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8章 夜不歸宿

第1868章 夜不歸宿

頓時,書童茅塞頓開,連連點頭,道:「好像是這個道理,宮公子請跟小人來,這邊有客房,只是常期沒人居住,可能有點冷,小人拿床被子,平時老夫人來探望少爺也住這裡。」

於是,宮錦就將安西璃抱進了客房,放在床上,安西璃都沒有醒過來,安靜得像是沒有呼吸一般。

他擔心她醉死了,又去探了探她的鼻息,發現呼吸勻稱,他才放心。

於是,他又盯著她的臉看,道:「本公子還從來沒有看過喝醉酒不發酒瘋的人,小丫頭,我看你是暈酒,不是醉酒,以後在外面可不許這麼喝酒,人心複雜,居心叵測,也是看在你是安家的女兒才這麼囑咐你。」

他又用手指刮上她的瓊鼻,唇角不自覺地揚起一抹淺笑,道:「安家的女兒都長得挺漂亮的。」

這時,他又扯出自己的披風裹在身上,又替她蓋了被子。

現在他是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安亭軒也不知道醉倒在什麼地方了。

不過,他還是有些不放心,醉酒的人容易犯錯,算了,好人做到底,等她酒醒了再離開。

屋子裡有書桌,還有硯台,說明鄒家老夫人也是個喜歡詩詞的雅人。

於是,接下來的時間,他就在書桌前坐了一夜,累了就靠著桌子小憩了一會兒,一直不敢睡得太沉,怕安西璃半夜醒來。

翌日,安西璃睡醒,外面的天色已經大亮,她暈乎乎地下床,就見屋子裡的桌子上爬著一個男人。

走近一看,她才發現他是宮錦。

安西璃這才連忙檢查自己的衣裳鞋襪,一切都完好無損,就連鞋子也沒有脫。

她暗道:「還好,還好。」

她想上前去推醒宮錦,猛地,她發現他的面前壓著一幅畫,像是一個女人的畫,什麼都畫好了,就是沒畫五官。

她瞧著畫的輪廓有些熟悉,此時,頭又痛,口又干,她也沒心思扯出畫來細看。

於是,她也沒叫醒他,直接開門出去了。

這時,她才想起還有什麼事情像是忘記了。

猛然想起她二姐還被關在鄒衡的屋子裡,她道:「軒哥哥。」

安亭軒昨天晚上在廚房裡睡了一夜,書童又老實,直到安西璃跑過去,那屋子都沒被打開。

安西璃後悔不已,原本她是想關一會兒,讓他們把話說完,說清楚,然後就放出來,他們再回府,可是一覺睡到天大亮。

要死了,要死了,闖大禍了。

她又連忙從懷裡掏出鑰匙,開門就見鄒衡也爬在書桌上睡著了,不過他後面裹了厚厚的棉被。

安西璃輕手輕腳地朝床邊走去,見她姐也睡得香甜,她輕聲道:「二姐。」

安西琇是怎麼睡到床上去的,她自己也不記得了,她只記得她一直坐在桌子邊,後來也是睡著了。

她猛地一驚:「璃兒,我們昨晚沒回去,糟糕了,祖母和母親一定急死了。」

這時,鄒衡也被吵醒了,兩人緊緊地盯著他,他連忙解釋:「昨晚我只扶了二小姐到床上去休息,什麼都沒有做。」

「可真是個獃子。」安西琇暗忖著,她當然知道他什麼都沒有做。

這時,宮錦也進了屋子,問道:「璃小姐睡醒了,頭可痛?」

「有一點。」她實話實說。

安西琇立即道,「怎麼回事,昨晚你睡哪裡了?」

「璃小姐喝了點酒,醉得人事不省,以後在外面別這樣喝。」他囑咐道。

安西璃點了點頭,「多謝宮公子照顧,璃兒記住了不亂喝酒。」

安西琇不淡定了,「你們一起喝的酒,軒哥哥呢?」

「二姐別誤會,我們同你和鄒公子一樣,我睡的床上,他睡的桌子上。」她解釋道。

安西琇只感覺一個頭兩個大,事情比她想象的還要嚴重,沉聲道:「收拾一下,回家。」

安西璃完全把昨晚的事都拋到腦後了,朝宮錦使了個眼色,就跟著安西琇離開了。

宮錦覺得這丫頭記憶力不好,挺好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江山為聘,嫡女韶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江山為聘,嫡女韶華
上一章下一章

第1868章 夜不歸宿

97.04%
目錄
共192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