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0章 醉酒3

第1900章 醉酒3

南宮錦和南宮恆被趕出來以後,南宮恆直接踢了他一腳:「本王被你連累被一塊給趕了出來,南王妃做的菜本王一口沒吃上。」

此時,宮錦的酒也醒了一半,「大哥,我剛才說錯了什麼嗎?南王怎麼也把我給趕出來了。」

「你說了什麼都沒關係,反正你說不贏南王,關鍵是你牽著他家媳婦兒的手,還牽得很緊,你是要鬧什麼,把主意打到王嬸的身上去了,你不知道南王最小氣,最會吃醋嗎?」南宮恆念叨著,又恨鐵不成鋼地道:「你就等著十年都考不上狀元吧。」

「不會吧。」宮錦又道。

「不會,你以為文太傅收你當學生,你就嘚瑟了,哼哼,看吧,等他坐上主考官位置的那一天,你就完了。」南宮恆又氣憤地道。

「本王走了,你好好想想怎麼去給南王妃道歉,還想娶人家妹妹,做夢吧,下輩子吧。」他說完就坐上了楚王府的馬車走了。

宮錦愣在當場,發生什麼事了?

他怎麼什麼都想不起來了?

這時,宴清也趕著馬車過來:「公子,上車吧,我送你回府。」

宮錦又搖了搖頭,整個頭都是昏沉沉的,像是要炸開了一樣,他今天一直在喝酒,喝得太多了,此時也被罵醒了,直接道:「不回去,送我去綉坊吧。」

「又去。」宴清嘟囔道:「璃小姐也不在,公子喝醉了就回去休息吧。」

宮錦上了馬車,固執道:「我說直接去綉坊。」

「是。」宴清也沒有辦法,誰叫他家公子喜歡人家呢。

到了綉坊,宴清還是把馬車停在外面等他。

宮錦翻牆進來,就見不遠處的繡房里還亮著燈。

他想著,這麼晚了,應該沒有綉女在了,這裡面全是布,萬一發生火災怎麼辦?

於是,他就有些著急,走近一看,就見裡面坐著一個人影,正在認真的刺繡。

待他看清那人,才知道是安西璃,他記得她不會綉這麼晚,她的丫鬟已經爬在一邊睡著了。

宮錦有些焦急,想要推門進去,但又想到她白天對他說的那些話……

他們只是雇傭關係,她也不喜歡他,再糾纏下去,只怕他們連雇傭關係都算不上了。

只見安西璃神色冷淡,臉上也沒有多餘的情緒,她像是不會累一樣,在認真地綉著一幅作品。

她的手指纖細修長,骨節分明,穿針引線更是行雲流水。

她彷彿沒有任何煩惱,一心一意沉浸在刺繡里。

宮錦微微勾起了唇瓣,她認真刺繡的樣子真好看。

這時,安西璃突然抬起頭來,他又猛地往後躲。

她突然伸手伸胳膊活動著身體,又給丫鬟蓋了條毯子,替自己倒了杯茶水喝了才又重新坐回了綉架前。

窗外,宮錦抬頭看了看夜空,滿天的繁星一眨一眨的,像她的眼睛一樣明亮。

安西璃一直刺繡到天亮她才爬在桌子上眯了一會眼睛。

這時,她突然往外看了一眼,微微一笑:「原來日子也不是那麼難過,時間也過得挺快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江山為聘,嫡女韶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江山為聘,嫡女韶華
上一章下一章

第1900章 醉酒3

98.7%
目錄
共192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