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

40

以後,這樣的談話會很多,李世民常常會把我們三人這樣叫在一起談他從政多年的心得體會,談朝中利弊,他在教兒子,而又怕兒子不明白,記不住,於是也讓媚娘聽,將來好告訴李治。我常常心裡嘆息,媚娘是誰在造就?

從小的傷害成就了她的多疑的個性;我的教育讓她知道男女並無多大區別,甚至於從心底里,沒有男尊女卑的認知;士彟遊宦四方,讓她除了讀萬卷書之外,也行了萬時路,她比這些皇子們更了解什麼叫百姓,什麼叫民間疾苦;而最後這十年,除了讓她陪著一個皇子成長之外,李世民教會了她如何做一個君主。後世的書中常常會感嘆,為何千古以來就這麼一個女帝。我當年看歷史時也會這麼想,而如今,我不會了,因為我知道,千般的巧合,加上媚娘自己命運,人力只是其中小小的一點推力,差一點都不行,而其它的女子哪能就有這般的運氣?

「我想再活些日子!」一天夜裡,他突然說道。李世民都這樣了,誰也不會想我能與他如何,即使我提出在他榻邊搭了一張小床,好夜裡照顧他並陪他說話的要求時,也沒人提出任何的疑慮,很快的就做了。媚娘除了每日的湯藥之外,便很少進來,想想也是,大多的史書中都說媚娘與李治的愛情是在與李世民伺候湯藥時開始。那會我還在想,一個要伺候湯藥的嬪妃哪有時間去勾引來探病的太子?而且,即使這樣,他們不怕李世民會發覺嗎?現在我知道了,他們的確很閑,而且百分百的肯定,李世民不會找他們。

我聽到他突然這麼說了,心裡有些酸酸的,想想笑了笑,「誰說你要死了?」

「我知道,不然你不會來陪我,也不會這麼伺候我。」他的語氣像個賭氣的孩子。

「陛下,你好久沒自稱朕了,我、我、的這麼叫也不怕讓人聽見。」我故意改變著話題。

「我也好久沒叫你夫人了,你閨名叫什麼?」

我靜默了一下,好一會兒,「二十多年了,我都快忘記了。」

「你說,我一定記住。」

「我單名叫靜,沒有表字。我父母很早就去世了,給我留下的似乎就只有這麼個名字了。還有,我姓水。水靜,聽起來像上輩子的事了。」我輕輕的把我在現代的姓名告訴了他,士彟不知道,只怕挂名弟弟也不知道,水靜這個名字只怕在實驗室的記錄中也再不見蹤影,誰還知道這世上有過一個叫水靜的女子。

「以後我叫你水靜,人家問你,你就說是你的表字好了。」他決定了,我笑,是啊,他是皇上,他決定了那就這樣吧。我在黑暗中笑著,聽他突然說,「我死了,你會傷心嗎?」

「會。」

「可是你躲了我五年,我去打仗你也不來送我,我回京了,你也不來陪我。」

「我不忍心,看著你一天天的虛弱我會難過,現在回想起士彟總是他英姿煥發的樣子,我希望將來有一天回想起你時,你總是帶著爽朗的笑聲而來。」

「我是好皇帝嗎?」他沉默了一會,突然問道,看我沒回答,接著說道,「媚娘有次跟我說過,你念了很多書,你和士彟常常會討論帝王得失。我在你心目中,是好皇帝嗎?」

「是!你忘記了,我說過,你是千古一帝,中國歷史上你是最出名的皇帝之一。不論正史、野史都說你是好皇帝。」我很肯定的告訴他,聽到他哼哼了一下,他應該有些不好意思了,我不禁笑了起來,「不想知道另一個是誰?」

「不想,你口裡下句一定沒好話。」他馬上介面說道,我笑了起來,我也聽到榻上他的笑聲,正得意著,他幽幽的說道,「水靜,你好像看過朕的歷史一般,你怎麼知道正史、野史都說朕好?整天想哄我開心。」

我愣了一下,是啊,我說漏了,還好這位皇上太自戀,自己幫我圓了回來,我笑笑,算是認錯吧。

「你想當皇帝嗎?」他又問道。

「不想,那工作太累,還是天下唯一一個不能辭官不幹的位置,你不殺別人就等著別人來殺你,當好皇上怕天下悠悠眾口,當壞皇上又怕人造反弄得死無全屍,太麻煩!」我衝口而出,我以為他會笑,可是寢宮裡一片寂靜,我嚇得跳下床撲到榻前,摸到的還的一片溫熱,我鬆了一口氣,也不著急回去,輕輕的摸著他的臉頰,「生氣了?」

「當年玄武門上,大哥問我說『你就這麼想當皇上嗎?』我看著他,我想說我不想,可是我得活著,觀音婢得活著,我們的承乾得活著。現在觀音婢死了、承乾死了、我也要死了,卻還背了個軾兄奪位的千古罵名。」他鬆弛的臉頰上已經濕濕的了。

「我看過的一本書,書上說有個老人死前說,『我一個也不原諒!』當時看得很開心,總在想,他去世時咬牙切齒的說這句話多有氣勢啊。於是想,等我死時也這麼來一下,惡狠狠的說,『我一個也不原諒!』假如現在我死了,我會說,我誰也不恨,也請別恨我。」

「所以你在士彟墳上立了一塊無字碑,你想讓後人們寫什麼?」

「我立無字碑是因為我不知道寫什麼,就他死後,你都給他換了三次頭銜了,換一次就得重立一塊,我怕浪費錢。」

他這次真的大笑起來,我無辜的看著他,我說實話怎麼沒人信呢?

五月,李世民更加虛弱,李治常住在翠微宮了,每天都來陪伴,我知道日子快到了,李世民也知道,他讓人去叫長孫無忌和褚遂良來,人走了,他看著我,好一會兒,「讓人送你回長安吧!」

「妾答應過陪陛下的!」我輕輕的搖頭。

他笑了起來,「夠了,朕不想讓你看到朕死的樣子,希望將來你回想起朕時還是朕爽朗的笑聲。朕也不願看到你哭!媚娘,找人送你娘回去。」

媚娘帶著我走出了寢宮,讓人收拾了東西親自送我上車。好久,她對我笑笑,「娘,陛下是為了您好,不能讓人知道您陪在陛下身邊,對您、對我、對太子都不是好事。」

我明白他們的意思,不能讓人知道武家與皇家的關係,我不能就此暴露在人前。我躲了五年,就讓朝臣們忘記我,是對媚娘最好的保護。我看看那些在寢宮前忙碌的太監宮女們,心裡多少有些愧疚與無奈,李世民不在了,他們只怕也就活不長了。我點頭準備上車,回頭再看一眼媚娘,她眼眶微紅,李世民不在了,她就得暫時離宮去過一段艱苦的日子,即使將來再度回宮,等待她的也不是什麼輕鬆愉快的經歷,就此一別,也不知道我與她再見是何時了,我輕輕的回頭抱住了她。

「我和太子在一起了。」她突然在我耳邊小聲說道。我沒做聲,沒什麼好驚訝的,歷史上不是這麼說過了嗎?只不過,我是親耳聽到了。她可能是看我沒回話,幽幽的道,「娘我錯了嗎?」

「沒有,娘告訴過你,這世上沒有絕對的對錯,只有需要與否。你只要記住,無論你做什麼決定,娘都站在你身後。」我放開她,看著她的眼睛說道。

她笑了,眼神明媚而快樂,只要快樂就好,雖然前路荊棘密布,可這一刻,她是在愛情中的甜蜜的小女子。我一路上便在她快樂的眼神中欣慰而返,她的快樂多少沖淡了一些李世民即將離去的哀傷。

我回長安的第四日,長孫無忌褚遂良保護著李治返回長安,昭告天下,李世民駕崩,謚號為太宗皇帝,與長孫皇后合葬昭陵。我沒哭,我記得李世民最後跟我說的話,他希望我想起他時,記得的是他爽朗的笑聲,他不想看到我哭。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不是主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我不是主角
目錄
共9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