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梳頭 (求鮮花)

第四十章 梳頭 (求鮮花)

朱竹清頭見無垢沒走,也就留了下來,戴沐白和馬紅俊遛的速度一點也不慢,轉眼就不見了人影。

唐三到不急着離開,他想看看,眼前這位院長是如何教學的。奧斯卡和寧榮榮的武魂都是輔助類的,這應該是他們不參加晚上上課的原因。只是令唐三很奇怪的是,為什麼要在晚上進行教學呢?

看見無垢沒走,小舞自然也不着急離開,站在無垢身邊靜靜的看着。

弗蘭德也不在意,向奧斯卡和寧榮榮道:「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修鍊方法。武魂不同,修鍊方式也大相徑庭。在斗羅大陸,幾乎沒有完全一樣的武魂,所以,學院要教導你們的,並不是如何修鍊武魂,而是如何使用武魂,如何在未來的戰鬥中,更好的保存自己,輔助戰友。」

弗蘭德的話唐三覺得有些熟悉,仔細琢磨了琢磨,大師似乎也說過類似的。只是大師說的要比弗蘭德更加詳細而已。

奧斯卡似乎已經聽過類似的話,不置可否的低着頭,寧榮榮卻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

弗蘭德繼續道:「你們兩個都是輔助類的魂師,一個是進行屬性附加,另一個則是進行食物系武魂。像你們這樣的魂師,不論是在戰場上,還是在平時,身邊都需要有夥伴的保護,否則,你們很難存活。奧斯卡,你告訴我,作為一名輔助類的魂師,如何才能在戰場上更好的保全自己?」

奧斯卡毫不猶豫的道:「儘可能的躲在己方夥伴背後,利用周圍所有可以利用的地形、建築來規避風險。儘可能的遠離危險區域。」

弗蘭德點了點頭,道:「說的很對。但有一點你沒有說出來。作為一名輔助類的魂師,逃跑是必須要具備的素質,不會逃跑的輔助系魂師,不是一個好魂師。而逃跑需要什麼?需要的是體力。儘管身為魂師,有自身的魂力輔助,你們的身體素質要比普通人強一些。但是,你們有可能面對的敵人,卻是對方的戰魂師。因此,作為一名輔助系魂師,你們同樣需要進行體力的鍛煉。關鍵時刻,或許你多跑出一步,就能活下來。」

奧斯卡對弗蘭德還是很了解的,聽着面前這位院長堂而皇之的說着,心中暗暗苦笑,完了,今天是逃不過去了。

果然,弗蘭德在長篇大論之後,向奧斯卡和寧榮榮點了點頭,道:「你們今天的課程,就是進行體力訓練。從現在開始,奧斯卡你圍繞着整個村子快跑二十圈。而寧榮榮你,就跟着無垢吧。奧斯卡,如果中午吃飯前還沒跑回來,你就不用吃中午飯了。你可以使用自己的武魂進行輔助。現在,出發。」(至於為何不用寧榮榮去跑,看過原著的都知道,弗蘭德這是收到寧風致的信后,要磨去寧榮榮驕縱的性格才做的。但有無垢在的地方,寧榮榮就是一個乖乖女。)

奧斯卡有些幽怨的看了一眼站在旁邊的唐三等人,這才跑了出去。

史萊克學院所在的村子雖然不大,但奧斯卡明白,弗蘭德指的整個村子,是包括村子裏的耕地。一圈下來,至少也是三公里以上的距離。二十圈,那就是一個相當恐怖的數字了。

今天擁有二十多級的魂力,但在中午之前完成這項課程,還是一件令輔助類魂師痛不欲生的事。對於二十多級的戰魂師來說,跑下這樣的距離也不會十分輕鬆。

眼看着奧斯卡跑步出去了,弗蘭德指了指唐三,道:「你一個人跟我來。」

唐三點了點頭,大步跟着弗蘭德朝學院內走去。

「竹清,榮榮,你們先回去。小舞你跟我來一下,我有事要跟你說。」無垢說道。

「啊!哦……哦…好…好的。」小舞小臉上紅撲撲的。

無垢和小舞,在朱竹清和寧榮榮幽怨的眼神中走去。

倆人走到了,無垢經常帶的大樹下。

「小舞,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很危險!」無垢看着小舞說道。

「你…你…你說…說…什…么…什麼?我怎…么…聽…聽不懂?」小舞臉瞬間白了下來。

「真的聽不明白嗎?小舞,我可以看破真實與虛妄,一切偽裝都無法在我面前生效,所以十萬年人形魂獸,在我面前無可遁形的。」無垢解釋道。

小舞楞楞著看着無垢,身體顫抖著,心裏很是害怕,但是她最難過的是,她怕無垢知道了她是魂獸,會討厭自己。

就在小舞亂想的時候,無垢揉了揉小舞的腦袋笑着說道:「傻丫頭,你知不知道,這樣很危險的,你不知道嗎?」

感受到無垢的手在自己腦袋上的動作,小舞覺得很開心。

無垢收回了手,而在無垢收回去手后,小舞心裏感到很失落。

「那這個給你。」無垢伸+出了自己的手,手上有着一條純白的手鏈。

「好漂亮啊。」小舞驚嘆道。

「呵。這可不是普通的手鏈,它可以阻斷你身上的一切氣息,讓你與普通人一樣,這樣你就不用害怕被人發現自己的身份了。」無垢對小舞解釋著。

小舞驚喜的抬起頭,看着無垢問道:「這是真的嗎?無垢哥。」

在看到無垢點頭后,小舞立馬一臉驚喜,在無垢臉上親了一口,說道:「無垢哥,能幫我梳頭嗎?」

「可以啊!」

小舞從自己懷中摸出一把梳子遞給比亞迪。

那是一把木梳。看上去很普通。但木質卻非常好,深紫色的梳子上木紋十分細膩。入手硬而堅韌,一絲淡淡的木香從其上散發出來。

「這把梳子的木質很好啊!」無垢說道。

小舞點了點頭,眼中似乎多了點什麼,「這是媽媽送給我的,是媽媽親手所做,以上好地檀香紫檀為原料雕刻而成。雖然沒有任何裝飾,但這卻是媽媽最後留給我地東西。」

小舞抬手攏過自己的蠍子辮,解開最下方打結的粉紅色布條,她的雙眼始終注視在無垢身上,左手扶著髮辮,右手從髮根處緩緩梳動,原本成髮辮地黑髮在她地五指作用下徐徐散開,就像一片黑色的瀑布逐漸延伸一般。

無垢此時的眼裏有了淡淡的驚艷,此時的小舞真的好美。

左手小心翼翼的挽起那尚帶着小舞體溫的黑色長發,右手的紫檀木梳輕輕落下,一點點的梳攏着她那動人的髮絲。

無垢微笑着,不斷重複着手中的動作。小舞痴了,她的目光中閃爍著曾經的懷念。

「好漂亮啊!怎麼會有紫色的木頭呢?」嬌俏的聲音在山林中回蕩。

「傻丫頭,這是媽媽用紫檀木所製作的,既然你已經做出了選擇,那麼,媽媽就將這把梳子送給你。將來,如果你真的能夠找到一個自己心愛的男人,那麼,就讓他幫你用這把梳子梳頭吧。**的頭髮,一生之中,只有一個男人才能為她梳起,媽媽祝福你。希望有一天,你能找到那個可以寄託長發的男人。」

而後來,小舞在自己媽媽的懷裏看到了救了她們一命的那個嬰兒。

「找到了!」帶着淚水的嬌顏流露出一絲淡淡的微笑。

小舞在看到無垢的第一眼時,就發現,他就是自己一直在尋找的那個當年的嬰兒。她永遠忘不掉,那個感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二次元之逍遙隨心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二次元之逍遙隨心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章 梳頭 (求鮮花)

74.36%
目錄
共107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