞士軍刀和唐刀拿起,開口說道:「其實,我並沒有考慮到對陣騎兵的情況,畢竟在戰場上,隨時都會有一隊騎兵帶著手中的雙手長兵器,沖入咱們的陣地之中,這時候作為兵器,手中的刀能否砍斷馬蹄,也會是一把好刀的鑒別標準。」

「據說,華夏有種兵器,叫做『斬馬刀』,想來夏教授您想說的,就是斬馬刀吧?雖然聽說過這種刀,但是確實沒有見過真真正正的斬馬刀,有機會的話,確實想要看一看,到底這一把斬馬刀究竟長啥樣。」瓊斯對著夏傑說道。

「噢?瓊斯你很喜歡華夏的兵器么?」夏傑對著瓊斯詢問道。

「是的,因為只有在華夏的兵器上,我才看得到兵器的美,至於其他的兵器,不帶個人觀點來評價,我只感覺那些像是工具,並沒有任何的美感,也沒有任何的靈魂。其次,就是島國的武士太刀,那確實看起來也比較精美。」瓊斯對著夏傑回應道。

「哈哈,巧了,你提到的斬馬刀,以及島國武士太刀,其中還有一定的淵源……」夏傑對著面前的瓊斯,開始講述關於「斬馬刀」的歷史。

《唐六曲》中也有言道:「刀之制有四:一曰儀刀,二曰障刀,三曰橫刀,四曰陌刀……陌刀,長刀也,步兵所持,蓋古之斬馬。」

刀的款式有四種,第一種叫儀刀,第二種叫障刀,第三種叫橫刀,第四種叫陌刀,其中的陌刀,就是長刀,是步兵裝備的武器,原來就是古代的斬馬刀。

斬馬刀首先是一件步兵的武器,而且是很兇猛的武器,不斷到了唐朝年間的陌刀,都是從斬馬刀仿製而來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上一章下一章

第805章 斬馬刀

95.15%
目錄
共84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