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7章 作畫

第1857章 作畫

這時,安西璃也停止了嬉笑,心情也有些沉重,道:「是啊,可是……唉,還是算了吧!」

「算了,不說我了,這幾天真是麻煩宮公子了,為了我的事,害得你到處跑。」安西璃道。

「我就先回去了,我家丫鬟可能正四處找我呢,被我父親知道,他一定不會再讓我出門,讓我好好在家學規矩。」

安西璃說完朝他福了福身就準備走了。

宮錦突然上前一步,攔住她,道:「璃小姐如果輕易放棄了,可能就再也拾不起來了。」

安西璃盯著他,只聽他又道:「璃小姐想要開綉坊的初衷是什麼?你想過嗎?」

「啊,初衷?」她喃喃道。

宮錦點了點頭,「恩,你想一想當初你為什麼想要開綉坊。」

安西璃想了想,道:「其實我從小的生活和現在是不一樣的,我有機會讀書學習刺繡,也是因為我大姐幫助我,大夫人也不嫌棄我,我想要報答她們,我想做件漂亮衣裳送給她們,可是怎麼做都做不好,沒有最好的,我送不出手。」

「還有我的姨娘,我希望她在天上看到我時,為她的女兒感到自豪,可以讓她覺得她的犧牲是值得的,我一個人也可以生活得很好,可是我沒有大姐優秀,沒有二姐有決心,唯有刺繡可以拿得出手,我可以不靠任何人生活下去……」

宮錦沒想到,她還有這些遭遇,心裡突然對她升起一絲心疼。

「我相信你娘一定會看到的。」他道。

他的母妃又何嘗不是為他犧牲了自己,他也可以回去當皇子,可是就這麼回去,他又變成一個養尊處優的廢人,他也不願意。

他憑自己的能力考科舉,也是為了證明自己的價值。

突然間,宮錦從她的身上彷彿看到了他自己的影子,想要重新活一次的影子。

他獃獃地看著她,覺得此時的安西璃美極了,比他見過的任何女人都要美。

宮錦回到別院時,宴清見他全身都打濕了,也連忙替他燒水泡澡,「公子去哪裡來?怎麼弄得這樣狼狽?」

「備筆墨紙硯,我要作畫。」宮錦突然道。

宴清以為自己聽錯了,「現在嗎?」

「現在。」他沉聲道。

宴清想要勸一勸,擔心他會感染上風寒,可是他家少爺的脾氣變得越來越固執,他也不敢反駁,於是,連忙去準備去了。

宮錦換了身乾淨的衣裳就把自己關在書房裡,腦海里回想起安西璃的音容相貌,他幾乎是一氣呵成完成的。

完成畫,他端詳著才覺得這個小姑娘長得是那樣美,與安西玥的美不一樣。

安西璃更偏向柔弱一些的美,使得他想要保護她。

但她的眸子同樣倔強,閃著灼灼光華。

宮錦兩天後才從書房出來,又命宴清把這兩天畫的畫給安西璃送去。

不過,他也染了風寒,高燒不退,又咳嗽得厲害,請了大夫診了脈,又喝了葯,半點好轉都沒有。

宴清沒有辦法,又去了安心藥堂請李東家親自出診,這才將他生病的消息傳到了安西琇的耳朵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江山為聘,嫡女韶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江山為聘,嫡女韶華
上一章下一章

第1857章 作畫

96.47%
目錄
共192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