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7章 南宮錦,再見了

第1897章 南宮錦,再見了

元寶實在沒有辦法,只好用強,反手一抓就將她固定在自己的懷裡,然後直接扛著走了:「現在我已經是將軍了,你就是將軍夫人,你怎麼還這麼野蠻。」

「元寶,放我下來。」她直接用頭撞他。

「不放,反正府邸已經置辦好了,新房已經置辦好了,就差新娘子入門進洞房了,咱們直接先進洞房,免得你天天冷著個臉。」元寶又道。

此時,元寶也沒避開所有人,直接扛著她朝正門出去了,瞬間引來吃酒席的人紛紛觀看,「元將軍又惹未婚妻生氣了。」

小十一看這麼多人盯著他們,直接捂住了臉,現在丟臉算是丟大了,她咬著牙齒,道:「元寶我跟你沒完。」

「沒完就沒完,我巴不得沒完。」

小十被扛出了沁竹雅苑,元寶直接將她送上馬背才翻身上馬,瞬間消失在南王府門口。

另一邊,安西璃也在主院里見到了宮錦,只見他一襲華服,看著瀟洒又尊貴,兩人都是來探望小世子和小郡主的。

宮錦朝她微微一笑,有些語無倫次地道:「璃兒,你也在?」

「恩,我家小外甥女和小外甥,我是他們的小姨,我怎麼可能不在啊?」安西璃也道。

「也對。」

宮錦覺得這聲「小姨」甚是刺耳,因為他是他們的同輩,兩個小傢伙出生,他在安西璃的面前矮了一輩,真是有些尷尬。

「宮公子為什麼在啊?」她又和他尬聊。

「我,我來教他們詩畫。」他道。

安西璃一聽,瞬間傻眼了,「可是穎兒和翎兒還這麼小。」

她又道:「宮公子的專長就是琴棋書畫,等宮公子考取了功名,一定能做太傅的。」

「啊。」他其實是來看她的。

「我去忙了,宮公子請自便。」安西璃道。

就在安西璃要走之際,他突然道:「璃兒。」

「啊!有事嗎?」安西璃不明所以。

「還有兩年多的時間,我一定能高中狀元的。」他道:「如果到時候,你還沒有找到喜歡的人,我來安府提親吧。」

她獃獃地看著他,心裡一緊,不知道怎麼開口。

他又道:「我知道時間有點長,如果我現在來安府提親,讓你嫁給我,我會不甘心的,因為我沒有考上你最在乎的東西。」

安西璃瞬間愣住了,問道:「我最在乎的是什麼?」她自己都不知道,他怎麼知道。

「你生辰宴時,你說過,讓我好好讀書。」他道。

安西璃直接道:「我不在乎你能否考上,以前我只是覺得像你這麼有才華的人不應該整天在街上畫畫,應該好好讀書,能考取功名,不辜負你自己的努力。」

她又盯著他的錦衣華服,道:「現在我覺得你也沒必要費盡心思的去考功名,宮公子餘生的生活也不會太差。」

「還有宮公子可能誤會了,不是你來安府提親,我就要嫁給你的。」她又道。

宮錦也獃獃地看著她,問道:「所以你根本不喜歡我。」

「我們只是雇傭關係,你給我繪圖,我很感激你,但是我也給你工錢了的啊。」她又道。

宮錦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安西璃的疏離與冷漠讓他膽戰心驚,她以前並不會這樣,就算是陌生人,她也不會這麼劍拔弩張。

這時,只見安西璃從脖子上取下一條玉石項鏈,遞到他的手中,微笑道:「這條項鏈太名貴了,宮公子還是拿回去吧,當初謝謝你來參加我的生辰宴。」

宮錦捏在掌心裡,胸膛里有些難過,又有些怒火,原來他給她送的每一本畫冊,他都只當是雇傭的關係。

安西璃說完就出了主院,轉身的那一瞬間,她眼角的那滴淚再也沒忍住,從臉頰上滾落下來,她連忙用手絹拭去,臉上也平靜無波浪。

南宮錦,再見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江山為聘,嫡女韶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江山為聘,嫡女韶華
上一章下一章

第1897章 南宮錦,再見了

98.55%
目錄
共192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