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9章 大婚

第1919章 大婚

翌日,皇上的賜婚聖旨就送到了安府,與賜婚聖旨一起送來的還有冊封她為縣主的聖旨。

福公公念完聖旨,道:「安小姐還不快領旨謝恩。」

安西璃完全傻眼了,南宮錦告訴她,等欽天監的日子出來,他們的賜婚聖旨就送來了。

「璃兒。」安鈺霄連忙提醒她。

這時,安府眾人才紛紛跪拜行禮,安西璃是安家最後一個出嫁的女兒,沒想到最後還被封了縣主,嫁給王爺。

畢竟她的年紀也不小了,當然,安鈺霄也早就被打了預防針,不敢把她真的許配給別人。

不僅南宮錦來提過,南王妃來提過,就連皇帝也旁敲側擊過,他也沒把皇上的話放在心上,畢竟伴君如伴虎。

沒想到,當初的六皇子卻突然變成了皇上最疼愛的兒子,並且皇上還親自出宮主持他們的婚禮。

就算太子娶太子妃時,也沒有這樣的恩典。

他們的婚期定在盛夏。

所以宮裡的蘇貴妃也很眼紅,她的兒子可是太子,太子娶太子妃都沒這麼招搖。

蘇貴妃獨自在宮裡生悶氣,皇后得知后,也換了身華服與皇帝一同出宮前往錦王府。

這日,安府早已賓客盈門,高朋滿座,畢竟是皇帝的兒媳婦,比當初南宮元熠和安西玥的婚禮還要隆重盛大。

事隔好多年,還是被人拿出來比較一番,紛紛議論皇上對錦王妃的重視。

只見安西璃一襲富貴的大紅禮服,鳳冠霞帔,喜氣洋洋。

梅雲洛替她梳妝送她出嫁,「如果你親娘在天有靈見你嫁得這麼好,一定會高興的,她當初的犧牲終究是值得的,璃兒嫁了人就要好好相夫教子。」

安西璃獃獃地看著銅鏡,突然流出了眼淚,反身抱著梅雲洛的腰身:「娘,我想她了,怎麼辦啊,我已經好久沒有想過她了,她應該已經投了胎。」

「娘,你說她會不會投一個好人家,下輩子不會再受苦了。」安西璃哭得很傷心。

梅雲洛也跟著掉了眼淚,「當初老夫人請了寺廟的得道高僧替她超度,她一定會出生在一個好人家,娘保證。」

安西璃猛地點頭,「恩恩。」

「都哭成小花貓了,新郎官看到該嫌棄了。」梅雲洛又替她重新凈了臉。

安西璃哭累了,才停下來:「娘,聽說新娘子在出嫁前把眼淚流完了,成親后,就不會再哭了。」

「聽誰說的,盡說傻話。」梅雲洛又道:「不會流淚的人,那有什麼意思,人總有七情六慾,感動會哭,悲傷會哭,高興也會哭,以後你想哭的時候就來找娘,娘不嫌棄你哭得丑。」

猛地,安西璃終於破涕而笑,「娘也會開玩笑了,我才不醜呢。」

很快,梅雲洛又一邊替她梳發,一邊道:「一梳梳到尾,舉案又齊眉,二梳梳到頭,無病又無憂。三梳梳到頭……」

之後,梅雲洛又親自給她挽了發,這是女兒出嫁前母親必須為女兒做的。

安西璃瞧著重新上妝的容顏,突然想到上次安西琇出嫁的場景,上次是許姨娘替她完成了全程的儀式,梅雲洛半分沒插手。

倒不是她格外二小姐,因為許姨娘的性子從來就懦弱,唯一挂念的女兒出嫁了,梅雲洛不想去搶她作為二小姐生母的權力。

現在許姨娘也跟著二小姐去了外縣,給安西琇帶孩子去了,是她自己要求的。

安府門外,錦王府的花轎剛到,南宮錦也剛從馬上下來,按理說親王的身份是不需要親自迎親的。

南宮錦也是一襲大紅喜袍加身,發戴金冠,神采奕奕,帥氣逼人。

只等安西璃蓋上蓋頭被人攙扶著踏上紅地毯,成為人群中最受人矚目的新娘,南宮錦連忙迎接上去,也忘記了要牽的是大紅綢緞,直接牽起了她的手,「璃兒。」

南宮錦學著她平時的樣子摳了摳她的手掌心,像一個識別她是真正的安西璃的記號。

這時,安西璃也悄悄摳了摳他的手掌心,沒有發一言。

南宮錦唇角盪起微笑,拜別了安府的長輩,他才將她迎上花轎。

瞬間,高空中又響起了鼓手的吹打聲。

十里紅妝鋪面,整個京都都洋溢著喜慶,安西璃大齡之年風光大嫁羨煞了不少妙齡女子。

關鍵是她是安府的庶女,而要娶他的人是皇室的王爺。

她除了有一手好的手藝,其他的才藝也平平無奇。

到了錦王府,又一番折騰,南宮元熠和安西玥直接到了錦王府,因為要替南宮錦招待客人,最重要的是要保護好皇上和皇后的安全。

今天他們是主婚人,大喜的日子不能出半點差錯。

就算中間有一點小插曲,也被南宮元熠扼制在搖籃里。

南宮楠今天是最高興的,喝了兒子和兒媳婦親自送上的茶水,像是尋常百姓家一樣,他也算做了一回民間父母該做的。

最後,只聽一聲「送入洞房」,賓客們又熱情高漲開始鬧洞房。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江山為聘,嫡女韶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江山為聘,嫡女韶華
上一章下一章

第1919章 大婚

99.69%
目錄
共192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