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憤怒

第二十三章 憤怒

「綜上,發生的事情就是這樣子了。」

瞬移。靠這個能力,沐晨成功的來到目的地。現在的他,正處在格蕾瓦斯的家中。

不得不說,奧爾德西亞帝國的行政效率真是太低下了。從神儀院得到消息,到把消息通知給帝國,再到帝國下達對艾爾斯坦因公爵的處置。這期間,時間充裕到足夠沐晨把整個艾爾斯坦因家搬空了。

坐在他對面的格蕾瓦斯一臉難色。

「就算你說『綜上』……我也不知道發生了些什麼啊。請用三行文字給我敘述清楚。」

沐晨把杯子放在了桌子上:

「我和露比亞在真祭殿裏看到了很不好的東西。」

「露比亞叛逃了,可能會牽連到自己的家人。」

「克蕾爾已經到入學的年齡,希望你能庇護一下她。」

「茶水很不錯。」

「……你丫最後一句是故意的吧!」格蕾瓦斯的額頭擠出了一個井號。不過,從這三句話里,她也大概了解到了事情的全貌。「背叛精靈王,這可是大罪啊……」

她沒有問原因。她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和作為魔女的直覺——露比亞和沐晨,行事必有深意。

「我知道。」沐晨直視格蕾瓦斯。「所以,我不強求你能保護艾爾斯坦因公爵一家,只要能讓克蕾爾平安就行……不然,我就沒有臉面再見露比亞了!」

「至於接下來,克蕾爾是想要作為一個精靈使,忍辱負重的去尋求真相呢,還是放棄過去,隱姓埋名的過上新的生活呢,這一切都要看她本人的選擇了。」說道這裏,沐晨灑脫的一笑。「雖然,我堅信以那個孩子的秉性,絕對會走上尋找姐姐的這條路上的……咦,怎麼了?」

話沒說完,沐晨發現格蕾瓦斯正在以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看來你們的確在真祭殿裏遇見了些什麼啊。」格蕾瓦斯聳聳肩,那一對兇器隨着她的肩膀跳動着。「以前的你,估計會用『克蕾爾之後的選擇與我無關』這種類型的話,一語帶過的吧?」

「因為我對那孩子的未來有些興趣。還有,現在的我太無聊了,想找點事情做做,只要能解悶就行。」沐晨無謂的聳了聳肩道。

「還真是像你的風格啊!」格蕾瓦斯笑道。

「是嗎?那你幫不幫?」暗問道。

格蕾瓦斯不可置否的「嗯哼~」一聲,站了起來。

「不過,作為我幫了你的補償,你也得幫我一個忙哦~!」

「什麼忙?」

「這個嘛……」格蕾瓦斯神秘的一笑,將食指豎在了自己的魅.惑力十足的唇前。「秘——密——!」

說罷,她就背對着沐晨揮起了手。「你的空間移動是可以帶人的吧?快點把我送到帝都去!」

「哦,來了~」

「騙人……我才不會相信……」在門前死命哭泣的,是年幼的克蕾爾。「姐姐、才不會做那樣的事……!」

建在平緩丘陵上的巨大城堡門前,停着數輛馬車。

在哭喊著的克蕾爾面前,帝國的士兵們正要帶走她的雙親。

艾爾斯坦因公爵夫婦,在帝都經過名義上的審判后,被關進了以收容政治犯而聞名的巴爾薩斯監獄。

「……父親……嗚咕、母親……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連衣裙的裙擺都被捏的滿是褶皺,克蕾爾大聲地哭泣。

可是,沒有任何人會來幫助她。原本是那麼溫柔的家臣們,現在都向她投來了冰冷的視線。

他們的視線里並沒有同情和悲哀,而是充滿了憎恨與輕蔑。領土統統被沒收,爵位亦被剝奪的艾爾斯坦因家的女兒,沒有任何的價值。

「——站起來、叛逆者的妹妹」

一名擺着架子的高官,粗暴地拉住幼小的克蕾爾的手。

「將和你簽訂契約的艾爾斯坦因家的精靈,交還給王家!」

「……誒?」

「將你的精靈返還給王家。好了,快點站起來!」

「……不,不要!」

克蕾爾懇求般地搖著頭。

「『斯卡雷特』是我重要的朋友」

「閉嘴!給帝國抹黑的叛逆者的妹妹!」

高官毫不客氣地打了克蕾爾的臉頰。

「……!」

「要耽擱我的工夫是吧?」

「好、好痛……呀啊啊啊……!」

被強硬地擰着手,克蕾爾發出了悲鳴。

「嘛、等下。和小孩子動真格實在是太不像話了——」

——突然,高官的身影從克蕾爾的身前消失了。

說的更準確一點,是被吹飛了。

那肥胖的身體,卻比浮萍還要孱弱地、在一陣「微風」(旁人眼中)過後就被吹飛,狠狠的撞在艾爾斯坦因家的大門上。

濃郁到肉眼可見的黑氣,暴虐的氣息,伴隨着沐晨的身姿,逐漸的出現在眾人的視線里。

「沐、……嗚嗚……沐晨哥哥……」

在露比亞身邊待了許久的額外好處,就是沐晨和艾爾斯坦因家的諸位的關係好了很多。見到暗,克蕾爾只感覺找到了主心骨一般,哭喊著就撲在了沐晨的身上。

沐晨壓下怒氣,勉強不讓自己的表情看上去那麼猙獰。低下身子,用雙手捧住克蕾爾那被淚水弄的一塌糊塗的臉頰,極盡溫柔的安慰道:「乖~別哭了~哭了就不好看了~!你可是那個露比亞的妹妹哦!」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二次元之逍遙隨心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二次元之逍遙隨心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三章 憤怒

54.68%
目錄
共107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