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聖杯降臨

第四十三章 聖杯降臨

后跳躲開了無限之劍,Saber再次前沖試圖趁著無垢揮空的機會攻擊他。

面對危機,無垢只是輕笑了下,在Saber驚訝的眼神中以極快的速度斬向了她,「天閃!」

Saber有些狼狽的舉劍打開了無限之劍,卻被其上附帶的力量擊退了幾步。

「瞬天滅!」趁著Saber還沒穩住身形,無垢用出了難得一見的招式。

只見無垢瞬間消失,接著快速的出現在了Saber的身後,而擁有直感技能的Saber只來得及勉強舉劍格擋,全身上下便受到了多處傷害。

再次出現的無垢吸了口氣,以他現在的實力使用天滅完全沒壓力。這招是相當於要在移動的過程中使出多次揮劍的技巧,讓敵人受到多處來自前後左右各個角度的同時攻擊。

「天撩!」調整好呼吸的無垢轉身看向Saber,順勢便是一個上挑將還沒回復過來的Saber挑上了半空。

「無限連天!」連續數劍斬在了Saber身上,不過卻沒有一處傷害到鎧甲內的身體,只是靠著劍上覆蓋的力量將Saber重新打回了地面。

「天刺!」無垢帶著無限之劍以狂猛的氣勢沖向了正試圖站起的Saber,重重的插在了Saber……旁邊的地面上。

「呼……呼……呼……」Saber不斷的喘著粗氣,閉上眼睛似乎在糾結著什麼。

無垢感受到Saber已經沒有了戰意,便收起無限之劍,站在了她身邊。

「我輸了。」過了許久,Saber才睜開眼睛,有些不甘,有些高興的對著無垢說到。

「和Archer的一戰讓你實力起碼下降了一個等級啊,Saber。連【誓約勝利之劍】都解放不了了不是嗎?」無垢有些無奈的說著,這到底是誰不儘力啊。

「不,你之前也和Rider戰鬥過了。而且,就算我全勝時期也打不贏你,這個我有自知之明。」Saber搖了搖頭,站了起來。

無垢搖了搖頭,正張嘴打算說些什麼,卻突然震驚的轉頭看向了民會館的方向。和同樣一臉驚詫的Saber對視了一眼,兩人都確定了一件事。

聖杯降臨了。

衛宮切嗣為了這次聖杯戰爭準備了很多,努力了很多,也犧牲了很多。

自己的Servant,是傳說中的亞瑟王,是統一了不列顛的王者,可是卻是一名死板過頭的可憐之人。這樣的Servant和自己根本不同,雖然有著強大的實力,卻不能完全的配合自己的行動,只能交給自己的妻子帶著了。

愛麗絲菲爾,自己的妻子,雖然因為自己無能的原因而有些不喜歡,但是並不影響她是自己妻子的身份。愛麗絲菲爾作為聖杯載體的人造人,生命只有短短的一年,雖然是自己的妻子,但是為了絕對的正義,這點犧牲是必須的,這是衛宮切嗣的理智做出的判斷。不過,在聖杯戰爭開始時,突然出現的男性英靈卻給了自己驚喜。

第二名Saber,完整狀態下甚至不比亞瑟王弱,而且也沒有亞瑟王的固執,絕對是最適合自己的英靈,可惜是愛麗絲菲爾的Servant。至於那特殊的狀態……就讓愛麗絲菲爾再犧牲下好了,雖然有些不是滋味,不過這也是為了取得聖杯,得到絕對的正義,是必須的犧牲。

最後是久宇舞彌,那是被自己救下的女性,陪著自己一直走到現在。她的作用是在所有人之上的,甚至可以說愛麗絲菲爾是遠遠比不上的。讓衛宮切嗣這台機器運作得更像一台機器的輔助機器,這就是久宇舞彌。不過,就在剛剛,那個一直站在自己身後的女人也不在了。

言峰綺禮,教會的神父,也是這次聖杯戰爭中Assassin的Master。使用八極拳手持黑鍵的他不愧是曾經的「代行者」,作為以遠程狙擊為主要手段的自己在他的攻擊下有些狼狽。最後,為了給自己創造機會,久宇舞彌用生命拖住了他,讓自己得以成功擊殺了言峰綺禮。不過,久宇舞彌最終也倒在了最後的戰場上。自己再次感受到了刻骨的悲痛。

現在,衛宮切嗣,又再度是孤獨一人了。

現在,近乎犧牲了一切的衛宮切嗣終於來到了最後的場所,聖杯即將降臨的地點,冬木市的民會館。

遠遠的看了眼正在戰鬥的無垢和Saber,衛宮切嗣楞了一會,不知道想了些什麼,這才慢慢的從被毀滅的外牆處走進了民會館。

原本黯淡無光的民會館依然是漆黑一片,或者,不應該說是「依然」,因為外牆破裂,街上的火光和天空的月光都能直接照射到民會館中,但是民會館內卻還是沒有任何的光亮。

不,並非沒有光亮,而是所有的「光」都被吸收了,被流淌在民會館內的「泥」吸收了。

與其說是漆黑不如說是純粹的「黑暗」的顏色的泥不斷的從民會館深處流出,像液體一般緩緩的覆蓋了整個地面,同時也向著衛宮切嗣涌了過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二次元之逍遙隨心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二次元之逍遙隨心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三章 聖杯降臨

19.3%
目錄
共107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