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5章 脾氣

第1865章 脾氣

安西璃進了院子就遇到安亭軒也正出來,見她怒氣沖沖地,問道:「璃兒,誰惹你生氣了?」

她瞟了一眼門外,道:「沒誰。」

「明明有人在敲門,還說沒誰?你騙你哥哥呢。」他說完就去開門了。

安西璃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生氣,就覺得男人都花心,除了大姐夫一心一意愛着她的大姐之外,其餘的一個都不是好東西。

於是,她扭頭就走了,虧她以前還拿宮錦當個正人君子,一直以禮相待,沒想到心思也不單純。

這邊,安亭軒出來開門,就見宮錦尷尬地站在門外,他道:「宮公子,怎麼是你?」

安亭軒雖然不知道宮錦的具體身份,但是南王和太子都找他喝過酒,這就讓人有些迷惑了。

「璃小姐她還好嗎?」宮錦道。

安亭軒打開門,不明所以,道:「宮公子要不要進來說話,反正院子裏就我和璃兒,也沒什麼樂趣。」原來是他把璃兒忍到了,璃兒可最是乖巧聽話的,不輕易發脾氣的啊。

他也想出去看花燈的。

宮錦禮貌地點了點頭,直接進了門。

只見安西璃正坐在涼亭里,亭子裏掛了一盞馬燈,燈光微弱射出迷人的光芒打在她俏麗的臉頰上,一時間,宮錦也不知道該進還是該退。

這時,安亭軒卻提了一壺酒和兩個杯子來,道:「宮公子若不忙,我們喝一杯吧。」

宮錦想了想,道:「好,在下恭敬不如從命。」

於是,安亭軒又將他帶到涼亭中。

他們雖然都穿了斗篷,但是夜風還是有些涼,宮錦關心道:「璃小姐冷不冷?」

「不冷。」她攏了攏身上的披風。

「璃兒,可不許這麼耍小孩子脾氣,宮公子是大伯父的學生,你不怕宮公子到大伯父面前告你的狀,說你不懂禮數。」安亭軒故意道。

頓時,安西璃也老實了,她怕被禁足不能出府。

「宮公子請見諒,剛才是璃兒無禮了。」她滿臉都寫着不誠心。

「璃小姐綉品上的圖案還是在下繪的呢。」宮錦覺得不宜再提剛才的事。

「不是給你工錢了嗎?」她道。

「好吧。」宮錦覺得她變臉有些快,「那璃小姐還找在下畫嗎?」

「不找。」她直接回絕,又嘟囔道:「我才不找浪蕩的人畫畫。」雖然畫得很好。

宮錦卻不準備放過她,又道:「璃小姐覺得在下的哪句話說錯了嗎?反正今天也無事,咱們開誠佈公地聊聊。」

「有什麼可聊的,我與公子又不熟。」她懟道。

「璃兒。」安亭軒直接被他們當成了空氣,兩人這架勢怎麼像吵架的小情侶,璃兒還沒行及笄禮,還小呢,他在想什麼啊。

「是,軒哥哥。」她又裝乖巧。

安亭軒尷尬地給宮錦倒了杯酒,道:「從小脾氣就倔,我敬宮公子一杯。」

宮錦也不客氣,抬起酒杯,與他碰了一杯,眼睛卻一直在安西璃氣鼓鼓的小臉上,輕抿了一口,又笑着道:「我到底哪句話得罪璃小姐了,女人不是應該要嬌俏一點,溫柔一點才惹人喜歡嗎?整天板著個臉,誰喜歡。」

安西璃氣得想吐血,吼道:「誰要你喜歡了。」這人怎麼回事啊,她都不提了,他還提。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江山為聘,嫡女韶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江山為聘,嫡女韶華
上一章下一章

第1865章 脾氣

96.88%
目錄
共192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