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治病

第十二章 治病

然後,面向其他人。

嘴角勾起了一抹嗜血的微笑,沐晨走過去拔出了石中劍,但即使是石中劍被拔出來,光圈還是沒有散去,所有人還是無法動彈。

「你們是要殺我吧。」沐晨淡淡的說道,朝著一個暗殺者走了過去。

『噗嗤~』的一聲,一個腦袋就飛了起來。

「那麼,你們就去死吧。」沐晨嘴角勾著嗜血的弧度,對著暗殺者走了過去。

『噗嗤~噗嗤噗嗤..............』

隨著無數個腦袋飛起,除了黑髮少女和繆亞之外,幾乎所有的暗殺者都被沐晨斬首了。

「這是一個教訓,希望你們不要再做傻事,不然下次就不會這樣結束。」沐晨拿著石中劍隨手一揮,一道劍氣從劍刃上爆發而出,將森林毀了大半。

沐晨散去了重力領域,將石中劍散掉,轉身離開。留下了一臉恐懼的黑髮少女和昏迷的繆亞。

在黑髮少女和繆亞離開后。

沐晨又出現在了戰場上,看著兩人離去的方向,嘴裡淡淡的說道:「真有意思,純粹的黑暗,正好是這個世界缺少的六元素之一的黑暗。而且,那小丫頭貌似自己不知道,自己,只是一個容器。撒~越來越有意思了,讓我看看你能走多遠吧。」

沐晨之所以放過那個黑髮少女的原因就是在她身上感覺到了純粹的黑暗的氣息,所以有了一些興趣。而且聽格蕾瓦斯說過,這個世界本來有六位精靈王的,不過暗之精靈王在過去被其餘的五大精靈王給討伐了。不過暗之精靈王將自己的力量弄到了人類世界,而接受他的力量的男性則被稱之為魔王。

「不過這一代的魔王竟然是個女的。撒,讓我幫你一把吧。」

沐晨淡淡的笑到。手一翻一個漆黑的結晶就出現在沐晨的手中,隨手一拋,黑色結晶化為了一道黑芒,往黑髮少女離開的方向飛去。

而在背著繆亞的黑髮少女在毫無知覺的情況下,黑芒瞬間進入她的體內,但她卻絲毫不知。

在將結晶拋出去后,沐晨隨手將被破壞的森林給修復了,並且將所有的屍體給毀滅了。便離開了森林。

離開森林的沐晨並沒有回學院,而是到處亂走,去尋找著當初暗殺者的資料,接過查到了所謂『教導院』。

時隔一年,沐晨與格蕾瓦斯再度見面。

然而,卻物非人是——一年的時間,足夠艾雷西亞精靈學院的環境發生變化了。然而,沐晨與格蕾瓦斯兩人卻是不老之身,一直保持著年輕的模樣。

沐晨對此現象沒有絲毫想法,但格蕾瓦斯卻是極度在意。

「……原來,你真的是傳說中的神靈大人啊。」

看著少年與之前離開時完全沒有變化的容貌,格蕾瓦斯小小的吃驚了一下。

沐晨頗有些無語,眼睛死死的盯住了格蕾瓦斯。

「我是神靈這件事,我早就說過了吧……相不相信則是你的事情。」

「哎呀!我這樣利用了神靈大人,該不會犯了什麼褻瀆神靈的罪過吧!糟糕糟糕!!」

沐晨對著格蕾瓦斯翻著白眼,好像在說……你會害怕什麼褻瀆神靈么?

搖搖頭,沐晨對格蕾瓦斯伸出了手:「已經過去了1年多了,我差不多該給你解決咒裝刻印的副作用。」

格蕾瓦斯有些猶豫的撓撓頭。

「教導院的情報,光憑這個就足以回報那個所謂的恩情了;你已經不必醫治我了。」

「我可是許下承諾就一定會去完成的哦~要是連言出必行也做不到,我就不會去答應任何事情。」沐晨強行摁住格蕾瓦斯的肩膀,把她摁回了座位。「乖乖接受我的幫助就行了啦!」

「哈……!」

格蕾瓦斯沒辦法,只得任由沐晨去做。

可是,不消半刻,她又發出了嬌呼——「你、你這傢伙,在做什麼啊!」

「給你看病啊!」

沐晨說的理直氣壯。可如果有人看他的動作,就會覺得……這真是看病嗎?

哪有摸著女孩子的胸.部,理直氣壯的說是在治病的傢伙啊!!!

可沐晨真的是有理有據的在反駁:「不這樣做的話,根本無法得到詳細的信息!隨叫你把咒裝刻印裝在心臟上,還有你自己的身體狀況,自己都不清楚,還必須煩勞我來進行身體檢查。這怪我咯!」

(冷靜,冷靜。不要在意,不要在意!)

格蕾瓦斯迫使自己把注意力從胸.口移開。可是那溫暖的觸感,讓格蕾瓦斯心裡有些慌亂——那個地方,從小到大可從來都沒被男性碰過啊!

就算看上去再怎麼妖.媚,再怎麼堅強,再怎麼成.熟,她依舊不過是一個未經人事的女性。

格蕾瓦斯那跳的飛快的心臟,卻給正在仔細檢查她身體的沐晨帶來了很大的麻煩。

閉上眼睛,他仔仔細細觀察著那咒裝刻印。

在這裡,需要再詳細解釋一下:所謂咒裝刻印,是籍由人工附加在精靈使身上的精靈刻印,除了能封印精靈,還能產生強制引出契約精靈能力或附加不同屬性等各式各樣的效果。在蘭巴爾戰爭期間,咒裝刻印由於可以快速提升精靈使的能力,在各個國家被廣泛使用;不過,這往往也會給精靈使的身體帶來負擔,很多精靈使都因此喪命。在戰爭結束后,明面上已經禁止了這東西的使用。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二次元之逍遙隨心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二次元之逍遙隨心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二章 治病

53.64%
目錄
共107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