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9章 醉酒2

第1899章 醉酒2

這時,宮錦突然抬起頭來朝安西玥道:「她走了,她看完穎兒和翎兒就走了,王妃,你陪我喝一杯,你家妹妹簡直沒心沒肺,絕情得很,我給她畫了這麼多畫,她說我和她只是雇傭關係,她花錢買我的畫,把我當什麼了,她是我的僱主嗎?」

「是啊!璃兒說錯了嗎?」安西玥直接道:「她就是你的僱主。」

「連你也這樣說?」宮錦臉也紅紅的:「我憑什麼要給她繪圖?」

「就憑你窮啊,她找你繪圖除了你自身的能力外,她也在變相地接濟你,你現在只是一個庶民。」安西玥又道。

南宮元熠連忙道:「皇上已經決定恢復他皇子的身份了。」

「哦,這樣啊,那他又變成尊貴的皇子了唄。」

南宮錦又道:「不是,沒有,我不是,沒有變……」

南宮元熠又替他解釋道:「他的意思是說他沒有答應皇上,他還不是皇子,他是庶民。」

楚王道:「變不變有什麼關係,本王和六弟的身上還流着同樣的血,他始終是本王的六弟,是皇帝的兒子。」

「可是我家璃兒不知道啊!」安西玥又道:「不過,說來也奇怪,璃兒那丫頭還真是不開竅,只知道刺繡,宮錦雖然不是皇子,但是也長得一表人才,才華橫溢,天天在她面前轉悠,她怎麼就只知道給他銀子,沒點別的心思呢。」

南宮錦一把抓住安西玥的手,道:「是啊,你妹妹是不是傻啊,她在我的別苑看到你的許多畫像,她都不會吃醋,還說我喜歡你,一門心思讓我不要犯錯。」

「是嗎?她真的這麼遲鈍。」安西玥認真分析道:「可能是她還小,還不懂情為何物。」

安西玥又道:「你畫了我的畫像,就沒畫她的,或者其他人的。」

宮錦搖了搖頭,緊接着又點了點頭,他像是記不清了,因為許久沒畫了,他要認真讀書,考取功名,他以為她最在乎的是他的前程,誰料,她也不在乎。

安西玥見他那樣子,就明白了,道:「怪不得,原來我家璃兒誤會了,以為你喜歡的人是別人。」她知道宮錦對她沒有男女之情。

不過,某人似乎是誤會了。

此時,南宮元熠眼睛冒氣騰騰怒火,一把打開他們的手:「你畫你王嬸的畫像做什麼?難不成你對你王嬸還有非分之想,本王怎麼忘記了,以前的六皇子也是花叢中的一位浪子,怪不得安西璃瞧不上你,活該。」

他又直接搶過宮錦的酒杯,「別喝了,快滾吧,滾回去讀書。」

「給我,我要喝。」南宮錦又去搶回來。

「元寶,送客。」南宮元熠見他醉得不省人事。

南宮恆滿目震驚,「我可以喝吧,他可以滾……」

「你也滾。」他又道:「元寶,送客。」

安西玥撇他一眼,「元寶不在。」

「你以後少和這小子說話。」南宮元熠直接警告安西玥。

」孩子他爹。「安西玥又睨他一眼,「吃飽了就洗洗睡吧,明天還有公務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江山為聘,嫡女韶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江山為聘,嫡女韶華
上一章下一章

第1899章 醉酒2

98.65%
目錄
共192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