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9章 禮成

第1909章 禮成

她見鄒衡一直發獃,又提醒道:「夫君,還要喝合巹酒和結髮才會禮成。」

「哦,我知道,媒婆都教過了。」鄒衡道。

他只是有些緊張,安西琇已經坐到他的面前,他都感覺像做夢一樣。

「那你還傻愣著做什麼啊?」她輕聲道。

鄒衡有些拘謹地端了一杯遞到她手中,自己也端了一杯,道:「娘子。」

安西琇勾起唇角微微一笑:「夫君。」

她叫他夫君,把他叫得面紅耳赤,他也主動挽起她的手交疊著。

於是,只等兩人喝完了合巹酒。

安西琇又讓她幫自己取下髮髻上的發簪,鄒衡也一五一十地做了,安西琇將他們的頭髮挽成一股,又放入了一個荷包里,算是結了發,他們又覺得無所事事了。

屋頂上,安西璃順著視線望了下去,悄聲道:「接下來該幹什麼了?」

宮錦也百無聊賴守在一邊,因為瓦片太小,也沒辦法兩個人看,他也只護著安西璃的身子不讓她摔下去。

聽她如此問,他才道:「到哪一步了。」

「脫衣裳了。」她答。

於是,宮錦連忙拉過安西璃捂著她的眼睛道:「非禮勿視。」

安西璃噗呲一聲笑了起來,她又不傻,這時,宮錦才發覺得被她騙了,才往瓦片下看了一眼,哪裡脫衣裳,兩人中規中矩地坐在床邊,連手都沒有牽。

「你還學會騙人。」他又準備敲她一嘣,最後也沒捨得,颳了刮她的鼻子,道:「你二姐真慘,遇上個書獃子。」

「就你不是書獃子。」她懟他。

「南王也不是書獃子,他還會用兵。」他也反駁她,拉個隊友,免得一個人丟臉。

這時,安西璃又往下看了一眼,發現床幔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放下來了,厚重的床幔遮擋住了裡面的旖旎與春光,什麼也看不見了。

鄒衡又不是傻子,他能喜歡安西琇這麼多年,說明他是個正常的男人,於是,情到深處,他也主動牽起了安西琇的手,親自替她取下髮髻上的首飾和鳳冠。

鄒衡湊上前去時,安西琇手上握著的蘋果瞬間滾落到地上。

安西璃見床幔都關上了,連忙道:「咱們走吧。」

宮錦覺得甚是無聊,「好。」

他又重新蓋好了瓦片,摟上安西璃的腰就下了屋頂。

他把她帶到一處湖邊,租了條船,還放了花燈,順便親了親她才把她送回安府。

-

這日,安西璃正在綉坊忙碌,她現在刺繡的時間很規律,也不會綉太久。

來人是皇帝身邊的太監,態度也十分恭敬,道:「老奴特地來請安小姐參與宮中的綉娘縫製龍袍的事宜。」

安西璃覺得奇怪,她的名聲還沒有大到進宮給皇帝做衣裳吧。

於是,她連忙讓人給福公公奉茶,道:「請問福公公,皇上怎麼突然想讓我一個小姑娘縫製龍袍,這麼大的事,我怕會做不好,要不回拒了吧。」

「皇上口諭,安小姐若抗旨不遵,不僅會連累安大人,還會連累你大姐的。」福公公嚇唬她。

安西璃腦袋也靈光,宮錦曾經說過,皇上一直想讓他認祖歸宗,不過宮錦沒有同意,他願意做個庶民,她也願意他正好躲得清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江山為聘,嫡女韶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江山為聘,嫡女韶華
上一章下一章

第1909章 禮成

99.17%
目錄
共192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