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八章 生命的奧義(大結局)

第九百零八章 生命的奧義(大結局)

因為,他遠遠查看到很多地方都出現了時空斷層,而這並不是天然形成,而是由於戰爭所引起的。

不得不說,蘇然所在的戰區當中出現了這樣的戰爭,不僅引起了人族高層的高度重視,而且但凡知曉此事的其它戰區的人族修鍊者莫不都想要前來支援。

畢竟,誰也不想看到異族生物侵犯人族領地。

蘇然則在巨型天地之中四下進行探索,而他最終在一片時空斷層之處發現了不少獸骨。

這些獸骨的表面莫不都散發出了五顏六色的光芒,雖然看起來頗為瘮人,不過蘇然卻是不免有些激動。

畢竟,這些獸骨對於他來說可謂是絕佳的修鍊資源。

他自然能夠看出這些獸骨之中蘊含着極其豐富的能量。

或許,他在煉化了這些獸骨之後,他的修為境界便可以順利提升到聖帝境初期層次也說不一定。

不過,就在蘇然準備收集這些獸骨的時候,他使用神識遠遠查看到一股狂暴能量正朝着他所在的區域極速席捲而來。

在這種情況之下,蘇然果斷做出了一個決定,那便是遁入他所發現的其中一塊獸骨之中。

畢竟,這塊獸骨所蘊含的能量不僅比起其它的獸骨貌似更多一些,而且也足夠堅硬,因而他倒是認為自己只要遁入其中,那麼便可以避免受到任何的傷害。

另外,他也心知自己貌似萬無可能擺脫這些狂暴能量。

接下來,蘇然剛剛遁入了這塊獸骨之中,狂暴能量便將他所在的巨型天地盡數都給充斥。

緊接着,蘇然使用神識查看到周圍的空間徹底破碎開來。

現如今,他所在的巨型天地因為這些狂暴能量而徹底土崩瓦解。

不僅如此,就連這片巨型天地所擁有的一股頗為強大的天地意志也都隨之消失不見了。

這個時候,蘇然所遁入的獸骨也已經開裂,而他自然也是岌岌可危。

若是沒有誰來解救他的話,那麼他極有可能會在接下來身死道消。

蘇然自然意識到自己貌似瀕臨絕境。

不過不知道為什麼,他反而顯得有些坦然。

接下來,一股疲倦之意忽而沒來由得將他的意識給吞噬,而他也隨之陷入了迷迷糊糊之中。

蘇然倒是想要強打起精神,不過一股讓他根本無法抗拒的力量在這個時候卻是作用在了他的身上。

也不知道過去多長時間,蘇然才悠悠醒轉。

幾乎是出於習慣性地使用神識對四周空間進行感知,蘇然隨即便發現自己貌似被包裹在一團近似混沌的大型空間之中。

另外,在包裹他的這片空間之外則有一棵不死混沌樹。

值得一提的是,曾幾何時,蘇然煉化了他所收集到的灰色樹脂之後可是查看到過這棵不死混沌樹。

現如今,包裹蘇然的大型空間宛如是一顆幾近成熟的果實一般懸掛在這棵不死混沌樹之上。

另外,在距離這片大型空間不遠之處同樣也有一片類似的大型空間,而這片大型空間也同樣懸掛在不死混沌樹之上。

若是遠遠看去的話,這兩片大型空間宛如是兩顆一模一樣的果實,只不過它們所泛出的氣息卻是一正一邪。

蘇然則通過神識感知到自己所在的這片空間泛出了一股邪氣之後倒是不免聳然動容。

不久之後,當他的神識視野擴張到了他所在的空間之外的地方之時,他也隨之感知到了一股既熟悉而又陌生的氣息。

那是不死混沌樹所散發出來的氣息。

緊接着,蘇然便查看到了另外的那片與他所處的空間幾乎一模一樣的大型空間,而當他使用神識探查這片大型空間之時卻意外發現這片空間之中存在着另外一個自己。

不僅如此,這片空間可謂散發出了一股正義之氣。

驀然想起以往所了解到的情況,蘇然當即便意識到自己貌似回歸到了不死混沌樹的身邊。

在他意識到了這一點之後,他也隨之感知到不死混沌樹之中所釋放出來的一股親切之意。

此時此刻,蘇然只感覺到自己貌似已經與不死混沌樹徹底融為了一體,且根本不可分割。

值得一提的是,蘇然並沒有查看到兩位盤膝坐在不死混沌樹之下的時空掌控者。

這兩名時空掌控者正在源源不斷地往不死混沌樹的根部注入能量。

不死混沌樹自然也在緩慢蛻變當中。

接下來,蘇然則發現自己所在的空間可謂充斥着一股頗為溫和的能量,而他則不由自主地將這股能量給吞吸。

一時間,他只感覺到神清氣爽。

顯然,這股能量可謂非同一般。

接下來查看到又有一股這樣的能量出現,蘇然於是便繼續對其進行吸收。

由於發現自己吸收這樣的能量可以很快提升修為境界,而這樣的能量又源源不斷地出現在周圍的空間之中,蘇然自然也是來而不拒。

漸漸的,他的修為境界便隨之提升到了聖皇境巔峰層次。

這個時候,盤膝坐在不死混沌樹之下的一名麻衣老者忽然向坐在他旁邊的一名灰衣老者開口問道:「倉易,這片時空很快便會轉化成為一片混沌時空,而這小子的修鍊天賦可謂差強人意,恐怕根本無法在這之前將實力提升到大能層次,我們如果繼續這麼做的話極有可能會功虧一簣,不如從長計議,等到下一個時空紀元再做打算吧。」

灰衣老者則像是帶着一股決絕之意回道:「我們都已經等待了多少個時空紀元,好不容易才等到這麼一個好機會,就算是我們兩個耗盡體內的能量也要讓他成為大能!」

麻衣老者聽后則嘆了一口氣。

不過緊接着,他的目光也隨之變得堅定起來:「既是如此,那麼我們便傾盡全力讓不死混沌樹完成涅槃吧。」

接下來,兩名時空掌控者便繼續往不死混沌樹的根部注入能量。

值得一提的是,不死混沌樹在這之前也不知道涅槃了多少次,不過卻都以失敗告終。

不過每次涅槃失敗過後,兩名時空掌控者便會在時空本源所掌控的時空之中搜集各種各樣的逆天寶物,並且讓它再次達到涅槃的要求。

如今便是不死混沌樹的涅槃時期。

根據兩名時空掌控者的推斷,只要不死混沌樹上的兩顆果實至少達到大能層次的實力,那麼不死混沌樹完成涅槃並且發生蛻變的可能性便能夠大大增加。

一旦不死混沌樹涅槃完成,那麼懸掛在它樹身之上的兩顆果實便有機會合二為一。

等到這兩顆果實合二為一,並且全部吸收了不死混沌樹體內的能量,同時繼承了它的不死意志之後,那麼便有可能與時空本源融為一體,從而有機會讓這片時空之中的所有生物不再受到時空本源所在的這片時空區域的約束,並且由此而超脫出去。

某一刻,蘇然的修為境界突破到了聖帝境初期層次,而他自然也是不免感到振奮。

不過,想到自己目前的處境,宛如像是失去了自由一般,他的心中便五味雜陳。

驀然想起自己在昏迷之前貌似身處絕境之中,蘇然頓時便意識到這必然是不死混沌樹出手救了他。

不過,正是因為嚮往自由,因而現如今他倒是根本不想與不死混沌樹長期呆在一起。

另外,目前或許除了源源不斷地吸收能量,從而提升修為境界,並且有機會擺脫不死混沌樹之外,他貌似根本別無選擇。

不可否認的是,如今的不死混沌樹可謂太過強大,因而蘇然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有機會擺脫它。

另外,雖然不死混沌樹讓他得以在當初誕生出來,但或許是因為隨着歲月地不斷變遷,所以導致他對不死混沌樹並沒有任何的歸屬感。

時間在緩慢流逝,多能宇宙則在不斷收縮當中。

相信在不久之後,它便會形成一片混沌時空。

不得不說,凡是生存在多能宇宙之中的所有生物莫不都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脅。

當然,蘇然若是知道他所在的這片時空不斷向內部收縮的速度已經明顯加快的話,不知又會作何感想?

不可否認的是,一旦多能宇宙縮小到了極致的話,那麼但凡身處其中的萬千事物便會在極其漫長的歲月當中始終都處於完全靜止不動的狀態。

另外在這個時候,除了兩名時空掌控者以及不死混沌樹之外,其它存在於這片時空之中的萬千生物莫不都會被擠壓而死。

當然,在熬過了漫長歲月之後,縮小到了極致的混沌時空又會不斷膨脹,直到膨脹到了極致之後便會再次朝着內部收縮。

另外,在這片時空不斷膨脹的過程當中,各種各樣的空間以及時空也會隨之誕生出來。

不過到最後,這些包含在這片時空之中的所有空間以及時空莫不都會隨着這片時空地不斷蛻變而徹底消失,而這片時空則會再次進化成為一片多能宇宙或者與之接近的完美時空。

兩名時空掌控者則將這片時空一張一縮的時間定義為一個時空紀元。

另外在無數個這樣的時空紀元即將結束之時,兩位時空掌控者莫不都會幫助不死混沌樹進行涅槃。

經過一段漫長歲月地變遷之後,蘇然的修為境界也隨之提升到了聖帝境巔峰層次。

此時此刻,他只感覺到自己貌似距離大能層次只差一步之遙。

不過不知道為什麼,無論他如何吸收能量,他的修為境界也都根本無法突破上去。

在蘇然看來,如今好不容易才走到了這一步,但他的修為境界卻是停滯不前,而這自然讓他萬分苦惱。

也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貌似極為悠遠的聲音忽而傳入了蘇然的腦海當中:「小友,你不妨嘗試着使用噬星秘術技能,或許可以藉此突破到大能層次也說不一定,老朽定然不會讓你出現技能反噬的情況。」

蘇然則在聽到這道聲音之後當即便意識到自己的一舉一動貌似都被某一位恐怖存在給盡收眼底。

不過,對方既然對他進行提醒,那麼必然不會存有加害他的意思。

更何況對方要想抹殺他的話,那麼恐怕也是易如反掌。

正是因為意識到了這一點,所以蘇然便不由得安下心來,並且開始施展好久都不曾使用過的噬星秘術技能。

接下來,蘇然獲取能量的速度便驟然加快。

緊接着,他便發現自己所施展的噬星秘術技能貌似與當初所施展出來的效果貌似有些不一樣。

蘇然當即便隱隱意識到原本存在某種瑕疵而會出現反噬情況的噬星秘術技能貌似得以改善。

不出意外的話,那位對他進行提醒的恐怖存在正在暗中協助他。

於是乎,蘇然在一邊施展噬星秘術技能的同時一邊嘗試着對這一技能進行完善,並且力求完美。

畢竟在他看來,如今既然有這麼好的機會擺在他的面前,那麼他自然需要好好去把握。

或許他以後可以依靠這一技能去無限提升實力,且不會出現任何反噬的不良效果也說不一定呢!

正是因為在心中存在這一想法,蘇然可謂靈感不斷,而他所施展的噬星秘術技能則幫助他在某一刻成功踏入了分星期的門檻。

突破到了大能層次的這一刻,蘇然只感覺到自己貌似整個身心都無比地舒暢,宛如體內的某種枷鎖得以打開一般。

不過,因為並沒有停止施展噬星秘術技能,所以蘇然的修為境界仍然還在不斷提升當中。

也不知道過去多長時間,蘇然的神識視野當中便隨之出現了兩名時空掌控者的身影。

在感知到麻衣老者和灰衣老者的那一刻,蘇然忽而便一下子知曉了過去的時空紀元之中所發生的一切事情。

當然,這是因為他的記憶與不死混沌樹的記憶出現了重疊的情況所致。

貌似每當他所在的時空由混沌時空開始朝着諸如多能宇宙這樣的時空進行轉化之時,涅槃失敗的不死混沌樹便會出現在這片時空之中的能量最為濃郁的地方。

值得一提的是,在蘇然所在的這一個時空紀元剛剛開始之時,天外空間無疑是最適合不死混沌樹所出現的地方,而它則結出了一正一邪兩顆果實。

不過在這一個時空紀元之前,雖然不死混沌樹也曾結出過果實,但卻並沒有這麼特殊,而這自然讓兩名時空掌控者看到了一線希望。

為了充分了解這兩顆果實的特性,因而兩名時空掌控者便讓它們脫離了不死混沌樹,並且自由成長和蛻變。

不僅如此,他們還讓這兩顆果實分別存在於不同的空間之中,而它們在不斷成長和蛻變的過程當中也根本不會彼此相遇。

不過,如今這兩顆果實都已經回歸到了不死混沌樹之上。

畢竟,不死混沌樹的涅槃時間已經到來。

一時間,蘇然立即便明白自己在這片時空之中所擁有過的一切貌似都只不過是假象而已。

在充分意識到了這一點之後,他宛如大夢初醒,而存在於不死混沌樹之上的另外一顆果實之中的他在接下來便融入了他的體內。

現如今,蘇然只感覺到自己貌似長期以來都背負着兩名時空掌控者深深的期望。

因為在過去相當漫長的一段時間內,他的所有修鍊經歷貌似都是被這兩名時空掌控者在暗中刻意安排。

當然,麻衣老者和灰衣老者倒是沒有想到蘇然竟然可以將原本帶有瑕疵的噬星秘術技能改造成為了完美技能,從而讓他可以不斷提升修為境界。

現如今,蘇然的實力已經超過了大能層次,因而能夠與他們平起平坐。

換而言之,時空本源所在的這片時空之中又誕生出了一位時空掌控者。

不過,蘇然的修為境界仍然還在不停提升當中,至於最終會提升到什麼層次,就連他自己也都根本無從知曉。

兩名時空掌控者自然也意識到了這一點,而他們在不約而同地彼此對視一眼之後,雙方都看到了彼此眼中所燃起的希望之火。

畢竟在他們看來,蘇然如今可謂是掙脫了修為境界的枷鎖。

那麼在將來某一天,當他的修為境界提升到了一定層次之後,那麼必然可以讓他們從現有的時空之中徹底跳脫出去。

某一刻,蘇然感知到了時空本源的存在。

不僅如此,他能夠明顯感覺到時空本源雖然只不過是一個類生命體,但同樣也有喜怒哀樂。

此時此刻,時空本源可謂興奮至極。

畢竟在它看來,蘇然一定可以讓它目前所掌控的時空範圍得以繼續擴張下去。

於是乎,它幾乎是毫不猶豫地沒入了蘇然的體內。

蘇然的實力則再一次得到了提升,而他所在的時空則因為在接下來被他給快速剝奪了其中的能量而變得支離破碎。

這個時候,感受到融合於自己體內的時空本源貌似因為時空的破碎而出現了氣息衰弱的跡象,蘇然當即便下意識地加速吸收時空之中的能量。

「不…不要!」時空本源自然沒有想到蘇然居然想要徹底毀滅時空。

如此一來,它也將不復存在。

兩名時空掌控者以及不死混沌樹在這個時候自然也是不免感到驚慌。

畢竟,時空一旦毀滅的話,那麼它們也極有可能徹底灰飛煙滅。

不過,如今的蘇然可謂忽視了他們的感受,而是徹底沉浸於提升實力的想法當中,並且根本無法自拔。

沒過多久,時空本源所含有的能量便被蘇然盡數都給吸收,而他所在的時空也徹底毀於一旦。

一股極其陌生的能量隨即便被蘇然給感知到。

也就在這個時候,蘇然忽然發現自己的肉身貌似已經介於有和無之間。

他頓時便意識到自己貌似已經化為了一股近乎無形的意志。

對此,他倒是並沒有感覺到有任何的不妥。

由於發現自己所在的時空貌似已經徹底不復存在,而其中的萬千生物也莫不都化為了能量,並且自己貌似身處一片浩渺無垠的虛無之中,而這片虛無之中則充斥着無邊的黑暗,蘇然於是便下意識地不停四下走動。

此時此刻,他除了保持着無比清醒的意識以外已經不再具有任何的感情。

畢竟,他自從化為了一股意志之後便已經徹底脫離了生命的範疇。

殊不知,真正能夠主宰一片時空的意志本身便已經脫離了任何生命的範疇,因而它不存在有血有肉的軀體以及不摻雜任何的感情自然也都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蘇然如今自然也能夠明白這一點,而他的實力由於還在不斷提升當中,因而他在自己的意識的支配之下開始漫無目的地穿梭在虛無之中。

直到某一刻,數之不盡的塵埃出現在了他的神識視野當中。

發現每一顆塵埃之中莫不都有一片浩渺無垠的時空,而其中則存在着各種各樣的生物,蘇然當即便意識到這些塵埃之中的時空與他當初所在的多能宇宙儼然極其得相似。

不過因為已經沒有了任何的感情,因而他可謂心無波瀾。

直到某一刻,他在查看了無數顆塵埃之中的時空之後忽而明白了生命所存在的真正含義。

於是乎,他便幾乎是出於本能而返回到了被他毀滅的時空所在的區域。

緊接着,被他所毀滅的時空乍現。

接下來,兩位時空掌控者以及不死混沌樹得以復活。

查看到它們因為復活而喜不自勝的模樣,原本只擁有意識而並沒有任何感情的蘇然在心中忽而泛起了一絲波瀾。

不過,他卻並不清楚自己的內心為何會有這樣的一絲波動。

接下來,他便下意識地繼續復活這片已經被他復原的時空之中早就已經死去的生命體。

隨着一具具生命體得以復生,蘇然的內心所產生的波動也越來越多。

這個時候,他原本若有似無的肉身也漸漸凸現出來,而他也由一具近乎無所不能的意志之軀漸漸轉變成為了一具充滿活力的生命之軀。

一時間,蘇然可謂產生了一種久違的存在感。

特別是在查看到被自己親手復活的蘇冠、楚尊懿、白雪雪、蘇白和諸多與自己有關的人族修鍊者以及其它種族的生物之後,蘇然的臉上更是露出了一個頗為僵硬的笑容。(全書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無敵邪聖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無敵邪聖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百零八章 生命的奧義(大結局)

100%
目錄
共90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