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第七十四章

「貂蟬姑娘,請看著我的眼睛。」

心中產生想法之後,沐晨立刻捏住了貂蟬的下巴,將她的臉蛋轉向到自己面前,嘴角掛著邪異的笑容,準備開始發動能力。

「怎麼?沐晨大人又要換什麼新招式對付奴家嗎?」。

被沐晨折騰了一夜,可此時貂蟬的精神卻是依舊振奮,就見她朝著沐晨嬌笑了一聲,臉上掛著淡淡不屑的,與他的眼睛對視在了一起。

她才不會害怕與沐晨的對視,難不成看看他的眼睛,還會死人不成?

不過在下一刻,當貂蟬的眼睛與沐晨的眼神碰觸到一起的一瞬間,她卻是突然發出了一聲尖叫,那種凄厲的叫聲,就彷彿她被人給狠狠的捅了一刀似的。

不,就算是被捅一刀,貂蟬也不應該如此驚慌才是。

有些不太對勁!

了不對勁,他這次用自己的精神力量對付貂蟬,主要也是實在沒轍,拿貂蟬根本沒有辦法,才出此下策。

要知道,他現在想發動自己的力量魅惑別人,是需要一定條件才能成功的,首當其衝的第一點,就需要在被施術人的心靈防守最為薄弱的時刻使用,否則的話,根本不會產生任何效果。

那麼現在貂蟬的心靈防守薄弱嗎?她崩潰了嗎?

答案是否定的,可為什麼偏偏的,貂蟬就很害怕沐晨的眼睛呢?

接下來,只見伴隨著貂蟬的尖叫聲,她的身體竟然散發出了濃烈的黑煙,就彷彿被火點著了一般。這究竟是什麼情況?

眼見如此場景,沐晨自己也是完全的莫名其妙,自己的力量什麼時候還附帶了灼燒屬性?自己都完全不知道啊喂!

「夜沐晨!你竟然還有這一招!奴家不會放過你的!你等著!咱們還有再見面的一天!」

沒過片刻,貂蟬那帶著恨意的聲音傳入沐晨的耳中,不過這一次,原本那聲音之中所帶著濃濃魅惑全然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無比的尖銳和刺耳。

這到底是……

貂蟬身上的黑煙來的快,去的也很快,幾乎就是眨眼間的,這黑煙就消散無蹤,而貂蟬本人也彷彿失了魂似的,直接倒在了地上。

裝死?不,這是真暈了!

對於眼前的這一幕,沐晨根本就是搞不清狀況,而貂蟬昏迷。他所能做的也就只是將她丟到床上而已。

至於隨後,他腦海中思緒急轉,卻也無法理清現狀,更不明白貂蟬的話究竟是什麼意思。

什麼叫還有再見面的一天?難道你還能跑掉不成?

不對勁啊不對勁,這難不成是貂蟬所用的迷惑之計?亦或者說,還是另有蹊蹺?

無論如何都琢磨不出答案,沐晨只能等待貂蟬蘇醒,再對她進行詢問。不過讓他萬萬沒想到的是,就在貂蟬清醒過來之後。再見到他本人,卻是突然又來了一嗓子震天的尖叫。

「我說……我的耳朵都快被你震聾了,你就不能小點聲嗎?」。

對於貂蟬的這嗓子,沐晨表示自己差點失聰,這驚天地泣鬼神的一叫,真的很難想象是從貂蟬這般柔弱的身體里發出來的。

而且更加奇怪的是。沐晨又沒使用魅惑,你還叫個屁啊!

等再看貂蟬,就見她驚叫過後,立刻將整個人都縮在了棉被之中,整個人都在渾身發抖。就彷彿是看到了什麼可怕的東西一般。

昨天把她折騰的不要不要的,她臉上都是各種淡定毫不在意,可現在,她卻是猶如被小鬼子欺凌的黃花大閨女似的,這巨大的反差讓沐晨簡直無力吐槽。

「我說貂蟬姑娘,你再這樣就沒意思了吧?」

十分無奈的按了按太陽穴,他還有很多話想問這貂蟬呢,可她現在的這反應,自己還怎麼愉快的問話?

「你別過來!別過來!」

沐晨有心上前,但貂蟬的反應卻十分古怪,將自己整個人都裹進棉被不說,看到沐晨接近,就彷彿受了驚的小兔子一般,拿起身邊的枕頭就朝他砸了過去。

「你再跟我裝模作樣,小心我真對你不客氣!」

被枕頭這麼一砸,沐晨也是有些惱了,跟我面前還裝什麼啊?你身上有什麼地方我沒看到過?你還裝?信不信我真跟你不客氣?

沐晨這麼一喝,貂蟬頓時身體一震,緊接著再度將身體完全縮在了棉被之中,不說話也不敢再有任何動作。

可這在沐晨看來,卻是顯得無比詭異。

「貂蟬姑娘,無聊的把戲我已經不想再玩下去了,我現在需要知道董卓的位置,如果你還不肯如實相告,就算我顧念情分不會殺了你,董卓的手下也絕對不會放過你,而且換成她們,可就沒我這麼好說話了,所以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別讓我難做。」

現在沐晨對貂蟬是徹底無奈,朝著縮成一團的棉被嘆了口氣,他給貂蟬下了最後通牒。

如果貂蟬再不配合,那麼他就真的要考慮,是否將貂蟬交給賈詡處理了。

要知道,賈詡可是有著毒士之稱,也許她見不得男人對女人做什麼,但她一個女人對女人的話,那可不會講任何的情面。

「我……我不是她……」

過了好一會兒,就在沐晨幾乎都快不耐煩的時候,棉被之中的貂蟬才終於弱弱的做出了回應。

你不是她?這是什麼話?

「什麼你不是她?等等……你的意思是說,你不是貂蟬?」

一開始的時候,沐晨還有些沒反應過來,不過很快的,他卻是在經歷了片刻的錯愣后,一句話突然脫口而出。

因為他已然發現了,這貂蟬說話的時候,竟然沒有以奴家自稱,而是用的我,最為關鍵的是,他也沒聽到這貂蟬話語中所帶著的無盡誘/惑!

需要承認的是,這個貂蟬的聲音也很好聽,本身的音色並沒有發生任何改變,但問題是,這話音之中的魅惑感卻是全然消失無蹤。

剛才還沒有注意,現在發現問題后的沐晨,卻是越聽這個聲音越不對勁!

這肯定不是他所知道的那個貂蟬,再聯想到剛剛發生的一切,難不成貂蟬被調包了?

「你到底是誰?」

再也顧不上其他,沐晨上前一把撲到床上,絲毫沒有憐香惜玉的就掀開了貂蟬身上的棉被。

再看佳人,她還是他熟悉的那個女人,那個他從頭到腳每一寸肌膚都無比熟悉的女人,但為什麼他又是感覺那麼的不同?

「別過來!」

唯一護身的棉被被掀飛,貂蟬再度驚呼尖叫,但這一次,她卻是無法再有任何行動,因為沐晨的雙手,已經將她牢牢的控制住了。

「回答我的問題!」

「唔……你弄疼我了……」

控制住貂蟬好一會兒,也不見她有什麼反應,沐晨頓時感覺有些不爽,不過就再這時,卻見貂蟬的眼角之中飽含淚水,同時也用一種無比軟弱我見猶憐的模樣開了口。

這與她此前魅惑無雙的模樣不同,完全是另外一種風格的展現,但卻都無損她的絕美風姿。

「抱歉,我只是有些激動,那麼你現在能不能給我解釋一下,你究竟是什麼人?」

剛剛情急之下沐晨用了大力,現在弄疼了人家,頓時讓他有些尷尬,不過快速的鬆開手后,他那疑惑的目光又緊緊的盯在了貂蟬的臉上。

這個女人不是他所認識的貂蟬,那麼她又會是誰?

「我……我叫貂蟬……」

被沐晨死死盯著,貂蟬就彷彿承受了很大壓力一般,連忙低下頭不敢去看他,臉上也是浮現出了大坨大坨的紅暈。

直到過了好一會兒,她才猶猶豫豫的開口,但她的話,卻是讓沐晨差點栽倒。

你說你叫貂蟬?你這模樣雖然是貂蟬,但卻絕對不是貂蟬好吧?應該說,你只是個跟貂蟬一模一樣的貂蟬……啊呸,自己都有點說糊塗了!

「你說你是貂蟬?但我所認識的貂蟬,可是與你有著很大的不同,雖然你們的臉是一模一樣的就對了。」

整理了一下思緒,沐晨才再度開口,他現在有點弄不明白了,難不成之前的那個貂蟬還是假貂蟬不成?

亦或者說,這個貂蟬有什麼雙重人格之類的,如果是這樣才能解釋的通。

「她不是我!她是在冒充我!」

沐晨不提這事還好,一提起來,這個自稱是貂蟬的女人頓時激動了起來,就見她也顧不上害羞了,上前一把抓住了沐晨的肩膀,就彷彿要得到他的認同一般,一個勁的在不停的解釋。

冒充她?她這話什麼意思?難道此前的那個貂蟬,不是真的貂蟬?

好吧,全亂了,這真假貂蟬根本傻傻分不清楚,究竟哪個是真哪個是假,誰能給我出來解釋一下?

「停!停!你說你是貂蟬,而我知道的那個貂蟬是假冒的對吧?那你能跟我說說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嗎?那個假冒你的貂蟬,又究竟是什麼人?」

差點被這女人晃斷胳膊,沐晨簡直是徹底無奈,好不容易才將貂蟬安撫住,緊接著給出她足夠的時間,讓她好好的說明一下,這究竟是個什麼情況!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二次元之逍遙隨心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二次元之逍遙隨心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十四章

98.2%
目錄
共107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