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第六十八章

在沐晨與蕾斯提亞兩人的注視下,光之槍撞擊在真祭殿的牆壁上。

一聲清脆的碎裂聲響起——

光之槍,化成點點碎片,消弭於空氣中。

「怎麼會——」

失敗了嗎?蕾斯提亞帶著不可思議的恍惚表情,近乎絕望的目光投在了沐晨的身上。

沐晨自信滿滿——

「沒有哦~怎麼會失敗!」

彷彿捲起了無形的旋風般,本來把正片天花板遮住的、無比濃密的黑色瘴氣,於一瞬間散開,又露出了那暗灰色的天花板。

但,瘴氣隨即又涌了上來。可能是被沐晨的那一擊所重創了吧,補充的速度很慢、很慢。

「——而且,是大成功喲~」

在突破了那個瘴氣之後,阻撓神子與艾斯特獲救的東西,已經不存在了——

沐晨望向了貫穿真實之劍。

(抱歉了,艾斯特。如果以後有機會的話,我再當面向你道歉吧。)

「蕾斯提亞,可以開始行動了。」

「好的。」

「抱歉啊,讓你充當了壞人的角色。」

「沒關係喲——我們,是共犯。對吧?」

沐晨苦笑一聲。

「沒錯喲,我們,是共犯啊……」

隨即神色一正,他對蕾斯提亞囑託道:「……記得,順帶把神子的記憶暫時封印住。絕對、絕對不能讓她再踏上這條道路。」

「……好的…我知道了。」

蕾斯提亞的回答也充滿了苦澀。

在一天內失去自己和沐晨,連記憶也被封印的神子,會變成什麼樣子?她已經不敢想象這件事了。她害怕她沒有勇氣去看到那樣的神子,從而留手。

早已準備好的魔術方陣,瞬間出現在神子身前。

一碰到魔術方陣,神子的手腕隨即化為光之粒子消失了。

這是……轉移魔術?

神子大驚失色。

這是暗屬性所特有的精靈魔術。

「不要,蕾斯蒂亞!我、我要一直和蕾斯蒂亞和沐晨在一起——」

「對不起……神子……」

「蕾斯提亞……!」

神子全身被轉移魔術發出的光輝所包裹,漸漸消失。

對著這樣的神子,蕾斯提亞說出了最後的託付:

——神子,有朝一日我變得不再是我的話……

——你就殺了我。

「蕾斯提亞啊啊啊啊啊啊啊——!」

神子最後的呼喊聲,回蕩在這個陰森冷寂的宮殿里。

神子這邊處理完了之後,是艾斯特。魔術方陣,逐漸靠向失去了握劍之人,「哐當」一聲掉在地板上的聖劍。

聖劍,逐漸消失在了魔方陣里……

「不要!」

不甘的聲音,響徹真祭殿。

爆裂開來的白銀之光輝,掙脫了魔方陣的束縛,同時還順帶把周圍的異界黑暗瞬間掃清。

變為人型的艾斯特,朝著沐晨所在的位置撲來——淚水,撲簌撲簌的從美麗的紫色眸子里流出。

但,被消滅的部.分,比起整個真祭殿里的數量,無異於滄海一粟,九牛一毛。依舊有無數粘.稠的渾濁之物,擋在了她面前。

「站住,艾斯特!不要過來!」

「咿呀噠……!我要和沐晨在一起……絕對不要和沐晨分開!」

不顧沐晨的阻攔,不顧黑泥的侵擾,一路磕磕碰碰的,眼中只有那一個人——

「余以汝之主人的身份命令汝——不要過來!」

「我才不要。我只要和沐晨在一起,其他什麼都不管!」

喃喃呼喚著沐晨的名字。咸澀的淚水流入zui里,鼻子因悲傷而阻塞,呼喊聲也變得嗚咽不清了。

像是希臘神話中的伊卡洛斯,對著憧憬的太陽——沐晨——伸出了雙手。

(……對不起,艾斯特。)

沐晨也鼻子一酸。眼淚,抑制不住的從眼眶奔出——

但也堅定的舉起了右手。

艾斯特心頭一喜,以為沐晨是要拉住自己的手。

兩人的手遙遙相對——

明明只有十來米的距離,卻宛若天塹。

沐晨悲傷的笑臉,進入艾斯特的眼睛。

一直糾結著艾斯特的、不妙的預感,越來越旺盛。

沐晨心中一狠——

血光旺盛——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艾斯特的身體陡然僵住。小小的身體,慢慢地、慢慢地、慢慢地……倒在地上。

然後,變成了,一點光芒也沒有的、像鏽蝕的金屬製成般的、白色的劍。

「去——!」

沐晨輕叱。

金色的絲線狀物質相互纏繞著飛向白劍,還邊在空中打著旋,飛入了白劍里。

毫無生機的劍,開始變得有生命——

「刷!!!」

——劍化作一道長虹,衝破了黑霧,衝破了天花板,飛向了遙遠的彼方。

那是……艾雷西亞精靈學院的方向。

「……解決了?」

蕾斯提亞把一切都看在眼裡。

——從沐晨把自己的右臂砍斷,硬生生地截斷了他好不容易得來的和艾斯特之間的契約,到他把自己的手臂分解為神威、供艾斯特脫離了這個地獄,全部都看到了。

她撕下自己的一段連衣裙,替沐晨包紮。

「……蕾斯提亞,胖次……看到了哦?」

「呵呵……我們馬上就要迎來末日了,還有閑工夫在意這個嗎?」

蕾斯提亞認真的為沐晨止住了血。然後,依偎在沐晨懷裡,閉上了眼睛。

——反正自己的牽挂已經解決了,終焉也要降臨了,那麼……接下來只要順從本心就可以了吧?

可沐晨卻帶著她,飛到了空中——雖然依舊被黑暗的牢籠禁錮著。

她睜開美目,疑惑的望向沐晨。

「我可沒想就這麼放棄喲!」

戰意,在沐晨的眼睛里燃燒著。那份在沐晨身上極為罕見的豪氣,讓蕾斯提亞臉紅心跳起來。

「——來自異世界的神靈最強的一擊。接下來給我看看吧,污穢之暗喲!!!」

把整個聖城蓋住的魔法陣,出現在了天空中。

沒有離開的精靈使們,侍奉精靈王的姬巫女們,看著這異變,都渾身戰慄。

——竟然,有人在挑戰精靈王的威嚴嗎?

——為什麼,精靈王們沒有做出反應呢!

感受著從魔法陣上傳來的力量波動,有人這麼想著。某些忠心耿耿的姬巫女,立即雙膝下跪,向精靈王們祈禱著。

……只是,精靈王們沒有做出絲毫的回應。

這是當然的。精靈王們,現在還被異界的黑暗限制著呢。

現在把視線轉移到真祭殿里——

沐晨的手中,空間……壓縮了。

這個空間中殘留的力量——無論是異界的黑暗的力量,還是神子、蕾斯提亞、艾斯特的神威,亦或是沐晨的神力,統統被沐晨擠壓在了一起。

空氣也好,光也好,全都扭曲起來。

全都聚集在沐晨身前,變成了一個不定型的物體。

沐晨就那樣把這個既像是槍,又像是劍的「物體」握在手中。

異界的黑暗本能的感覺到了,名為「恐懼」的情感。黑暗的海面,向著兩邊翻著浪潮。

「——彙集我我目前全部力量的一發『天擊』。接招吧!!」

吞沒世界之光,把擋路的全部黑暗都化作虛無。

海面分開——並不是黑暗避開了,而是光把攔路的黑暗全都消滅了。以至於中央的黑暗消失,兩側的黑暗凸顯出來。

但,黑暗的力量終究太多了。

光之衝擊,不過是深入敵陣的孤軍,被兩翼的敵軍包夾之後,就很難擴大戰果。可它依舊不願投降,在敵陣里衝撞。

一點點的被削弱,但敵人始終不見有被減少。

——黑色的巨獸,張開了獠牙,把那最後的光芒吞入。

在光芒消失后,蓋住天幕的魔法陣,融解在空氣中。

——隨後,一切都平靜下來了。

「失敗了?」蕾斯蒂亞看著沐晨那強大的一擊被抵消掉,不可思議的說道。

「不。我的目的達到了。」沐晨抬起頭,看著真祭殿的天花板。

蕾斯蒂亞隨著沐晨的目光向上看,發現籠罩在真祭殿上的黑暗消失了,空間屏障也一併破碎了。

她突然有了不好的預感,還沒來得及開口,突然暈了過去。

沐晨抱著昏過去的蕾斯蒂亞,輕撫著她的臉說道:「抱歉了,接下來的事可不能讓你一起面對。記得離開後去找一個叫紅蓮卿的,也就是露比亞,跟隨在她身邊幫她,我會回去找你們的。」

沐晨不怕蕾斯蒂亞聽不到他的話,因為他是直接對蕾斯蒂亞的潛意識說的,銘刻在記憶之中的話。

隨後,蕾斯蒂亞的身影消失在沐晨的懷裡,也消失在真祭殿之中。

*

一天過後,精靈劍舞祭異變的消息,傳遍各個國家。

同時,蓮阿修貝爾在向精靈王許願后就消失了——這個消息也傳遞開來。至於與她爭奪冠軍寶座的人……有誰會去關心失敗者呢?

雖然事後四大精靈姬對此做出解釋,但在有心人眼裡,這一切都會變得與眾不同——

例如,從睡眠中醒來,但聽到這個消息後身邊又立即暈倒的、陪著某妖精族少女的前任精靈姬;又例如,遠在艾雷西亞精靈學院,親眼看到聖劍回歸精靈之森里的某魔女。

「騙子。」一位在精靈學院待了半個月,依舊沒見到等待之人的黑髮少女,幽怨的說了句。

而在這個騷動也平息后,從火之精靈王領地的精靈之森里走出來了,一位容貌艷.麗、衣衫整齊,可眼睛里沒有絲毫生氣的,黑髮少女。

失魂落魄的樣子,沒有人會把她與那個意氣風發地、獲得劍舞祭勝利的蓮阿修貝爾聯繫在一起。

而從這天開始,有關沐晨的消息,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二次元之逍遙隨心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二次元之逍遙隨心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十八章

58.94%
目錄
共107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