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出現

第二十一章 出現

當塔茲米在看到倉庫的情景之後,頓時震驚了。倉庫里到處都是被吊在半空中的屍體,而且那些屍體幾乎都是殘肢斷臂,沒有一個完整的,每個屍體上遍布鞭打的痕迹。

除此之外,在倉庫四周都是一個個小牢籠,裡面也關押著被折磨的不成人形的人。

總之,這個倉庫給塔茲米一種人間地獄的感覺。

「看到了嗎?這就是帝都的黑暗。」雷歐奈看著眼前的一切,面無表情的說道:「他們把鄉下人騙來家裡。用各種酷刑、虐待、折磨,直到死亡。這就是這家人的真面目。」

就在眾人將注意力放到倉庫里的時候,在一旁的艾麗婭就小心翼翼的轉身準備逃走。

「放走一隻蒼蠅也不能放走你哦!」雷歐奈一把抓住艾麗婭的腦袋,說道。

看到艾麗婭要逃走,莎悠一下衝上去抓住艾麗婭,把她舉了起來冷冷的說道:「伊耶亞斯在哪?」

被莎悠抓著,艾麗婭正不斷掙扎著,想擺脫莎悠的手。「什麼伊耶亞斯?我不知道,快放開我。」艾麗婭一邊掙扎一邊喊道。

「快說!」莎悠不但沒有放開艾麗婭,死死地抓住艾麗婭的衣領不斷搖晃著她的身體。「當初你把我和伊耶亞斯騙到你們家來,如果不是我機靈逃了出來,恐怕現在也被你抓住了吧。快說,伊耶亞斯在哪?」

就在這個時候,倉庫里傳來了一陣虛弱的聲音:「莎悠......是莎悠嗎?」

莎悠在聽到這個聲音后,先是一愣,然後一把丟下艾麗婭,朝倉庫里跑去。被丟在地上的艾麗婭,正不停的咳嗽著。

莎悠在跑進倉庫的之後,看到了面容憔悴渾身都是紅斑的伊耶亞斯,頓時大驚失色。

「伊耶亞斯!你怎麼了?」莎悠跑到了關著伊耶亞斯的囚籠旁邊。

「莎悠。你沒事就好。呵呵!沒事就好。」伊耶亞斯看到莎悠平安無事後,欣慰的說道。

「恩。我逃出去了。但是,沒能回來救你,真是對不起了。」莎悠一臉愧疚的說道。

「沒關係,你沒事就好。」

「伊耶亞斯,你怎麼了?」後面進來的塔茲米看到伊耶亞斯的樣子之後,也大驚失色的說道。

「是塔茲米啊。你也來了,是你救了莎悠的嗎?」伊耶亞斯在看到塔茲米之後,就更欣慰了。

「不是,是無垢大哥救了我的。」

「是啊.......嗚啊!」伊耶亞斯突然噴出了一口鮮血。

「伊耶亞斯你怎麼了?別嚇我啊!」莎悠在看到伊耶亞斯吐血之後,就恐慌的問道。

「是爾柏拉病啊!而且已經到晚期了。」

一個聲音突然在倉庫內響起。

眾人急忙把目光轉向發出聲音的位置。

只見一個有著一頭金髮,金色的雙眸。穿著一身黑色的衣服。

「你是誰?」雷歐奈看著突然出現的人,驚疑的問道。

「無垢大哥,你來了。」看到這個人,莎悠立馬驚喜的說道。

「是你...」赤瞳在看到這個人后,立馬愣住了,不敢置信的問道。

「好久不見!赤瞳。奈莉奈和筑紫呢?」無垢笑著對著赤瞳問好到。

來人正是無垢。

「赤瞳,你們認識?」雷歐奈疑惑的對赤瞳問道。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赤瞳沒有回答雷歐奈,而是舉著村雨對無垢問道。

「拿刀指著自己老師,這樣好嗎?赤瞳。」無垢看著拿刀指著自己的赤瞳,調笑的說道。

「老...老師!」雷歐奈大驚失色的指著無垢,不可思議的說道:「赤瞳,他...他就是你...你們的老師?」

「恩!」赤瞳重重的點了點頭,眼睛一刻都不離開無垢。

「好年輕,而且好帥。」雷歐奈看著無垢心裡想到。

「怎麼這麼慢?解決了嗎?」這時一陣腳步聲傳來和一個聲音傳來。

只見科爾奈莉奈、筑紫、希爾、瑪茵、布蘭德、拉伯克正往這邊跑來。

在幾人到了赤瞳身邊時,科爾奈莉奈和筑紫看到站在那的無垢時,全部都愣住了。

「老師?您怎麼在這裡?」奈莉奈驚疑的問道。

「當然是...」無垢還沒說完,就消失在原地,等他再出現時,手呈手刀狀。「這樣。」

「好痛!」

「好痛!」

「好痛!」

奈莉奈,筑紫,赤瞳立馬捂著腦袋蹲了下去,冒著淚花說道。

「為什麼打我們,老師?」奈莉奈捂著腦袋對無垢問道。

無垢收回手刀,淡淡的對她們三人說道:「誰叫你們不說半句就叛逃了!」

「那您是來抓我們回去的嗎?」赤瞳凝重的看著無垢問道。

「才不是!我是革命軍派來的增援人手。」無垢隨口對赤瞳她們解釋道。

「您就是新成員嗎?」筑紫驚喜的對無垢問道。

「恩!」無垢點了點頭。

「那你為什麼會在這?不直接去『夜襲』呢?」奈莉奈對無垢問道。

「都是革命軍的白痴,沒給我『夜襲』的地址。」無垢說道。

「赤瞳,去給你那些同伴解釋一下。」無垢對赤瞳說道。

「恩!」赤瞳點了點頭。

「那個女人,你要怎麼辦?」來到莎悠身邊后,無垢指著艾麗婭對莎悠說道。

「無垢大哥,我要殺了她!我要在陪陪伊耶亞斯。」莎悠惡狠狠的看著艾麗婭,對無垢說道。

「好吧。」無垢回答著,走向了艾麗婭。

到了艾麗婭身邊后,無垢一把掐住艾麗婭的喉嚨,一把將她甩到莎悠身前。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二次元之逍遙隨心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二次元之逍遙隨心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一章 出現

10.03%
目錄
共107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