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供物

第十九章 供物

「為什麼、為什麼……!!」

淚眼朦朧的露比亞,撲在了沐晨的懷裡。

現在的他們,在所有精靈使心中的聖地——神儀院的內部。

本來這個地方,可以說是男性的禁地,就算沐晨的身份是「來自異世界的神靈大人」,也不允許他進入。不過,對於沐晨而言,世界上還沒他去不了的地方。神儀院內部?一個瞬移就夠了。

神儀院里知道沐晨存在的人,除了露比亞之外,也只有她僅為親近、可以絕對信任的幾個友人和後輩了。

在那次「德魯斯的災厄」之後,精靈王的裁決幾度席捲了大陸各地。

每次露比亞都乞求著慈悲,為了平息憤怒而祈禱著,但當那份祈禱傳達到、都已經是人們失去一切的時候。

露比亞極為自責——都是因為自己的無能,才導致人們平白無故的遭受苦難!

「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

從喉嚨中迸發的,是悲鳴般的叫喊。

每當這個時候,沐晨能做的,只有抱住她纖細的身體,輕拍她的後背,輕聲的安慰她。

待到露比亞從沐晨的xiong膛上抬起頭之後,代替淚水在眼眶裡打轉的,是火焰。

紅玉之瞳中憎惡的火炎熊熊燃燒。

「吶,沐晨,無論我做什麼,你都會支持我嗎?」

彷彿下定了什麼決心。

沐晨看到了她那堅定的眼神。他點點頭,嘴角勾起一抹完美的弧度,握住了她的手,用實際行動表明了自己的態度。

露比亞感覺心中一暖。

朱唇輕啟:「我要……直接拜見精靈王!!!」

直接拜見精靈王。對精靈姬來說,這是帶有特別意義的話。

即使是從數百名姬巫女中選出來的精靈姬,想要去直接拜見位於真祭殿的精靈王,也是絕對的禁.忌。

在整個歷史中,確實有些精靈姬直接拜見了精靈王,但她們無一例外死於非命。

也因此,為了防止失去珍貴的精靈姬,最高評議會不帶絲毫猶豫的拒絕了露比亞的要求。甚至,以不敬之罪,將露比亞關了禁閉。

等沐晨從露比亞的一個晚輩那裡得到消息之後,已經是幾天之後了——

瞬移入禁閉室,在那裡的,是失去意識的露比亞。

沐晨吃了一驚。

不過是關禁閉而已,難不成神儀院還會對精靈姬處以體罰嗎?!

連忙趕到露比亞的身邊,將她扶起,用神力仔仔細細的檢查了一下露比亞的身體狀況。得到的結果讓他鬆了一口氣——原來不過是太過疲倦,累倒了。

在用治療魔法為她緩解疲勞的時候,另一個疑問又在沐晨的心裡升起:露比亞是被禁閉在這裡的,為什麼會累倒呢?!

一切,只能等露比亞醒來之後再問她了。

那是在艾爾斯坦因家的大宅里。

在那裡歡快的玩耍的,是自己的妹妹——克蕾爾艾爾斯坦因。

看到妹妹那天使般的笑顏,露比亞感覺自己的身心都被凈化了一般。自己沒有被家傳的精靈選中?自己的資質比不上妹妹?妹妹是艾爾斯坦因的火焰的真正傳承人?這些算得了什麼!自己的妹妹,可是值得自己守護一生的珍寶啊!

可是驀地,時間停止了流動。

世界,被定格在了自己的妹妹露出笑容的那一剎那。

看似是一個好的消息……但,自己的妹妹卻變成了黑白色。那是,宛如遺照的顏色。

然後,鮮紅的、旺盛的、地獄般的火焰,從克蕾爾的腳下燃起,將克蕾爾的身體吞噬。

雖然由於時間靜止了,克蕾爾應該感受不到任何的痛苦。可,露比亞的耳畔,卻一直迴響著妹妹的呻.吟聲。

看著那笑容在火焰中逐漸消逝,露比亞感覺自己的心彷彿被烈火烤舐著——

「克蕾爾——!!!」

「克蕾爾——!!!」

露比亞猛地張開雙眸,從地上彈起來。

自己不是在艾爾斯坦因的大宅,而是在神儀院。映入眼睛的,依舊是神儀院那冰冷的、不帶絲毫人情味的建築。

(太好了,是夢啊……)

她覺得肩膀一輕。白色的大衣,從她的身上滑落。她認得,這是那個人的衣服。

回過頭——果然,沐晨正關切的望著自己。

「克蕾爾怎麼了?!」

是聽到自己的夢話了嗎?

眼前這個人,是自己唯一能拜託的人了——

她心裡一酸。

「精靈王、精靈王因為我被幽禁,更加不滿了。然後、然後……他向我索要了一樣『供物』……」

「供物……」沐晨的表情凍住了。「莫非、莫非就是……!!」

螓首輕點。

「嗯……『艾爾斯坦因的真火』,就是克蕾爾,我的妹妹克蕾爾!!」

「……」

沐晨從書中獲得的知識里得知,索要活人來當祭品的精靈確實為數不少。這是事實。而且一些神也是如此。

不過,那些用恐怖來支配人民的精靈,都陸陸續續被歷代的人類英雄們打倒。

如果是邪惡的土地精靈就算了,貴為元素精靈界的支配者的精靈王居然會要求這樣的供物,實在讓人難以想象。

他注意到了露比亞眼睛里的紅絲。想來,是日日夜夜的奉納神樂、獻上祈禱累積的疲憊。

突然,露比亞拉了拉他的衣襟。

「拜託了、拜託了……救救我的妹妹!」

祈求的目光,盯著他。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二次元之逍遙隨心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二次元之逍遙隨心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九章 供物

54.3%
目錄
共107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