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第六十二章

(沒辦法了!)

沐晨橫下心來。他的劍上,再次覆蓋了金色的火焰。

又是一陣驚呼。

這是暴力舞姬的招牌招式,可以如臂使指、自在變幻的金色火焰。終於,出現這一招了嗎?

金焰化作日冕,圍繞在沐晨周圍,把來襲的雷閃照單全收。此外,火焰順著手臂,繞上了劍,伴隨著沐晨的一劈在地面上化作熊熊大火,直撲神子。

但神子不驚反喜。

「絕劍技·四型——焰斬!」

火焰像是遇到了食餌,直撲神子……手中的劍。

「火焰……被吸收了?!」

這是能夠吸收火焰的劍技。萬惡的格蕾瓦斯!這招教給神子不就是專門來針對我的嗎?!

那短劍膨脹了數倍都不止,朝著沐晨揮下。沐晨不甘示弱,正面迎上。

包裹著相同火焰的兩把劍,相撞。

然後……其中一把,斷掉了。

自然,會碎掉的,只可能是神子的那把短劍。雖然能夠短時間內和殲魔聖劍抗衡,但現在被高溫的火焰灼燒著,再怎麼質地堅.硬的短劍也要變脆,再與沐晨的劍相撞,肯定要碎掉的。

神子輕叱一聲,當機立斷的震碎了劍。碎片帶著聖焰,沖向了沐晨。沐晨則不爽的哼了一聲,本來想要趁機佔便宜的劍也被他收回、橫在身前。轉了一個圓圈,把那些碎片擋了下來。

——因為碎片上面帶著火焰,所以繞在他身邊的日冕很難把它們攔下。

(不過……這麼一來,神子你的劍也就沒了。蕾斯提亞的牽制也該停下來了吧!這波不虧!)沐晨竊喜。

可抬頭一看,萬千隻草泥馬賓士而過——神子趁著剛才牽制住沐晨的時間,微微欠了欠腰,從袴下又抽出了一把相同的短劍。從樣式上看,和剛才的短劍是一對。

神子是把劍綁在了自己的大.腿上。

(但昨天我並沒有在她的腿上看到紅印啊?)沐晨暗自疑惑。昨天下午進行儀式時,神子可是果著身體的,她身上能有什麼東西,沐晨一清二楚。還是說,這是她為了針對自己,特意想出來的招數?

他奇怪的看向神子。那眼神中流出的晦澀的「意義」,讓她臉色一紅。

「這是從格蕾瓦斯那裡拿來的……不過一共只有三把。」

「那傢伙未免也太偏心了吧!」沐晨不甘的說道。在他想來,肯定是昨天格蕾瓦斯來訪時,順帶交給神子的。

神子暗忖:要是你知道格蕾瓦斯在昨天晚上特意過來給我開小灶,估計更會氣憤了吧?

「轟隆——」

兩人還要繼續聊下去,卻有一道水桶般粗的雷電轟了下來。沐晨布置的聖焰,連一秒都支撐不了,被衝散了。

戰戰兢兢的抬起頭。

「——吶。你們倆,聊的很愉快嘛……」

黑氣瀰漫。

漂浮在空中的蕾斯提亞,美麗的臉龐上,青筋暴起。

冷汗直流。

自己……剛才是不是……把蕾斯提亞給忘在一邊了?

「蕾斯提亞桑……莫非……你吃醋了?」

「——給我死一次吧!」

無數的、比剛才還要猛烈的雷擊,向著沐晨傾瀉而來。

「我不想看到這個傢伙的臉了!」

大概是神威用盡了吧,差點把沐晨電成焦炭的蕾斯提亞,怒氣沖沖地撂下這麼一句話,變回了暗黑色的魔劍。

沐晨的現在的力量雖然比蕾斯提亞要強,但由於不想在力量量上占神子的便宜,又這麼一直挨打,消耗反而比攻擊方要多得多。這麼一鬧,剩下的可用神力連四成都不剩了。

神子苦笑一聲,大概是從蕾斯提亞那裡得到消息了吧?無奈的對沐晨說道:「……蕾斯提亞生氣了,說不想理你了。」

「……」

也不能怪蕾斯提亞小心眼。

你們想想,沐晨在底下和神子打得有來有回,而且半道上還聊起天來;而蕾斯提亞一個人在天上往地面上丟著魔術。更難受的是,她丟的魔術還被沐晨完全無視掉了,她的舉動就和一個小丑一樣,徒給觀眾們增添笑料。

這讓頗有自尊心的蕾斯提亞怎麼忍受的了?!起碼短時間內,蕾斯提亞的氣是消除不了了。

沐晨自知理虧,但既然已經連手也不還的讓蕾斯提亞在那裡教訓了許久,再讓他去低聲下氣的道歉,也實在太難為他了。所以沐晨只是再舉起了劍,示意神子繼續戰鬥下去。

神子也提起劍,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沐晨身上,心無旁騖,眼中除了沐晨外再無他人。

力量損失大半的沐晨,看到這個樣子的神子,臉色更苦了。

但他像是想起了什麼,先熄滅了劍上的聖焰,然後對著神子說道:「給你看一個東西~」

看著沐晨擺出的那個姿勢,神子臉上顯出驚容。來不及細想,條件反射地擺出了相同的姿勢。

「絕劍技·初型——紫電。」x2

一個是早已準備就緒,一個是倉促招架,再加上本來就有的身體素質差,結果早已在預料之內——神子毫無疑問的被擊飛了。

由於沐晨對這一招的熟練度好像不怎麼高的樣子,神子只是被打飛,但沒有受到很重的傷勢。但給她心靈上的沖.擊,還是蠻大的。

「這、這是……絕劍技!」神子掙扎的起身,十分詫異的問道。「格蕾瓦斯也教給你絕劍技了嗎!」

而沐晨一臉雲淡風輕,似乎剛才那次攻擊不過是不起眼的小事一般:「呀咧呀咧~才沒有哦——據她本人所說,這是『最強的劍舞姬』的劍技,不適合我來使用……」

「那你怎麼會……」

「但是!!!」沐晨打斷了神子的話。「這個世界上,又不是只有她一個人會使用絕劍技啊……」

那還有誰?神子在那裡疑神疑鬼。卻發現,沐晨含笑望著她。

莫非——!!

神子想到了沐晨那非凡的記憶力。無論是多麼麻煩的招數,只要見過一次,都可以將其再現。

沐晨接下來的話,更是肯定了她的猜想:

「沒錯。你在劍舞祭上可是用了那麼多次,如果我還是不能把它重現,那豈不是太沒用了?」

(不不不,能憑那麼幾次演示,就把這招使用出來,那才叫奇怪吧!我當初學的時候可是花了很大功夫的!)

神子在心底吐槽道。

場外的人雖然聽不到兩人的談話,但看到沐晨使出了神子的劍技,都不由得聯想到兩人不一般的關係,恍然大悟的點頭。唯獨留下來看比賽的格蕾瓦斯咬牙切齒的恨聲道:「這個混賬小子,從哪裡偷學的我的劍技?!」

「撒~~~快點站起來,還沒有完呢!」

沐晨的戰意正濃。

「請指教一下我的絕劍技吧,蓮·阿修貝爾醬~!」

絕劍技·三型——影月圓舞!

沐晨的身體快速旋轉起來,帶著這樣的迴旋斬擊,突擊到了神子身邊,整個人宛如一個陀螺般,沒有一點優雅,反倒充斥著猙獰。

但神子不是那種會輕易受到挑釁的人,更不會蠢得和沐晨用同一招數對轟。

(……不能硬拼!)想到兩人力量上的巨大差距,再加上旋轉所帶來的力道,神子迅速下定了決心。(但最強的一點,就是最弱的一點。旋轉的中心,就是附加的力道最弱的一點!)

神子在轉輪的斬擊即將觸及到她的前一刻,輕輕一躍,跳到了沐晨正上方。瞄準旋轉中心,舉起魔劍:

「呼喚死亡之雷閃!」

暗嘆一聲,沐晨迅速變招,毫無花俏的用聖劍和雷電對拼一劑,一步也沒有後退。

「好過分啊,蓮醬——讓我見識一下,最強的劍舞姬的劍技吧!」

沐晨如此挑釁道。

可這次……神子竟然接受了挑釁。

「如你所願!」

(既然普通的招數已經沒用了。那麼……全力出招吧!)

「絕劍技·破型——烈華螺旋劍舞·八連!」

破壞力最強的劍技·烈華螺旋劍舞。

(偏偏是這一招嗎?!)沐晨半苦澀、半興奮的想到。唯獨這一招,由於沐晨並沒有觀摩過多少次,所以想要再現還是太困難了。

——但他堅信,只要親身經歷一次,絕對可以獨自施展出這招!

一聲怒吼后,從殲魔聖劍上流出銀白色的光輝,包裹住沐晨的全身。憑藉聖劍的力量,沐晨的打算是——硬解!

怒濤般的斬擊,在沐晨身上爆裂起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二次元之逍遙隨心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二次元之逍遙隨心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十二章

90.35%
目錄
共107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