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7章 機關術

第807章 機關術

「哈哈,為了慶祝你學會使用筷子,來,整一個!」

夏長江對著瓊斯說道,舉起了手中的酒杯。

看著自己杯中透明的酒液,瓊斯有點兒不解,這和白開水一樣顏色的液體,和酒到底有什麼關係。

不過,夏長江已經舉杯,自己自然也不敢怠慢,也同樣舉起了酒杯。

然而,當白酒進入自己喉嚨的時候,瓊斯終於明白了,為什麼夏長江說這玩意兒可以暖身子。

辣,很辣,感覺喉嚨就要冒煙了!

「這白酒實在是太辣喉嚨了。」瓊斯對著夏長江說道。

「辣的話,就喝點兒東西壓下去,就不辣了。」夏長江對著瓊斯說道,指了指他面前的酒杯。

瓊斯此刻被辣的有些受不了,還沒反應過來夏長江示意的,正是讓自己喉嚨冒煙的白酒,又是一口入喉!

然而,當喝到第二口的時候,這白酒似乎沒有那麼辣了,反而散發出一種比威士忌更加醇厚的酒香,讓瓊斯開始享受起了此刻的醇香。

不過,瓊斯還未能享受太多白酒的醇香,當喝到第二盞的時候,便已經感覺到大腦有些暈眩,醉醺醺的說道:「我……我還能喝!」

夏長江見狀,不由得哈哈大笑:「這小夥子可以,雖然不是咱們華夏人,可第一餐飯,就表現的和一個華夏的醉鬼似的,通常喝醉了之後,就是猛的喝,還一直說自己沒醉,根本就停不下來。」

夏長江的話,讓喝了酒之後的瓊斯頓時上頭,直接將剩下的第三盞拿起,咕咚咕咚就往自己喉嚨裡邊灌,頗有一種古代俠客豪飲的視覺衝擊!

然而,當夏傑看到這一幕時,剛想要阻攔,卻發現為時已晚,瓊斯已經將盞中的酒喝完,此刻更是連眼睛都睜不開,即便是坐在椅子上,也已經開始不由自主的晃動著身體,顯然是已經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

沒多久,瓊斯便已經感覺到一陣頭暈目眩,直接昏睡了過去,看的夏長江和夏傑是一陣擔心,生怕這一位來自瑞士的小伙喝出什麼問題來。

「小傑,你快看看,他到底有沒有事,需不需要治療一下啊?白酒這玩意兒,可不是這麼喝的啊。」夏長江見狀,連忙開口說道。

「爺爺,您也真是,明知道這小夥子是外國友人,一定喝不慣咱們的白酒,還要求人家喝三盞。」夏傑對著夏長江回應道,而後查看了一下瓊斯的情況,發現其沒啥大礙之後,說道:「他沒事,確實只是喝多,現在睡著了而已。」

「誰能想到,這國外那麼多洋二鍋頭,他們從小喝那些玩意兒長大,都還能夠喝醉。」夏長江對著夏傑回應道,此刻有些不解。

在夏長江眼中,國外的洋酒,度數應該會更高,口感應該會更烈一些才是。而華夏的白酒,則顯得更加醇香,全是由糧食釀造而成,若是慢慢喝的話,酒勁也會一點一點散去,並不會上頭,第二天也不會感到頭昏眼花,並不會造成不好的影響。

「是,白酒若是像咱們一樣慢慢喝,自然是沒有什麼問題。但是這小子猛地直接一口悶,自然容易出問題的。」夏傑對著夏長江回應道:「得,我先送他回去吧。」

說完,夏傑直接將喝醉了的瓊斯攙扶著,往他所居住的民宿走去。

路上,本以為已經喝到不省人事的瓊斯,此刻嘴裡居然還在呢喃著什麼。

夏傑本來不喜歡聽這些醉話,但是因為此刻是將瓊斯攙扶著,難免會聽到一些。

「我要成為……瑞士最厲害的工匠……讓他們看看,所謂的瑞士鐘錶,在華夏的工藝技術面前……什麼都不是……」瓊斯嘴裡呢喃著的話語,似乎正是他一直以來的心愿。

這番醉話,讓夏傑微微頷首。

在世界範圍內,瑞士都被認為是一個極度注重手工藝的國家,除了瑞士軍刀之外,還有一個名氣更甚幾分的,那就是瑞士的鐘錶,因為走時準確,使用的機芯足夠精密,從而被世界各個國家的有錢人所簇擁,一些很名貴的表,甚至達到了有價無市的程度。

而瓊斯這一個理想抱負,想來並不是那麼容易實現的。雖說在夏傑看來,瑞士那些所謂精密的鐘錶工藝,並不算什麼很難的東西。相對而言,華夏魯班、墨子所傳授下來的一些東西,則更加神奇,難度也會更高。

正是因為魯班、墨子技藝的難度,才讓其雖然也能夠傳承到現代,但是當初完完整整的技術,能夠傳授到後代身上的,也不過皮毛罷了。

因此,世界上也只知道,瑞士的鐘錶手工藝很厲害,卻渾然不知魯班、墨子技藝的神奇之處。

「若是你真的有足夠的恆心和毅力的話,我倒是不介意傳授一些給你。」夏傑對著身邊已經喝醉的瓊斯回應道:「不過也要等到明天了,現在的你,先好好睡上一覺吧。」

……

第二天清晨,夏傑在熟悉的時間點醒了過來,一如往常一般。

簡單的洗漱過後,夏傑走出院子,看到了已經在門口等候多時的瓊斯。

「喲,昨晚喝了這麼多,沒想到今天還能早起呢。」夏傑對著瓊斯開口說道:「若是感覺到不適應,就先回去休息一下吧。」

「不,夏教授,我要珍惜和您學習的時間,畢竟我身上的經費,或許無法支撐太久,若是休息一天,就是實打實的浪費掉一天了。」瓊斯對著夏傑回應道。

夏傑不知道的是,瓊斯為了防止自己因為懶惰,而浪費掉了和夏傑學習的機會,早上定了足足七個鬧鐘,這才將他從醉酒的狀態之中喚醒。

看著面前這一位躊躇滿志的年輕人,夏傑相信,之前他所說的「每天花費二十個小時來鍛造」,一定是事實。

「吃過早餐了么?」夏傑對著瓊斯詢問道,「沒吃過的話,趕緊吃點兒,吃完了咱們就去磚廠。」

見到夏傑今天依舊願意帶自己,瓊斯的臉上頓時樂開了花,屁顛屁顛的走進院子,開始大口大口的吃著夏傑準備的早餐。

「這個白色的麵包,好甜好軟。」

「這個白色的湯,有種豆的香味,很香甜。」

……

瓊斯在吃著華夏的早點時,彷彿感覺自己又一次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原本稀鬆平常的饅頭和豆漿,在瓊斯眼中,都是十分新奇的事物。

即使昨晚經歷了一次酩酊大醉,但是還真的就像是夏傑所說的那樣,瓊斯感覺身體之中的酒精揮發的差不多,並沒有影響到今天的狀態。

身為工匠,若是吃不飽的話,說不定連揮動鐵鎚的力量都沒有,瓊斯深諳此道。

很快,瓊斯便將桌上的早餐吃的一乾二淨,對著夏傑說道:「夏教授,您做的早餐可真好吃。」

「吃的習慣就好,走吧,咱們去磚廠鍛造。」夏傑笑了笑,對著瓊斯淡淡的說道:「若是想要做出戰勝瑞士鐘錶的華夏工藝,可需要花費不少的時間和精力呢。」

聞言,瓊斯頓時震驚了。

夏教授怎麼會知道自己內心深處的想法呢?

在跟著夏傑前往磚廠的路上,瓊斯一直在思考著,自己到底是什麼時候,將內心深處的想法給說出來的。

畢竟,這種想法在他人眼中,的確是一件十分可笑的事情。

當瓊斯成為了一名工匠,在瑞士分享這種想法的時候,他就被當成了異類。在所有的瑞士人眼中,其他方面不敢保證,但是在鐘錶的工藝方面,瑞士絕對是全世界第一。

因此,當瓊斯在瑞士宣傳,說華夏的工藝才是世界第一的時候,便遭受到了不少白眼。雖然瑞士的工藝並沒有正面和華夏的工藝比較過,但在瑞士的地界,這種話確實會讓人不太舒服的。

不過,瓊斯看著夏傑,儘管想起了之前的嘲諷,但當自己真真正正跟在這一位宗師身後的時候,他對於心中的想法,又堅定了不少。

「話說夏教授,您是怎麼知道,我想要學習華夏的工藝,做出一款超越瑞士工藝鐘錶的想法啊?」瓊斯對著夏傑詢問道。

「咱們華夏有一句俗話,叫做『酒後吐真言』。意思就是平時瞞著人的話,或者是藏在內心深處的話,在喝了酒之後,精神狀態鬆弛下來,就會自然而然的說出來。這時候說出來的話,就不可能是假話。」夏傑對著身邊的瓊斯說道。

聞言,瓊斯想到自己昨天晚上,確實喝的酩酊大醉,連自己是怎麼回到住所的,都不是很清楚。

不過,此刻已經清醒了的他,很快就反應了過來,對著夏傑連連鞠躬:「夏教授,很感謝您昨晚送我回到住所,實在是麻煩您了。」

在瓊斯看來,若是昨天不是夏傑送他回去的,就不可能聽到自己醉酒之後吐露的心聲。

雖然昨天晚上的量,讓瓊斯已經斷片,除了知道夏傑做的菜很好吃之外,便再也想不起之後發生了什麼。

「小事,你是來到我這兒來做客的,我自然要多多關心關心你才是。」夏傑對著瓊斯回應道。

兩個人聊了一會兒,便走到了磚廠之中。

「所以,你是打算學習華夏的機關術對么?」夏傑對著瓊斯詢問道。

「是的,雖然您直播的時候,只是在轉心瓶上,體現了一些華夏的機關術,但是我通過翻閱大量華夏的書籍,雖然有些文字晦澀難懂,但是通讀還是沒有問題的。」瓊斯心想,既然夏傑都已經知道了自己心中的想法,那不如開誠布公:「我認為,您是掌握這技術的人。」

在瓊斯看來,夏傑已經是華夏最為頂級的工匠了,若是連夏傑都掌握不了的技術,那麼整個華夏,或許已經沒有任何人掌握著魯班、墨子所流傳下來的機關術了。

「我是會一些,但是只能夠帶你入門。至於之後的事情,則是需要你自己去領悟研究,畢竟我所掌握的機關術也不多。」夏傑對著瓊斯回應道。

雖然,夏傑確實可以將不少機關術傳授給瓊斯,但他明白,作為一名合格的工匠,若是一味的模仿,不知道去創新和開拓,是沒有前途的。

更別說是現在的瓊斯,還想要用華夏傳統的機關術,來戰勝瑞士的鐘錶。

聞言,瓊斯雖然臉上流露出了一些遺憾的神色,但很快便想通了。

機關術本就是華夏古代最為神奇的工藝技術之一,夏傑能夠掌握皮毛,還能夠帶著自己入門,已經是很了不得的事情了。

若是真的認為找到了夏教授,就可以完完整整的學習到華夏傳統的機關術,那和直接做夢也沒有任何的區別。

「您能夠傳授給我,我已經十分感動了,不敢再有任何的不滿意。」瓊斯對著夏傑回應道。

「好,那你可得打起精神了。」夏傑對著瓊斯說道:「墨子為木鳶,三年而成,一日而敗……」

夏傑引人入勝的講述,頓時讓瓊斯像是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一般,僅僅只是簡單的三言兩語,卻包含著無數理念、方向和技術,讓這一位來自瑞士的青年,這一刻在真真正正的感受到了華夏究竟有多麼神秘。

唐刀的鍛造、機關術的入門……瓊斯剛剛來到夏傑身邊,所見到、聽到的東西,早已經勝過在瑞士待著的二十多年。

而夏傑所傳授的技術,果然也和瓊斯想象的一模一樣,是完完全全可以碾壓瑞士鐘錶的精密技術,只是因為實現的手法過於精細,難度也十分的高,這才沒有被普及開來。

「我能夠告訴你的,只有這些東西。至於之後的實踐,則是要依靠你自己去摸索了。」夏傑對著瓊斯說道:「不過,若是你途中遇到了什麼困難,而我正好了解的話,那麼我倒是可以給你一些小小的指導。」

聞言,瓊斯頓時大喜。

夏傑的話,無疑於從側面答應了,在自己學習機關術的過程之中,依舊願意給予自己幫助,並不像是剛剛所說的那樣,完完全全需要自己領悟。

「謝謝夏教授,我一定會好好鑽研,為了我心中的想法能夠實現,也為了華夏的工匠技術在瑞士,甚至在更多的國家,都能夠得到發揚。」瓊斯對著夏傑興奮的說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上一章下一章

第807章 機關術

96.53%
目錄
共83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