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第六十二章

看着傲嬌的曹操,沐晨禁不住的搖了搖頭,不過就在這時候,卻也應該輪到他出場了!

「這麼說的話,曹操你是不準備幫助何進大將軍咯?」

曹操的話一說完,何進頓時失落的低下了頭,而再看曹操,她則是轉身就要走,可還不等她將身體轉過去,沐晨的一句話,卻是讓她露出了驚訝的神色。

這個時候他開口說這個,究竟是什麼意思?

「難不成沐晨你還想去幫她?」

曹操不解的看着沐晨,我不幫何進不是很合理的情況嗎?沐晨你這麼問,是不贊同我的意見?

「沒錯,我還真就想要助何進大將軍一臂之力。」

看到曹操那疑惑不解的表情,沐晨的臉上卻是展顏一笑,說出了讓曹操和何進都非常吃驚的話來。

他真的要幫何進收復洛陽?

原本被曹操如此直白的拒絕,何進的心情是極度失落的,畢竟在她的認知中,還有能力助她收復洛陽的諸侯,也就只有曹操而已了。

雖然何進也是一直都看不上曹操,很是討厭這個驕傲自大而且招搖的百合女,但卻也不得不承認她的實力。

曹操不幫她,那麼再往遠一些的諸侯就更不見得有譜,這也就表明,她再想奪回曾經的權力,是根本不可能的。

可誰承想,就在她自以為一切皆空之際,沐晨卻是異軍突起,要幫她這個忙。

即便何進看沐晨相貌不錯,頗為符合她的胃口,更是知道他貴為一州太守,肯定擁有些許的實力。但在她心中,沐晨卻是無論如何都趕不上曹操的。

但偏偏就是沐晨,在她最孤立無援的時候,對她伸以援手,讓她驚訝之中,心中又不禁的感動了起來。

這個男人好像很不一般!

「你……你真的願意助我收復洛陽?」十分不可置信的。何進死死的盯着沐晨,眼睛都有些微微發紅。

她需要知道沐晨的答案,她需要一個肯定的答案!

「這是我的榮幸,何進大將軍。」

面對何進,沐晨臉上的笑容十分坦然,雖然他與曹操同樣都是稱何進為大將軍,但作為當事人,何進卻是能夠聽出兩種截然不同的感覺。

曹操嘴裏叫着大將軍,但卻是對何進的一種嘲諷。而沐晨的稱呼,卻是讓何進聽到了一種認同的感覺。

他認同自己?他是真心實意的在叫自己為大將軍?

何進雖然不夠聰明,但卻也不傻,她知道自己之所以能夠發家,主要還是家中曾與前朝皇室有過姻親,怎麼說也是皇親國戚,才會得到前朝舊臣的支持。

可即便如此,她也同樣知道。自己其實是不太得人心的,有不少人在對待她的時候。都是陽奉陰違,表面上恭敬著,但心裏不知道怎麼詆毀她呢。

原本何進對此是不在乎的,因為她手中有錢有權又有兵,那些人即便心中不敬,但也是一群小魚小蝦米的掀不起什麼風浪。

但現在卻是一切都不同了。何進失去了一切,但卻依舊有人能夠真心實意的稱她一聲大將軍,這讓她是何等的感動!

也正因如此,她看沐晨的眼神都不一樣了。

「沐晨,你這意思是要站到我的對立面上嗎?」

曹操是個聰明的女人。她知道沐晨要這麼做,就是要跟她打擂台,她不幫何進,他卻偏偏要幫何進,這讓她情何以堪?

「非也非也,我只是想助何進大將軍一臂之力而已,曹操你想做什麼,我可不會去干涉,而且曹操你不覺得,你我二人同時進軍,相互比試一番,不也是很有趣的事情嗎?」

看曹操的表情,沐晨就知道她的心情不好,對此他也是笑着搖了搖頭,將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他知道曹操有意拿下洛陽,不過可惜的是,他的目標也同樣是洛陽,如此一來,莫不如兩人之間比試一番,看看究竟誰能先拿下那洛陽城。

如果曹操真比他快上一步,他自然是無話可說,不過他要是拿得頭籌的話,那他同樣也不會客氣。

「比試一番?聽上去的確很有趣,我可以將你的意思理解為,你我二人無論誰先拿下洛陽,那麼這司隸就歸誰所有嗎?」

沐晨這麼一說,曹操心中頓時有了幾分明了,而且很顯然的,她對沐晨的提議十分感興趣。

雖然只憑她自己的實力拿下洛陽城也不會有什麼問題,但現在添加了競賽的元素,卻是變得更加有趣了起來。

「你這麼理解也可以,怎麼樣?有興趣嗎?」

其實不用問,沐晨也知道曹操會答應,但有些話都要擺明了說出來才行,比如這份賭約。

「可以,你的條件我接受了,不過只是個區區的司隸當作彩頭,也沒什麼太大的意思,不如你我各自增加點賭注,讓這番比試變得更有趣一些如何?」

出乎意料的,曹操不僅答應了,而且還要加註,這可是沐晨沒想到的,不過在錯愣了片刻后,他的嘴角卻是微微的揚了起來。

有意思,真的有意思。

看樣子,曹操對她自己真的很有自信,不然的話,又怎麼可能說出這種話來。

不過跟我打賭,這就註定了你絕對不會贏!

「你要加什麼賭注?」沐晨這麼一說,就已經表明他贊同曹操的意見,只待再看加什麼注了。

「如果我贏了,你就把關羽送給我如何?」朝着沐晨微微一笑,曹操說出了她的條件,不過她這話一出口,沐晨的腦門上卻是浮出了無數條黑線。

「不可能!」下意識的,沐晨的拒絕就脫口而出,雖然他有信心贏過曹操,但卻也沒準備拿愛紗當賭注。

他可沒有將女人當賭注的習慣,更何況愛紗還是他的結義妹妹,身為一個妹控,這種事情簡直就是不能忍有沒有!

「怎麼?你對自己沒信心?」看沐晨不假思索的拒絕,曹操頓時故作不屑的用出了激將法,不過她此時的表情,帶着不屑的同時,她的嘴角竟然還包含着些許的笑意,只不過沒誰能看的出來而已。

「跟有沒有信心沒關係,如果真將愛紗當作賭注,那就是對她的不尊重,所以曹操你還是換個條件吧。」

沐晨搖了搖頭,原原本本的說出了自己的想法,這可是一點撒謊的意思都沒有,他是絕對不會拿愛紗當賭注的。

「你真不考慮一下?我好像還沒說過我的賭注,這把倚天劍可是天下少有的神兵利器,如果你肯賭關羽的話,我就把這倚天劍當賭注你也不肯嗎?」

激將無用,曹操又換了一種方式,抽出了一把光彩奪目的寶劍,擺明了就是要用寶劍誘沐晨上鈎。

倚天劍啊,這可是三國名劍,沐晨在聽聞倚天兩字之時,也是有了片刻的錯愣,不過隨即而來的,卻是他堅定的搖頭。

無論曹操拿什麼當彩頭,他都不會答應的。何況一把劍,又不是變不出來。

「真是無聊,算了,既然你不用關羽做賭注,我也就沒什麼興趣了,加註一事就當作沒說過吧。」激將無用,寶物誘/惑也是無用,這讓曹操頓時變得沒了興緻,就好像她真的對除了愛紗之外的一切事物都不感興趣似的。

「那就算了唄。」沐晨聳了聳肩膀,他本對此就是無所謂的,曹操既然說不賭了,那就不用加註,反正他也不虧什麼。

「無趣的男人。」

這是曹操給沐晨下的最後定義,不過對此沐晨直接裝作沒聽到。

什麼叫無趣?不把自家義妹當賭注就是無趣?如果我跟你哥哥賭一場,拿你當賭注,看你還感覺有趣不有趣!

對於曹操這種性格,沐晨只感覺十分的無語,不過對此他倒是也沒太過放在心上。

畢竟是曹操嘛。

與沐晨確定了此次的打賭之後,曹操也沒有久留,既然沐晨願意幫何進,那麼就代表幽州勢力的全線加入,雖然幽州距洛陽的距離不近,更要連續的穿行兩州,但這對沐晨來說,可不是什麼問題。

沐晨的部隊要去洛陽,只需經過麗羽的領地,而沐晨跟麗羽什麼關係?借道而已,區區小事如果麗羽不答應才叫奇怪。

而曹操現階段唯一的優勢,就是充州與洛陽的距離了,如果她以最快的速度拿下整個司隸的話,等沐晨的大軍臨至,恐怕也只會是白來一趟罷了。

在曹操眼中,這根本就是必贏的一場仗,不然的話,她又如何會跟沐晨打這個賭。

這份賭,明眼人都看的出來,沐晨十之八九是要輸的,可為什麼他還有自信與曹操打賭呢?

當然,沐晨心中是有他自己想法的。

首先,他就沒準備僅憑兵力一郡一縣的收復司隸,更沒準備大軍攻打洛陽城。

洛陽城是什麼地方?天下第一大城,天下第一堅城!而且根據何進的說法,守衛洛陽城的妖魔至少也要有十萬之眾。

他手下才多少士兵,打的起這麼艱難的攻城戰役嗎?

別逗了!

所以說,他的心中早就已經有了完善的計劃,不然又如何會這般自信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二次元之逍遙隨心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二次元之逍遙隨心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十二章

97.07%
目錄
共107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