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聖杯問答

第三十一章 聖杯問答

「真是好酒啊。」征服王讚歎道。

「恩。不過無垢,這種酒,你是從哪裡弄來的?」莉雅疑惑的問道。

「用東西從精靈那換來的。」無垢如實答道。

「什麼東西?」吉爾也有了興趣,問道。

「我也有興趣知道。」征服王也說道。

「當然是好東西。還有,我說,這個可是王之晚宴,什麼時候變成了關於我的晚宴了,你們這三個王該說什麼,就趕緊說啊,別一個個都問我問題啊!」

無垢終於忍不了一直被問問題的局面了,打破了寧靜。

在聽了無垢的話后,三位王也發現有些偏離主題了,然後立馬回歸了主題。

「那麼,Archer能否告訴我你為什麼想爭奪聖杯。」

吉爾並沒有當場回答,而是先喝了口無垢拿出來的百花釀。

「我不是在爭奪聖杯,而是聖杯原本就是屬於我的東西。」

吉爾說出了讓Saber跟征服王差點以為她是神經病的話語。

「世界上的財寶原本就是全部屬於我的,只不過因為時間的流逝而消失,聖杯也是我眾多財寶中的一個。」

「那麼,你知道聖杯是什麼樣子的吧?」

征服王問道。

「不,我的財寶數量已經超出了我的認知,還有我也不會去在意一個杯子,而是召喚我的人做了我的臣子,既然我的臣子想要就給他又如何。」

「不過Archer,其實有沒有聖杯對你也無所謂吧,你也不是為了實現什麼願望才去爭奪聖杯的。

「當然,但我不能放過奪走我財寶的傢伙,這是原則問題。」

「也就是說。」征服王將杯中酒一干而盡,「也就是說什麼呢?難道有什麼原因道理嗎?」

「是法則。」

吉爾立刻回答道。

「我身為王所制定的法則。」

「嗯。」

征服王似乎明白了她的話,深深地嘆了口氣。

「真是完美的王啊,能夠貫徹自己定下的法則,但是,我還是很想要聖杯啊,我的做法就是想要了就去搶,因為我伊斯坎達爾是征服王嘛。」

「未必,只要你來犯,我就能制裁,這沒有絲毫商量餘地。」

「那我們只能戰場上見了。」

吉爾一臉嚴肅地與征服王同時點了點頭。

「不過Archer啊,總之我們先喝酒吧,戰鬥放到以後再說吧。」

吉爾和征服王已讓Saber分不清是敵是友,她只得默默坐在一邊看著二人。

片刻后,Saber終於向征服王開了口,「征服王,你既然已經承認聖杯是別人的所有物,那你還要用武力去奪取它嗎?」

「嗯?當然啦,我的信念就是征服也就是奪取和侵略啊。」

Saber又接著問道,「那麼你為什麼想要得到聖杯?」

征服王居然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他呷了口酒回答道,「想要成為人類啊。」

這真是個出人意料的回答,就連韋伯喊道,「哦哦,你!難道你還想征服這個世界,哇!」

用彈指迫使Master安靜下來之後,征服王聳了聳肩。

「笨蛋,怎麼能靠這輩子征服世界?征服是自己的夢想,只能將這第一步託付聖杯實現。」

「雜種,居然為了這種無聊事向我挑戰?」

連吉爾都無奈了,但征服王更是一臉認真地說道,「我說,就算以魔力出現在現界,可我們說到底也只是Servant,原本是不存在於這個世界上的,雖然感覺有那麼點可笑,但你們真的就滿足了?」

「我不滿足,我想轉生在這個世界,以人類的姿態活下去。」

回想一下,韋伯原本認為不喜歡靈體化,堅持以實體化現身是征服王的怪癖。

確實,Servant雖然能像人一樣說話,穿著,飲食等等,但其本質也不過和幽靈差不多。

「為什麼?那麼想要**?」

「因為這是征服的基礎。」

征服王伊斯坎達爾注視著自己緊握的拳頭呢喃道。

「擁有身體,向天地進發,實行我的征服,那樣的才是我的王者之道,但現在的我沒有身體,這是不行的,沒有這個,一切也都無法開始,我並不恐懼什麼,我只是覺得我必須擁有**。」

吉爾彷彿在認真傾聽征服王的話語一般,從始至終只是默默地喝著酒。

「決定了,征服王,我會親手殺了你。」

「呵呵,現在還說這種話,你也趁早做好覺悟,不光是聖杯,我還打算把你的寶物庫洗劫一空。」

征服王粗狂地大笑起來。

「喂,我說Saber,你也說說的願望吧。」

征服王終於轉向了Saber。

「我的願望嗎?起初的時候確實是有的,但是現在已經沒有了,我已經找到了!」

Saber看向無垢,幽幽的說道。

「看著我做什麼?」無垢好奇的對莉雅問道。

「我要兌現當初的承諾。」莉雅看著無垢堅定的說道。

「承諾?」無垢疑惑了一會,對莉雅說道:「你確定?」

「恩!」莉雅點了點頭繼續說道:「現在開始,我不在是『亞瑟王』,而是名為阿爾托莉雅潘德拉貢的少女,只為你而存在。這是我們當初的約定,在我統一不列顛之後就生效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二次元之逍遙隨心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二次元之逍遙隨心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一章 聖杯問答

18.16%
目錄
共107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