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第八十三章

這一次來司隸,流琉也是一起隨軍而來的,至於為何她會隨軍,自然是出自田豐御姐的一番算計。

沐晨在給田豐御姐的信上曾經說過,這流琉是個當將軍的好材料,千萬不能浪費她的天賦,田豐御姐一見如此,立刻就定下了計策。

首先,她告知了流琉有關沐晨的真實身份,也說明了接下來的目的。

緊接著,她又表示大軍出征在即,流琉既為太守大人的徒弟,理當隨軍一起行動才是。

對此流琉當然是拒絕的,她只是想當一名廚師而已,跟著大軍一起上戰場算什麼事啊?跟她的本專業完全不符好吧。

但奈何田豐御姐竟說用不著她去打仗,只要幫忙做菜,當個火頭軍就可以了,這頓時讓流琉無話可說。

反正自己是做菜的,又不是打仗的,再說又是給師傅幫忙,總不好一直拒絕。

就這樣,流琉被田豐御姐忽悠上了戰船,然後就再也下不去了。

一開始的時候,流琉倒是的確成了火頭軍,每天都在為士兵們做飯做菜,為大家供給食物,但誰承想,原本安全並無問題的火頭軍,竟然意外的遭受到來自妖魔的襲擊。

作為火頭軍,戰鬥力自然是比不上尋常部隊,而且也無有將軍領導,當即就亂了陣腳。

就在這危機時刻,流琉挺身而出,展現出了非凡的怪力,擊殺了不少妖魔,最後還獲得了官職,得到了法則的承認。

這件事,就連田豐御姐都沒有想到。

原本她的想法是,先讓流琉在軍中磨練。再幫她找機會獲得官職的,但誰承想,她的一番算計全然無用,流琉的成長比她想象中來的更加快速。

但也正因如此,擁有了正式官職的流琉被田豐御姐委任為將軍,也不顧她的抗議。就給她分派任務。

軍中無戲言,流琉如果不執行命令就是違抗軍令,違抗軍令就是殺頭之罪,無奈之下的流琉只能接下任務上陣殺敵,取得了斐然的戰果。

從司隸邊境一路殺過來,流琉所獲得的功勛簡直超出想象,可見她的潛力是何等之大。

不過有潛力有能力是一回事,喜歡在戰場殺敵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對於料理。流琉自然是非常喜歡的,但上戰場嘛……

說實話,她現在還是非常抵觸的。

對此田豐御姐當時看在眼裡也記在心裡,這次來到洛陽城后,她首先就跟沐晨彙報了這一情況。

沐晨原本還想找時間跟流琉聊聊呢,沒想到她現在就跑過來了。

「師傅……我對打仗什麼的……」

原本看到師傅,流琉是十分高興的,今晚的慶功宴中。有不少料理都是出自她手,自然是希望沐晨這個師傅能夠品嘗一番。給她一些建議。

但誰承想,一見到沐晨,他就說出這麼一番話來,這頓時讓流琉的興緻大減,說起話來也是結結巴巴的了。

「我知道你喜歡料理,不過流琉你不要忘記了。現在這天下大亂,妖魔為禍世間,百姓遭受何等的苦難?在妖魔的迫害下,就算你的料理做的再好,沒了欣賞的人。結果又有什麼意義?」

沐晨知道,現在是給流琉下一記猛葯的時候,而他的這番言論一出口,就讓典韋頓時愣在了原地。

是啊,師傅說的沒錯,如果自己的料理沒人欣賞,那還有意義嗎?

「流琉你有能力,這一點是可以肯定的,只要你願意,這天下能戰勝你的強者恐怕會一隻手都能數得過來,難道你就真的甘願浪費自己的實力,只沉醉在料理的小小世界里嗎?」

「師傅我……」

一番話下來,沐晨已經說的夠透徹的了,相信流琉的心中也有了一桿秤,只不過她現在還無法理清思緒,看她這番糾結的表情,沐晨就知道了。

「好了流琉,我也不是逼你什麼,如果你真不願意,我肯定不會強迫你,師傅只能給你一個建議,今後的路要怎麼走,還得你自己選擇才行。」

流琉是欲言又止,沐晨也沒有步步緊逼,他有時間,可以讓流琉充分的考慮,再者一說,她現在也並不是很缺將領,雖然流琉是天下少有的猛將,但如果她真的志不在此,沐晨也不會步步緊逼的非要把她送到戰場上去。

只不過還是會感覺惋惜就對了。

「別那麼擔心了,就算你不走武將這條路,你依舊是我的徒弟,別太糾結,順其自然吧。」

雖然有了沐晨的安慰,但流琉的眉頭依舊緊鎖,眼見如此,沐晨只能再給她吃一顆定心丸,不想讓她承受太大的壓力。

不過就在此時,一旁的曹操卻是有些看不下去了。

沐晨和流琉的對話並沒有背著曹操,她肯定是聽的一清二楚,這個看上去文文弱弱的小女孩,其實是個非常有天賦的超強武將?而且還是沐晨的徒弟?

曹操與沐晨互為對手,自然對沐晨也是很了解的,她知道以沐晨的性格,不會隨隨便便的說大話。

如此一來的話,那這個女孩可就真是塊寶了。

「我說沐晨,你就不準備給我介紹一下嗎?」

「差點兒忘記了,這是我的徒弟典韋,以後可要請曹操你多多照顧才是。」

曹操這麼一出聲,沐晨頓時反應過來,竟然差點把這個百合女王給忽略掉,不過等他再轉回身面對曹操的時候,卻是顯得有些尷尬。

沒辦法,這流琉可算是他撬了曹操的牆腳,見到當事人他心虛啊。

「竟然是沐晨的徒弟?那我自然是要照顧的,不過話說回來,這個典韋姑娘的口音,貌似是我充州這邊的人啊,難不成典韋姑娘你是我充州人士?」

雖然早就將沐晨和流琉的對話聽入耳中,但在沐晨介紹后,曹操依舊故作驚詫之色,而且緊接著,她又將話題轉移到了流琉的口音上去。

她這耳朵倒是挺好使,一下子就聽出了流琉的口音,對此流琉也沒隱瞞,直接就表示,她本就是充州人,此前還在充州城的酒樓里工作。

聽到流琉的這番自我介紹,曹操頓時將古怪的眼神投向到沐晨的身上,同時也讓他更為尷尬。

流琉這個笨丫頭,這麼一說,不就把他的老底都露出來了么!

「好啊,我說你怎麼在我充州停留了幾天後才走的,原來是在我眼皮子底下挖人啊。」

就見此時的曹操雙手一掐腰,先是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緊接著又將臉無限的貼近沐晨,就彷彿非要沐晨解釋個清楚才肯罷休一般。

但這種時候,沐晨能說什麼?

「曹操大人這話說的嚴重了,流琉雖然是充州人士,但在遇到我家主公之前,卻也不還是默默無聞的一個小廚師么,既然如此的話,又何來挖人一說?」

作為萬花叢中一點綠,沐晨這個男人自然是備受關注的,尤其是他與曹操的交談,可是被很多人看在眼裡。

比如說田豐御姐,她一見情況不對,就立刻上來救駕,有些話沐晨不太好意思說,但她可不會有任何顧忌。

你說我們挖人?這明明是你們沒有識人之明才對吧?要不然的話,人家流琉怎麼沒被你們挖到,偏偏就被我們家主公挖到了呢?

「沐晨你手下的確是人才濟濟,我可是十分羨慕呢。」

說白了,田豐御姐這就是替沐晨出面,與曹操架上了,不過再看曹操,她的臉上卻是不見一絲的尷尬。

就彷彿什麼事都沒發生一般,她竟然就這麼生生的將話題轉移了!

其實大家心裡都清楚,如果田豐御姐沒過來幫忙,也許曹操還會借著這個理由,繼續與沐晨糾纏一番,就算得不到好處,也會讓他很麻煩。

但有了田豐御姐插手,那情況就又不一樣了,也許本來很好的氣氛,會由此一下子變得緊張起來。

不想現在與沐晨發生衝突,曹操表現的十分果斷,即便看上去是她的臉皮很厚,但也沒有任何所謂。

這……就是曹操!

不得不承認,曹操的確是個八面玲瓏的女人,在這場慶功會上,她雖算不上左右逢源,但也給一眾妹子們都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而且都是正面的。

比如愛紗,此前雖然因為曹操是個百合,而且對她還有意思這件事,搞的兩人有些疏遠,但幾乎三言兩語,曹操就能消除這些隔閡,很快就能彼此相談甚歡。

當然了,有些人,曹操是註定拉攏不了的,比如說麗羽,曹操就拿她沒一點兒辦法,畢竟是天生的死敵嘛。

不過還有一人,同樣也是曹操所無法搞定的,那就是此前曾經與曹操在戰場上相見,而且成功的阻攔了所有曹軍的無雙猛將呂布!

無口無表情,這種類型的妹子對曹操而言,實在是最為難對付,嘗試了好一陣子,她才在陳宮敵意滿滿的注視下敗退。

真的完全沒辦法。

曹操吃癟了?

看著曹操在呂布面前敗退,沐晨頓時心中感覺好笑,這個女人又碰壁了,那麼自己要不要趁著機會給她一點兒打擊呢?

這是個好想法,可以嘗試一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二次元之逍遙隨心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二次元之逍遙隨心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八十三章

99.05%
目錄
共107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