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9章 2

第1849章 2

待宮錦收了攤子,又問道:「安小姐剛才問在下除了會畫人像畫,還會不會畫其他,小姐是想要畫什麼嗎?在下別的不行,前面二十多年把心思都用在吟詩作畫上了,倒也沒有枉費這雙手藝。」

安西璃也有些尷尬,連忙道:「我不是懷疑公子的畫工,公子千萬別誤會。」

「實不相瞞,我準備要開一間綉坊,的確需要一名畫師,我也沒學過作畫,所以這就把我難倒了。」

宮錦一聽,就明白了:「安小姐是想讓在下幫著繪圖案?」

安西璃點了點頭,「但凡能畫出來的,我都能綉出來,偏偏我又沒學過畫。」她連讀書識字都是後面才會的。

她又道:「不過宮公子是怎麼收費的,我照付工錢,我瞧公子的日子過得也挺拮据的,你別看在大姐的面子上給我開後門,耽誤公子做生意。」

宮錦見她心直口快,性子倒是挺爽朗,也道:「在下還要考取功名,自然需要銀子,所以才了來擺攤子掙幾個銅板。」

他是真的當了庶民之後才知道一文錢能難倒英雄漢,真不知道當初他們的那種奢靡的生活是怎麼度過的,哪一次不是一擲千金,想想都覺得可笑。

猛地,安西璃才鬆了一口氣,道:「這樣再好不過了,咱們誰也不虧待誰。」

「你們安府的小姐真是挺奇怪的,你和你大姐的性子很像,都不喜歡麻煩人。」宮錦道。

「都是大姐教得好,是她教會我要自立自強,所以我才有機會學習刺繡,沒有大姐,我恐怕已經……」安西璃從小就倔強,可是光是倔強又有什麼用呢,一個地位低下的庶女,沒有大姐幫她,她什麼都不是。

宮錦知道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不僅各世家大族如此,甚至連皇室也是這模樣。

他又何嘗不是被人從死人堆里扒出來的呢,說起來,安西玥也是他的救命恩人。

頓時,他在安西璃這兒倒是找到了一絲共鳴。

他道:「小姐需要在下幫忙畫什麼,儘管開口,就當報答安大小姐當年的救命之恩。」

丫鬟見璃小姐在大街上和一個男子聊得正起勁,連忙阻止道:「璃小姐,您忘記了夫人的囑咐啊,咱們快走了,少和這些書生來往。」璃小姐還小,就怕也走了二小姐的老路。

安西璃睨她一眼,悄聲道:「能和大姐交心的朋友,自然信得過,我正愁找不到畫師,這不就是現成的畫師嗎?人家手藝還這麼好,你別管了,我知道分寸。」

這傻丫頭是擔心她和別人私定終身呢,她可不會走她娘的老路。

於是,安西璃又不動聲色地道:「宮公子,要不咱們約個時間討論一下細節,地點就約在安心藥堂,我二姐在那裡呢,說話也方便。」

宮錦見她挺激靈的,也道:「好,在下先告辭了,我還約了我的老師,要聽他講學。」

這時,安西琇從葯堂回府,正好看到安西璃站在路邊,便上前來道:「璃兒,你在看什麼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江山為聘,嫡女韶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江山為聘,嫡女韶華
上一章下一章

第1849章 2

96.05%
目錄
共192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