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9章 二小姐的心事2

第1879章 二小姐的心事2

丫鬟還從來沒有見二小姐發過脾氣,瞬間也不敢怠慢,二小姐現在可厲害得很,把大小姐的生意打理得井井有條,還給家裏貼補了家用,現在安府的家都基本上讓她在當。

於是,安西琇上了馬車,丫鬟連忙讓車夫趕着馬車朝永柳巷去了。

可是到了鄒衡租住的院子,她又去敲了門,來開門的是另一戶人家。

她道:「請問鄒公子在不在?」

那人是一個三十多歲的婦人,見眼前姑娘錦衣華服,亭亭玉立,笑着道:「又是來找鄒公子提親的吧。」

安西琇愣了愣,「什麼提親?鄒衡不在嗎?請問嬸嬸是鄒公子的親戚嗎?」

婦人笑着道:「我哪有這麼能幹的親戚,我是新搬來的租戶,以前住在這裏的鄒公子考上了功名,我也是藉著他的喜慶來租了這房子,我家兒子也要考秀才,希望也考上。」

安西琇一聽,鄒衡連家都搬了,心裏一涼,也微微一笑,道:「多謝嬸嬸,沒事了。」

原來他考上功名之後,就有人來給他說親了。

安西琇又悶悶不樂地上了馬車,讓車夫回府。

她也沒有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回到安府,她就把自己關在院子裏不出來。

許姨娘讓丫鬟來喊她吃晚飯,她也以吃了為借口將人打發了。

許姨娘知道女兒在葯堂里根本忙得連吃飯的時間都沒有,於是,又親自下廚做了晚膳送到她房裏。

一進門,就見女兒躺在床上,許姨娘又去摸了她的額頭,這才發現女兒的眼睛紅紅的,像是哭過了一樣。

許姨娘本就膽子小,這輩子唯一關心的就是這個女兒,女兒就是她的命。

「二小姐怎麼了?受什麼委屈了嗎?告訴姨娘,姨娘去給你說理去。」

安西琇突然轉過身,緊緊地抱着她娘,又開始嚶嚶地哭泣起來,「娘,我只是有些累了,就想睡一覺,可是剛才女兒做了一個噩夢,就被嚇醒了,醒來才發現女兒都被嚇哭了。」

這時,許姨娘才放下心來,安慰道:「二小姐從小就膽子小,長大了還會被夢嚇著,夢都是反的,當不得真。」

「嗯,女兒記住了。」安西琇又道,她不想她娘擔心。

她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心情不好,總想哭。

許姨娘又端了晚飯親自喂她吃了,才讓她好好休息,別累著了。

她從女兒房裏出來后,又去了大夫人的院子裏。

「夫人。」許姨娘道。

梅雲洛正在做小衣裳,見許姨娘進來,又讓她坐在軟榻上,問道:「有事啊,怎麼心事重重的?」

「是二小姐,我覺得她有事,這幾天她一直悶悶不樂的,今天我給她送飯,還發現她在床上哭了。」

梅雲洛也道,「你沒問什麼事嗎?」

「問了,她也不說,自從和王家退婚後,我從來沒見她哭過,每天都在搗鼓那些藥材,恨不能和藥材去過日子,就算再苦再累,她都從來沒有喊過一聲累,可是現在,她就說累了。」

「她聽夫人的話,夫人去瞧瞧她。」許姨娘也抹了眼淚。

「你別掉眼淚啊,女兒哭,你也哭,不問清楚,也解決不了問題,今天先讓她休息一下,明天我再去問問。」梅雲洛道。

「唉,我不哭,就想着二小姐心裏可能不痛快,我也是着急了。」許姨娘得了梅雲洛的承諾,也回了院子。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江山為聘,嫡女韶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江山為聘,嫡女韶華
上一章下一章

第1879章 二小姐的心事2

97.61%
目錄
共192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