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應聘

第十四章應聘

「那麼主公,屬下的月俸是為多少?不知道主公是否能預支屬下一月的俸祿呢?」

「這……軍需官的月俸暫定為十兩紋銀,那個……魏姑娘有什麼難處嗎?如果你很需要錢的話,我可以多預支你一些。」

沐晨就沒見到過,才剛剛應聘成功,還沒等上崗就業呢,就先要預支薪水的員工!

不過看魏攸那模樣,好像是有什麼難言之隱,既然成為了他的手下,現在又叫了自己為主公,如果魏攸真有什麼難處,他也不可能坐視不理。

從剛剛魏攸的表現來看,她的確是有些才華,而且為人也十分的謹慎,按照常理來說,她不應該來投奔自己這麼一個才剛剛興起,手下只有五十名士兵的小股勢力才對。

正是考慮到了這些,沐晨才對魏攸更加感興趣,嗯,絕對不是因為這妹子相貌不錯,才特意關心的。

絕對不是!

「十兩紋銀嗎?這已經足夠了。」

很明顯,對於沐晨的一番好意,魏攸並沒有太過領情,更沒有趁機多要錢,只是淡淡的表示,自己只要一月的薪水即可。

多給錢都不要,這種人還真是有夠少見的。

「好,那就十兩紋銀。」

既然人家不要,沐晨也不好多說,取過十兩銀子送與魏攸之手,隨後魏攸告退。

就算是應聘成功,魏攸也不是立刻就走馬上任,明天能來上班就不錯了,而且很明顯她是有急事很需要錢,沐晨當然不會挽留。

不過就在魏攸即將離開之際,她卻是轉回身來。眼中有些詫異的看了看沐晨。

「主公就不怕屬下拿了錢財,一去不復返嗎?」

貌似在魏攸眼裡,沐晨也成了怪人,她拿了沐晨的十兩銀子,既未寫下字據,又沒有旁人監視。沐晨竟然就讓她這麼離開,也未免太放心了吧?

「魏姑娘此番舉動明顯是有難言之隱,如果這十兩銀子能夠幫到姑娘,在下就算被騙到了,又有何妨呢?」

沐晨朝著魏攸微微一笑,作為主公,他當然要在屬下面前展現自己的大度,這就叫有容人之量,在這個世界。人們可是相當的看重這一點的。

「請主公放心,屬下既認主公,日後當為主公效命。」果然,沐晨的回答讓魏攸有些驚訝,但眼中透出的,更多的是一種認可。

朝著沐晨拱手鞠躬,隨即頭也不回的離開。

唉,這年頭想要招攬個手下都這麼麻煩自己這個主公,可是不好當啊。

看著魏攸離去的身影。沐晨禁不住的搖了搖頭,他非常相信,這個魏攸妹子是個聰明人,肯定不可能讓自己失望。

只不過只有魏攸妹子一人,他的野心可不僅限於此,天下這麼大。那麼多的文臣武將等著自己去收服,前往之路可是變得愈發的艱難了。

果然,第二天一早,魏攸如約而至,並沒有真的拿了沐晨的錢財就放了他的鴿子。而是專心的抓起了這五十人部隊的後勤,吃喝住宿什麼的,都被她一手包辦了。

白狼寨還在建設當中,暫時還沒辦法回去,所以沐晨朝公孫瓚方面暫且借了訓練場地,讓趙云為主,愛紗在一旁學習,開始對士兵們進行最基本的操練。

有了可靠的後勤保障,士兵們的訓練也是加倍的努力起來,畢竟沐晨從來都不吝惜錢財,不僅每個士兵都有足夠可觀的軍餉發放,每日三餐都必有肉食。

在這個世界中,像這樣的部隊條件可是非常少見的,也就是沐晨這邊人還不多,才能夠這般的訓練。

當然了,之所以這麼做,沐晨心中也是有所考慮,經過這段時間的觀察,這五十人的忠誠還是能夠保證的,其中並未有什麼奸詐之人,讓他十分的放心。

那麼未來再徵兵的話,這五十人可就變成了老兵,到時候也將會是基層部隊的主幹人員。

沐晨想的可是非常長遠,這前期的準備就像是打地基,一定要牢牢的打好,建造起來的大樓才會更加的堅挺,一日之計在於晨,現在可是非常關鍵的時刻。

按理來說,這一切都在很正常的進行當中,應該是不會出什麼問題的,不過讓沐晨比較意外的是,魏攸妹子這邊,突然出了一些狀況。

至此,魏攸妹子上任已經有了三天時間,在這三天時間裡,她也算得上是兢兢業業的在為李亞林工作,十分認真且盡責。

不過今天,她卻是紅著臉找到沐晨,求他再預支一個月的俸祿,這究竟是什麼情況?

「魏姑娘,如果你有什麼困難,不妨直接對我說吧,我怎麼說也是你的主公對吧?」

十兩銀子對沐晨來說,根本就不算錢,不過對普通尋常的百姓們來說,十兩白銀也許足夠他們一家人一整年的開銷也說不定。

現在僅僅是三天時間,魏攸就花掉了預支給她的俸祿,這花錢的速度也未免太快了吧?

而且再看魏攸的臉色,表情尷尬,不太敢去正視沐晨,擺明著是不好意思,但卻又不得不如此,究竟是什麼事把她逼成這樣呢?沐晨覺得自己應該聽聽原因才行。

「這……屬下有一友人,現如今身患重病卧床不起,需要購置昂貴的藥物治療,屬下這才……」

知道自己不把這事說明白是不行的,魏攸雖然還是有些猶豫,但終究還是開了口,畢竟這又不是什麼需要遮遮掩掩之事。

聽魏攸這麼一說,沐晨頓時明白了,敢情這妹子是為了幫朋友治病,才會來投自己這個無名小卒的,之前還覺得奇怪,現在一看的話,倒是合情合理。

「走吧魏姑娘,帶我去見見你的友人,如果你所言不虛,你朋友的病就包在我身上了。」當下,沐晨做出決定,既然這魏攸妹子一心為了朋友,自己當然要成全她的心意才行。

之所以這麼說,倒不是沐晨不信任魏攸,只不過要見魏攸的朋友,他當然要找個合適的借口才行。

「是,主公請隨屬下來。」

對於沐晨的說法,魏攸當然不會有任何異議,畢竟自己只是上嘴皮一搭下嘴皮,怎麼說都是自己的事,不讓人家看看實際的如何是好?

在魏攸的帶領下,沐晨來到了自己軍需官的家中,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這老舊危房竟然還能住人,魏攸妹子你到底是多大的膽子啊?

可就是這破舊房中的床榻上,竟然還躺著一個年紀大概在三十歲上下,看上去頗有風韻的貌美女子,不過此時這女人臉色蒼白,一看就知道是得了重病。

「這就是魏姑娘的朋友嗎?」

「是的主公,此人名為田豐,字元皓,與屬下亦師亦友,奈何如今身染重病,實在是……」

「什麼?你說她是田豐田元皓?」

魏攸才剛剛介紹了一下床榻上的女子,卻是突然引來了沐晨的一聲驚呼,雖然魏攸在三國中是個無名小卒,但這田豐田元皓,卻是就不得不說上一說了。

在三國演義中,田豐是為一門三公袁本初門下的謀士,當初官渡之戰,若非袁紹不聽田豐的勸阻,也不至於最終大敗於曹操手下。

只可惜,他最終為袁紹殺害,而未能在這三國的廣闊舞台上真正意義上的一展身手。

換到這個世界,田豐卻變成了一個重病在床的美貌御姐,這實在是讓人不得不感嘆一下,這個世界的美女果然很多。

咳咳……我什麼都沒說!

「主公認識蘭蝶?」

也許是沐晨的表現太過激動,魏攸頓時朝他露出了疑惑的目光,而她的這句話,也表明了她與田豐的關係的確很好,可以直呼真名。

同時,沐晨也知曉了田豐的真名,原來是叫蘭蝶。

「鉅鹿田元皓,我還是有所耳聞的,只是沒想到她竟然會在這裡,而且還身患如此重病。」沐晨點了點頭,不管田豐在這個世界是否出名,但她的出身應該是沒變的。

「蘭蝶此次前來是為與我敘舊,誰承想竟遇如此重病,屬下現在只求主公可能夠幫助屬下救回蘭蝶,今後屬下甘願為主公效犬馬之勞!」

這個魏攸姑娘,看來還真是個重情義的人,為了她的友人,她現在甚至半跪在了沐晨面前,拱手朝著他效忠。

「魏姑娘你這說的是什麼話?你現在是我的屬下,身為主公,我當然要儘力幫助你才是。」

沐晨見狀,連忙上前扶起了魏攸,同時也在心中暗喜。

因為這件事,自己估計是徹底讓魏攸收心,同時也見到了一個三國中極為有名的謀士,這還真是可喜可賀。

田豐田元皓,蘭蝶是吧?這次你撞到本大人的手裡,還可能跑的了?

沐晨有心將田豐收至帳下,那麼理所當然的,他要對這個田豐御姐的身體負責起來才行。

話說這話說的怎麼怪怪的?

好吧,廢話不多說,其實像田豐這樣的病患,根本無需去找什麼大夫,沐晨本身,就是一個最好的醫生。

雖然他並不知曉病理,但他卻能夠使用治療魔法,即使魔法無效,他還可以變出萬能葯來,一粒下去什麼問題都沒有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二次元之逍遙隨心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二次元之逍遙隨心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四章應聘

60.26%
目錄
共107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