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第九十二章

玉藻前為什麼會成為遠呂智的手下,理由其實非常簡單,強者為尊敗者為寇,這個法則在所有世界都是通用的。

遠呂智比玉藻前強大,那麼她就要變成人家的手下,否則等待着她的就是一個死,沒有第二個選項。

不過玉藻前的性格是jiao傲的,她又怎麼可能心甘情願的為遠呂智賣命,自然是找個機會就想脫離遠呂智的控制。

而沐晨,就是她所發現的最好人選。

沐晨的能力非凡,與他初次見面后,玉藻前的心中就已有所感,事實上,在而後的繼續交鋒中,她也真正的意識到了這一點。

他絕對不是普通的人類!也許他也是個神明,或者是神明的後裔也說不定。

本着這個想法,玉藻前將賭注ya在了沐晨的身上,事實也證明,她壓的並沒有錯,沐晨幹掉了遠呂智的分身,徹底的摧毀了他入侵這個世界的計劃。

「如果按照你的說法,那個自爆的遠呂智只是個分身,那豈不是表明,等遠呂智恢復過來的話,他第一時間就會反過來將我幹掉,而你也逃脫不了,那為什麼你還要這麼做?」

對於玉藻前的說法,沐晨表示十分的不解,畢竟自爆的只是個分身而已,為什麼這個狐狸女卻表現的如此興奮,就好像打了一場大勝仗似的?

明明危機才剛剛開始好吧!

「沐晨大人有所不知,遠呂智大人雖然只是損失了一個分身,但那分身也是他的自身精血幻化而成,與他本體是有一定聯繫的,一旦分身死亡,遠呂智大人的身體也會受到一定影響。」面對沐晨的不解。玉藻前非常專業的做出了解釋。

「更何況,就在戰鬥的最後,遠呂智大人強行將本體的能量傳輸給分身,再加上他的身體本來就傷勢嚴重,經過這一次,天知道他需要多長時間才能恢復完畢。」

原來如此!

等玉藻前這麼一說。沐晨就徹底明白了,遠呂智的身體本來就有傷,損失分身又傷上加傷,再加上過度的傳輸能量,他現在估計也算是強弩之末,根本沒什麼太大的威脅。

不過這樣一來的話,問題也來了。

遠呂智現在是沒威脅,但不代表他永遠無法恢復過來,一旦他的本體恢復。到時候怎麼辦?

不是沐晨危言聳聽,這個時候必須要未雨綢繆才行,否則的話可是要吃大虧的。

「我還是無法理解,你就對我這麼有信心?」

看着眼前的玉藻前,沐晨很想從這絕世妖姬的眼中看到真相,他覺得玉藻前的話並非合情合理,僅憑自己所展現的實力,她怎麼可能會對自己那麼有信心?這完全解釋不通好吧。

「不是奴家對沐晨大人有信心。而是奴家對自己有信心哦。」玉藻前知道,不給沐晨一個合理的解釋。他是肯定不會罷休的,所以在片刻的嬌笑后,她才緩緩的做出了回答。

「什麼意思?」玉藻前這麼一說,沐晨頓時迷茫了。

「奴家曾經被預言過,未來奴家的夫君,將會是一名絕世無雙的王者。他擁有着無可匹敵的力量,任誰都不可能是他的對手,能夠守護奴家生生世世,而這個人,正是沐晨大人哦。」

伴隨着那魅人的笑聲。玉藻前再一次的給出了她的回答,而這個回答,可是讓沐晨無言以對。

這什麼鬼?

聽到玉藻前的話后,沐晨第一反應就是這女人是不是少女夢做多了?我還要成為一個蓋世英雄,駕着七彩祥雲去迎娶你呢,這種鬼話你也信?

可再看玉藻前那模樣,卻是絲毫沒有說笑之意,那叫一個認真,讓沐晨都不太好去吐槽。

白面金毛九尾狐的少女夢,真是醉了。

「簡直可笑!」

實在是無法吐槽,沐晨只能冷聲一哼,以示自己的不屑,同時也在暗示玉藻前,你就別做夢了。

要知道,他跟玉藻前現在別說不是情侶,就算是,他要娶的人也絕對不會是她,又怎麼可能成為她的夫君?

當然了,彼此當個炮友什麼的,倒是可以接受。

咳咳……節操又掉了,趕緊撿起來。

「沐晨大人覺得可笑嗎?奴家可是一點兒都不這麼覺得,再者一說,奴家與沐晨大人的關係,難道還不足以成為夫妻嗎?」

雖然沐晨直接做出了否定,但玉藻前卻是不以為意,相反的,她還用身體緊緊的貼著沐晨,那一雙幾乎破xiong而出的飽滿,輕輕的摩擦着他的xiong膛,簡直就是讓人慾罷不能的節奏。

「玉藻前!你我之間貌似並沒有任何關係吧!」

如果換個時間地點,也許沐晨就要把持不住了,但問題是,現在周圍可是有那麼多雙眼睛看着,可不能掉了節操。

十分義正詞嚴的,沐晨訓斥了玉藻前,同時也將她一把推開,以示自己絲毫不為所動。

區區美se就能引誘到我嗎?別太天真了!

「沐晨大人這麼說,還真是讓奴家傷心呢,難道沐晨大人忘記那一……」

「說正事!剛剛你讓我放了酒吞童子和大天狗,我還沒跟你算賬呢!」

就好似被沐晨的無情所傷一般,玉藻前的臉上竟然露出了傷心欲絕的表情,不過接下來,她卻是要當着眾目睽睽之下,就要說出那一晚上的糊塗之事。

這可是把沐晨給驚了個夠嗆。

關於那件事,知曉的除了沐晨和玉藻前之外,也就只剩下貂蟬和賈詡這兩人而已,其餘人根本毫不知情。

如果被說出來的話,他的形象可就全都毀了。

為了保護好自己的形象,沐晨立刻嚴聲制止,可不能再讓這個女人胡說八道下去!

「真是狠心的沐晨大人吶,竟然不顧奴家的一片真心。」

玉藻前是個聰明的女人,知道什麼時候應該點到為止,比如現在,她就應該順着沐晨的話轉移話題,否則的話,她在沐晨的心中絕對是要減分的。

甚至說,還會讓沐晨產生厭惡的情緒。

「遠呂智大人雖然受傷頗重,但不代表他已然放棄了這個世界,奴家、酒吞童子還有大天狗,就是他所選擇的代言人,如果奴家等三人身死,那麼遠呂智大人就會再去尋找新的代言人,代替他繼續入侵這個世界。」

「與其讓遠呂智大人尋找新的代言人,不如留下酒吞童子和大天狗的性命,對那兩人,奴家還是有一定辦法進行牽制的,也能讓這個世界免受更多危害,沐晨大人以為如何?」

先是拋給了沐晨一個怨念的眼神,隨後玉藻前詳細的解釋了她的想法,聽她這麼一說,沐晨頓時覺得頗有道理。

說的沒錯啊,與其面對新人,不如更好的控制酒吞童子和大天狗,從這一點上來說,還真應該留那兩隻妖怪的賤命。

不過沐晨心中雖然認同,不代表他就要表現出來,輕輕的那麼一哼,從外表上絕對看不出他現在的心思。

「不管怎麼說,現在天下暫且太平,雖然還會有妖魔軍隊出現,但也只是小打小鬧,請沐晨大人放心。」

沐晨的臉上沒有任何錶情,玉藻前也無法確定他現在的心中所想,雖然對自己有着絕對的信心,但在沐晨表達意見之前,她還是要小心翼翼的試探才行。

至少現在,她已經表達了自己的全部誠意,那麼沐晨究竟會如何選擇呢?

「暫且信你一回,不過玉藻前,你要給我記住,你的那點兒本事我心知肚明,別想在我面前耍花招,否則的話,我絕對會拿了你的性命!」

沐晨相信玉藻前的話了嗎?

說實話,他只是相信了一半而已,至於另一半,他還是懷揣著疑惑的,畢竟那可是九尾狐,狡猾和欺騙的代名詞,如果真的相信她,那才真叫作死。

不過就在玉藻前講述期間,沐晨已經暗中跟系統進行了溝通,經系統表示,入侵這個世界的新生魔王的確被殺死了,但卻並沒有顯示任務完成,而是發生了任務改變。

魔王成長任務之魔王降臨(修改版)

任務提示:新生魔王已死,但卻只是個分身,真正的魔王遠呂智未曾消亡,任務還將繼續下去。

任務內容:擊殺遠呂智真身。

任務獎勵:暫且未知。

友情提示:由於遠呂智的真身實力強大,此任務世界全面開放傳送功能,為了能夠更好的完成任務,建議暫時離開這個世界,等實力達到標準后,可繼續執行本次任務。

很好很強大的任務,竟然讓自己去幹掉遠呂智,這是鬧什麼鬼?

看着這個任務,沐晨就只覺得一陣深深的蛋疼,只是個分身加傳送能量,遠呂智就差點毀了洛陽城,還好他及時的召喚了眷獸甲殼的銀霧,將整個洛陽城集體霧化,才帶着大家逃過一劫。

現在倒好,直接讓他幹掉遠呂智真身,這不是強人所難嗎?

還好友情提示說了,自己可以先行離開這個世界,等以後再回來,算是有了那麼一些安慰。不過為什麼不直接解放自己的力量?搞不懂。

不過最後需要吐槽一下的是,那個修改版到底怎麼回事!感覺好坑爹啊混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二次元之逍遙隨心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二次元之逍遙隨心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十二章

99.91%
目錄
共107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