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4章 婚後2

第1924章 婚後2

南宮錦連忙牽著她往旁邊的涼亭里躲,也沒來得及讓下人去馬車上拿傘。

不過一分鐘,南宮錦輕車熟路地帶著她進了涼亭。

安西璃連忙替他拍身上的雨水,「不是說有傘嗎?」

「這裡更近,這裡有座涼亭。」南宮錦一邊解釋一邊脫下外袍道,「雖說是盛夏,山上吹風了也冷,你先披上我的衣裳。」

安西璃的衣裳也穿得薄,也沒客氣,反正他身強體壯。

她道。「不知道小翠和宴清他們被淋濕沒有,咱們的行李都在他們身上。」

「放心吧,靈隱寺到處都是歇腳的涼亭,他們會找地方躲雨的。」

這時,安西璃才道:「你對靈隱寺挺熟悉的啊,我也來了很多次,怎麼沒發現這裡有涼亭,哦,不對,我記得有一次也是下大雨,我也躲這裡了,後來每次來,我來去都匆忙。」

她話剛說完,就去找那根柱子,當初她因為害怕就在柱子上刻了一個字。

天空中烏雲密布的,她也看不清:「夫君,有沒有火摺子,我找一找東西。」

宮錦湊了過來,「找什麼?」

「一個字,一個我寫的字。」她道:「我當時剛開始學寫字,寫得也很醜,一個璃字。」

她沒找到璃字,反而在一根柱子底端發現了一個錦字。

因為時間久遠,字有些模糊了。

安西璃驚呼道:「夫君,你來看看,這是璃字還是錦字?」

「錦字。」南宮錦挑了挑眉頭。

她看向他,「我覺得是璃字。」

「不是璃,你仔細看,是錦,因為這是你的夫君親自用刀刻畫上去的,是我的名字。」南宮錦道。

猛的,南宮錦才發現不對勁,「璃兒,你剛才說,你也在靈隱寺的涼亭里刻畫了你的名字?」

安西璃點了點頭,「我是用石子刻上去的,六七年了,我都快忘記刻在哪裡的了……」

南宮錦又跑到柱子的另一邊,終於找到了一個刻寫得歪歪扭扭的字,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它是一個璃字。

因為除了王字旁,另一邊簡直一塌糊塗。

南宮錦緊緊地盯著安西璃,反覆地打量她,「璃兒,你是不是在一個像今天一樣的夜幕下寫下的這個璃字。」

安西璃點了點頭,「是啊,當時天快黑了,我還摔進稀泥里,頭髮和衣裳都弄髒了,那一年是我娘剛過世不久,我一個人跑到靈隱寺,想要再看一眼我娘,可是下山的路上卻突然下大雨,我突然踩滑從山上滾下來了,後來我就躲在這裡,還在這裡遇上了一個乞丐。」

「你遇上的乞丐是不是滿身都被包裹著,頭髮衣裳也是髒兮兮的。」南宮錦凝眸問道。

「我不記得了,好像是。」當時她也很害怕,冷得全身發抖,根本不敢靠近任何人。

「你是不是還和乞丐說,如果你害怕你就寫自己最想寫的字。」南宮錦又道。

安西璃這才想起:「好像是……我還寫了我的名字,那個乞丐不知道寫了什麼,我怕,沒敢看……」

「可是你怎麼知道?」她不明所以。

「璃兒,你忘記了嗎?我們以前見過,你說的那個把全身都包裹起來的人是我,是你的夫君。」

南宮錦突然抱著她的腰,高興道:「璃兒,我也以為你只是一個小乞丐,沒想到,你就是我南宮錦的妻子。」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江山為聘,嫡女韶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江山為聘,嫡女韶華
上一章下一章

第1924章 婚後2

99.95%
目錄
共192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