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原因

第五十五章原因

「這是為何……」

長尾景虎此時的心情是極為失落的,不僅是她,圍繞在她身邊的上杉四天王,彼此的眼中也都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對方明明知道自己等人的家鄉位置,但卻又無法送自己等人回去,這究竟是故意如此,還是真做不到?

無論是哪一個原因,她們都無法接受這個答案。

「我想長尾殿下你還不太了解現在的情況,你可知這裏究竟是何處?」眾人的表情,都被沐晨看在眼中,對此他先是微微一笑,隨後才繼續開口。

他知道事實會讓長尾景虎一行人無法接受,但奈何真相還是要讓她們知道的,不然的話,她們還會一直想着回家,可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還請大人為我等解惑。」

聽沐晨這意思,其中好像還有些因由,長尾景虎連忙收拾了一下複雜的心情,隨即開口詢問。

為何做不到,她需要一個理由,如果真有原因,她也希望能夠找到克服的方法。

「長尾殿下你還不知道這裏究竟是何處對吧?」

「我聽聞這裏名為并州城,但具體的就……」

長尾景虎並不通曉漢語,就連這裏名叫并州城,還是千惠子和柿崎景家此前告訴她的,而且她對天朝又不熟悉,哪裏知道并州是個什麼地方。

所以沐晨這麼一說,她的臉上頓時露出了尷尬的神色。

「那我就介紹一下吧,這并州城坐落并州境內,而現在并州的太守,名為袁紹字本初。」

「袁紹?這……」

說到日本人對三國的喜愛,貌似是絲毫不遜於天朝的。雖然不知道長尾景虎有沒有看過三國,但沐晨現在能做的,就是一點一點的進行試探。

而試探的結果也很明顯,在聽到袁紹袁本初后,長尾景虎的臉色就是一變。

袁紹,這不是三國時期裏面的人物嗎?是同名同姓?亦或者是……

如果是后一種可能。長尾景虎已然不敢再去想像。

「看來長尾殿下是聽過袁紹的名字,那麼接下來我也就直說了,你們應該是被妖魔們施展了法術,從你們原本的時代,穿越了時空,來到了天朝的三國時期,這樣你們就能理解,我為什麼無法把你們送回家了吧?」

既然長尾景虎知道三國,沐晨自然就不用再浪費嘴皮子去解釋。直接將前因後果都說明白,至於人家究竟能不能接受,那可就不關他的事了。

「這怎麼可能!」

沐晨這番話一說完,別說長尾景虎了,她身後的四天王有一個算一個的,都是無法承受這個真相。

如果還在同一個時間段,那麼無論相距多遠,她們都有再回家的一天。可到了這三國時期,她們又如何橫跨千年的時間。回到她們的家中呢?

「如果長尾殿下不相信,你大可以多學習漢話,再用你的眼睛去看,耳朵去聽,看我究竟是否所言非虛。而且有一點我需要提醒長尾殿下以及各位,請你們最好不要透露自己的真正來歷。也不要去干涉這個世界的任何走向,即便你們發現這裏的世界與你們所了解的三國大為不同,也請不要多嘴,否則我會非常難辦,諸位明白嗎?」

沐晨不知道長尾景虎她們所知曉的三國。與這個世界有什麼不同,但有一點他卻是明白。

既然長尾景虎她們走不了,那麼只要留下,她們就勢必需要更多的溝通,學習漢語也是不可避免,即便自己現在什麼都不說,以後她們也會有所發現,那麼莫不如自己事先提醒好她們,省的她們自作聰明,讓沐晨難做。

而在這一刻,沐晨微微眯起雙眼,身上也是冒出了一股凜人的殺氣,即便長尾景虎從小就縱橫戰場,卻依舊無法抵擋這股殺氣,差一點就腳軟坐到地上。

這是人所能發出的殺氣嗎?他真的是人嗎?

「我明白了……不過,我心中依舊有一個疑惑,不知道大人是否能為我解疑。」過了好一陣子,長尾景虎才深吸了一口氣,整理了一下紛亂的心情,才能繼續的去面對沐晨。

「長尾殿下有話請說。」沐晨做出了一副我洗耳恭聽的模樣。

「既然大人說我等是穿越了時間來到此處,但為何大人卻知曉我等的來歷?」

沒錯,這是在長尾景虎看來,沐晨話語中最大的破綻,既然這裏是三國時期,自然是日本戰國的一千多年前,那麼你又是如何知道千年之後的人和事呢?

「因為我本就不屬於這個世界,若非妖魔降世,我也不可能出現在這裏,長尾殿下你懂我的意思嗎?」

沐晨說的這是實話,只不過他說的比較模稜兩可,而且帶有極大的暗示性質,所以自然而然的,長尾景虎就被他的話給震住了。

若非妖魔降世,你也不可能出現?你不屬於這個世界?那麼也就是說……

長尾景虎張了張嘴,想要抬手指著沐晨說些什麼,但卻又發覺這樣做實在大不敬,連忙將手縮回,但卻又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為好。

她此時的複雜心情,已經完全不能用語言去解釋,至於她身後的四天王,一個個更是全然不知所措。

甘粕景持和直江景綱還好上一些,可千惠子和柿崎景家卻知道,就在當日潛入并州城的時候,沐晨就曾召喚出一隻巨大的,可以飛在天空之中,有着龍首一般的怪物。

而且更為關鍵的是,沐晨本身就會飛!

此前她們還將這當作法術看待,但現在看來,這哪裏是普通的術士法術,根本就是天人下凡啊喂!

「其實我本不該對各位說這麼多的,但奈何我又不想欺騙大家,日後希望各位能將我當作普通人看待,還有我此前的叮囑,也希望大家能夠牢記於心,我就不多留了,告辭。」

看眾人一臉獃滯的模樣,沐晨就知道自己的話說的足夠了,用不着再多廢唇舌,該給她們一定的時間去消化。

所以在簡單的總結了一下之後,他果斷的開口告辭,也不等長尾景虎她們送客,就先一步的走出了房間。

「諸位,你們覺得那位大人的話……是真的嗎?」

過了很長一段時間,長尾景虎才終於收回了震驚的表情,轉而面向自己的家臣,詢問家臣們的意見。

她在心中已經將沐晨的話信了個七七八八,但她不知道自己的家臣們又做何感想。

「雖然我不願相信,但……」

最先開口的是千惠子,她此時臉上震撼而又帶着複雜,彷彿是想到了曾經她對沐晨的各種誘/惑表現,再聯想到沐晨的真正身份。

而她口中所說的,則是沐晨帶着她們潛入并州城所發生的一切。

她的話一出口,就得到了柿崎景家的印證,這也更進一步的證明了事實的真相。

「我覺得,那位大人根本沒必要撒這般一下子就會被戳破的謊,如果真是假的,只要我等學好了漢話,自然一切真相大白,所以我更傾向於是真的。」

千惠子說完之後,直江景綱也是發表了自己的意見,有了兩大智囊的開口,大家就是不想承認也是不行的了。

「真是沒有想到,那位大人竟然會是天人下凡,而我等也來到了三國這個時代,真不知道這是我等的幸事還是災難。」

最終,長尾景虎嘆了口氣,有些無力的坐在了一張椅子上。

在三國這個戰火紛飛英雄輩出的年代,長尾景虎自然是非常傾慕和嚮往的,但當她真正來到這裏時,卻又發現自己的心情竟是如此的忐忑和不安。

「不管怎麼說,我們都應該先學好漢話。」這時候,直江景綱又給出了自己的建議。

「這話說的沒錯。」

「等等,話說主公你好像還沒對那位大人說過你的真正意圖吧?」

「糟糕!」

直江景綱的話迎來了大家的一致贊同,不過緊接着,千惠子的一句話,卻是讓長尾景虎暗暗叫糟。

今天的一切都讓她太過震驚,導致她早已忘記了自己的本意,現在人家人都走了,自己的話卻是沒有說,頓時讓她臉上露出了懊悔的神情。

「好了主公,此事還是從長計議吧,以那位大人的身份,我等就算是依附,也怕對方不願收留啊。」

「說的也是……」

這一夜,長尾景虎以及她的家臣們,都是徹夜未眠,信息量實在是太大,讓她們差點難以消化,如果能睡得着那才叫怪事。

可反觀沐晨,他則是今兒個老百姓是真的高興,回到自己住處后,很是舒爽的沐浴更衣,美美的睡了一覺,直到第二天天明。

「喲,千惠子,這麼早啊。」

等第二天一早上,沐晨才剛一出門,卻見千惠子竟然一臉恭敬的站在自家門口,好像是在等待着什麼人一般,這讓他很是納悶。

放到平時的話,這妖女來見自己肯定不會客氣,今天怎麼一下子跟變了個人似的?

「大人,千惠子……有些事想跟大人聊聊,不知道大人是否有時間?」

卧槽?這還真是變了個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二次元之逍遙隨心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二次元之逍遙隨心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十五章原因

64.14%
目錄
共107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