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1章 洞房2

第1921章 洞房2

她明著挑逗,引得宮錦心間洶湧澎湃,這件事不是應該男人來做嗎?

沒等他想明白,下一刻,安西璃已經吻上了他的唇瓣。

她的動作生澀又多情,她們拜了天下,敬了高堂,他們不需要再守規矩。

她是他的妻子,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她親自己的夫君也親得正大光明。

她如是想著。

南宮錦被她撩撥得慾火焚身,他沉浸在安西璃漸漸熟悉又溫柔香甜的親吻里。

他們唇齒相依,輾轉反側,沉浸在欲罷不能的慾望里。

安西璃的鳳冠不知道什麼時候被南宮錦丟了出去,「砰」一聲巨響聲起,砸得門外偷聽牆角的南宮楠連忙退縮。

皇帝和皇后今天晚上居住在錦王府,這裡被守得密不透風,保證沒有人敢行刺。

但是皇帝守在人家喜房門外是怎麼回事?

皇后反正是沒有興趣的,又不是自己的親兒子。

沒有人敢湊上前,南宮楠滿臉尷尬轉身就走。

福公公連忙跟上,也是滿頭黑線,猜測著是什麼東西砸在了門上,嚇了他一跳。

這邊,安西璃被他的動作嚇得愣住,一時間忘記了她的唇瓣貼著他。

她知道,剛才他解下了她的鳳冠,聽說這頂鳳冠價值連城,他怎麼就給砸了?

安西璃小小的心疼了一下。

南宮錦直接放下床幔,反守為攻將她摟在懷裡壓在身下,朝她挑了挑眉頭,「璃兒這種事還是男人來做比較好。」

安西璃滿臉羞澀,顯然她的親吻沒有起到半點作用。

天氣很熱,她的喜服被他輕易拔掉,他們曾經從未如此坦誠相見。

安西璃以為他親她的次數多了,她的臉皮也學厚了,實則,她還是很不好意思,最後選擇緊緊地閉著眼睛。

她感覺宮錦以前親他沒使全力,她的眉梢臉頰鼻頭唇瓣脖子被他統統吻了一遍,他唇瓣里滿是酒氣,她也想喝酒醉死,什麼都不知道最好。

南宮錦知道怎麼挑起安西璃的慾火,甚至她身體最敏感的地方,他也知道,所以兩人的洞房夜很順利完成。

翌日,安西璃醒過來時,她還靠在他的胸膛上。

她腦子裡一片空白,緊接著就是一片香艷的畫面。

她現在已經確定宮錦不是一個柔弱的書生模樣,他是一頭兇猛的狼,色狼。

因為他折騰了她一夜,直到天明他們才睡去。

安西璃唇角掛起甜蜜,這麼近的宮錦她不是第一次見,卻是覺得他是最帥氣的一次。

安西璃又偷偷親了親他的唇角,還有睫毛,這個男人是她此生至愛。

感謝他仍然活著,然後再讓她遇上。

「璃兒,你再偷親我,我就要親你了。」南宮錦反手又將她撈近一些,身上的薄衫也是鬆鬆垮垮。

他又捏她的腰,癢得她連忙躲:「皇上和皇后在府上吧。我們是不是要早一點起床去敬媳婦茶。」

「不用。」他又開始脫她半掛在身上的衣裳。

安西璃也連忙躲,大清早做這事會不會不太好。

「宮錦,停。」

南宮錦又停下,抬頭看她,滿眼無辜:「怎麼了?」

「還是先去敬媳婦茶,萬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江山為聘,嫡女韶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江山為聘,嫡女韶華
上一章下一章

第1921章 洞房2

99.79%
目錄
共192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