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6章 真的計謀

第1216章 真的計謀

西王母「咯咯」一聲獰笑,道:「當然是絕戶計!正所謂無毒不丈夫,量小非君子!要殺,就全殺光!把這些中土神道大能一網打盡,整整齊齊的葬於西海!」

無患滿面放紅光,興奮道:「想想那種場面,就令我等振奮!」

這廝不改魔類本色,就是喜歡殺戮,就是喜歡殺戮中湧出來的怨戾之氣。

陳義山定了定神,問道:「還有別的嗎?只有這兩重手段?」

他覺得這計謀毒是毒了,但西王母的格調未必就止步於此。

可西王母卻笑了起來:「怎麼,如此計謀,還不算完美嗎?魯大神若有補充,不妨直言相告。」

陳義山搖了搖頭,道:「堪稱完美,想不到怎麼補充了。那麼,本座能做些什麼呢?」

西王母沉吟道:「既然魯大神已經知悉了我等的計謀,那便參與進來吧!我擔心那些神祇不乏聰明者,譬如中嶽神君等,萬一既不吃也不喝,封門之後也不慌亂,而是死守在水晶神殿里,以靜制動,反客為主,不往外沖,那我們便也無可奈何了。」

陳義山點了點頭,道:「娘娘所慮甚是啊,眾神之中,聰明睿智者還是很多的。」

西王母道:「所以,魯大神就要起大作用啦。你既然混在席間,又帶了那麼多的部眾,就趁勢發難,給他們來個窩裡亂!與敖潤一起,在神殿里胡亂殺戮,如此一來,他們必定相互懷疑,彼此猜忌,誰也摸不準到底混進去了多少內奸!疑心生暗鬼,惶遽之下,誰能坐得住?拚死都得往外沖,然後,便又落入我的彀中啦!」

「老陰神,姦猾如斯!」

陳義山在心裡暗罵了幾句,臉上卻堆著笑,撫掌贊道:「娘娘這計謀真是妙極!詳盡周密,堪稱是算無遺策!」

西王母也頗有些得意,起身朝著閣樓大門走去,輕輕推開,然後轉身說道:「多謝魯大神誇獎了!所有的籌劃安排,我已經和盤托出,並無一絲一毫的隱瞞。」

無患道:「確實如此!」

陳義山笑道:「到如今,本座才相信,娘娘和魔君真是把本座當成自己人啦。」

「好說,好說。」西王母道:「魯大神還有別的事情嗎?」

陳義山搖頭道:「心滿意足啦,沒有別的事情了。」

西王母微微躬身,且伸手指向門外,笑吟吟道:「若是無事,就請魯大神快些回去吧。不是我有意攆客,而是再有不到一個時辰,禪位大典就該開始了,魯大神若是遲到,只怕會引起懷疑,而我這邊,也要儘快的調兵布陣,免得事起倉促,反而生亂。」

「理應如此!」

陳義山也知道自己該走了,要打聽的,要知道的,全都弄清楚了,還留在這裡幹什麼?

他當即拱手說道:「本座就預先祝我等旗開得勝啦!」

西王母與無患也都跟著說道:「預祝我等旗開得勝!」

「告辭!」

陳義山不再停留,轉身就朝著閣樓的門走去。

他是帶著笑離開的——他已經想到了對付西王母的方法!

如此惡毒的計謀,破解之法其實相當簡單。

因為西王母的所有籌劃都要基於一個前提,那便是眾神得齊赴水晶神殿!然後享用美味佳肴,然後被包圍……

怎麼破解?

說出來不值一哂!

只要能夠說服眾神,讓他們不去水晶神殿參加禪位大典,那西王母和無患的所有謀划便是泡影!

西王母不是聲稱要「瓮中捉鱉」嗎?只可惜,做「鱉」的,未必是眾神。

陳義山決定以最快的速度趕回去,以自己的本來面目示人,揭露敖潤的陰謀,說出西王母和無患的計劃,然後率領眾神一起趕過來,包圍這座藏污納垢的閣樓!讓西王母和無患看看,究竟「瓮」在哪裡,「鱉」又是誰!

就讓那老陰神再體驗一把,被陳某人支配的恐懼吧!

哈哈!

嘿嘿~~

……

陳義山剛走出門去,無患便笑了起來:「娘娘對魯大神還真是客氣啊,居然親自給他開門,這番禮遇,連我都不曾有過。」

西王母目光閃爍著,皮笑肉不笑的「呵呵」了兩聲,道:「是嗎?你如果想要有這番禮遇,我倒是可以給你。只是,屆時身死道消,可就怪不得我咯。」

無患大吃一驚:「什麼,身死道消?!」

西王母已經吃吃的笑了起來:「對,身死道消。」

無患連忙朝門外看去——

哎?

不對!

無患突然間發現,這閣樓的門壓根就沒有被打開!

可是「魯陀羅尼」的身影卻徹底消失不見了!

「這,這是怎麼回事?!」

無患還以為是自己出現了幻覺,慌忙凝眸,開啟魔眼再仔細望去。

門,確實是緊緊閉著的。

「不必懷疑自己的眼睛,你沒有看錯,門確實從來都沒有被打開過。」

西王母幽幽說道:「這座閣樓不是誰想進來就能進來的,更不是誰想出去就能出去的!我早已經在樓外設下了奇門遁甲神通!方才開門的那個動作,是我施展的障眼法罷了,為的就是騙過魯陀羅尼,讓他不知不覺墜入我的彀中!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我屈尊為他開的並不是真門,而是奇門啊!」

無患聞言,大為駭然,他錯愕的看著西王母,問道:「娘娘為什麼要這麼做?難道,魯陀羅尼不值得我們信任嗎?」

西王母冷冷說道:「這件事情,我等已經籌謀很久了,該有誰參與,該如何行動,在我心中早成定局!可魯陀羅尼卻是半道里參與進來的,沒有長久的與我等共事,也沒有經過時間的考驗,卻非要問出我們的計謀,非要知道我們的行動,這難道不可疑嗎?」

無患皺眉道:「這麼說,未免牽強,有點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的意味。」

西王母道:「牽強?你別忘了,魯陀羅尼也是後天神祇!而且還是個經歷了先天諸神之戰以及滅魔之戰的後天神祇!他與你們魔道,與我這位先天大神有著不可化解的天然矛盾!萬一他是中土神道那邊安插進來的卧底呢?畢竟,敖潤那個老糊塗的身邊,可是混進來了不少細作!如果不是我等為他一一拔除,中土神界早破獲我們的秘密了!」

無患「嗯」了一聲,道:「這話倒是有些道理。」

西王母道:「也正如魯陀羅尼所說,凡夫俗子結夥做強盜還要相互納投名狀呢,但這位魯大神卻沒有納投名狀給我們!所以,自始至終,我都不相信他!」

無患狐疑道:「難道殺陳義山不算納投名狀嗎?」

西王母道:「他殺陳義山是為他自己,並不是為我們!」

無患默然了片刻,道:「既然娘娘一開始就不信任他,為什麼還要將咱們的計謀告訴他?」

西王母「哼」了一聲,冷笑道:「不是你這位大魔君在旁邊煽風點火,攛掇著非要我說嗎?」

無患訕笑了一聲,道:「娘娘誤會了。彼時,我是把魯陀羅尼當成咱們自己人啦,所以才想著對他坦誠相待呢!如果那時候,娘娘給我一個眼色,讓我明白娘娘要除掉他的決心,那我也不至於為他說項吧?喊出蓐收和猰貐,咱們合力殺了他不就一了百了啦?」

西王母哂笑道:「我只怕你會臨陣倒戈,反過來跟他聯手對付我呀。」

無患強笑道:「娘娘戲謔了。」

西王母道:「確實是戲言,我不信你會跟他一道對付我。只是,他的道行太高了,體內的先天元炁也太多了,真要動手,勢必翻天覆地,定然會驚動那些後天神祇的,萬一讓他給跑了,後患無窮。所以,用一個巧妙的法子,不費吹灰之力除掉他也就是了。」

無患敬畏道:「有句話他倒是說對了,娘娘真是算無遺策!」

西王母道:「好了,如今便不去說他了。去異域空間,我們議一議真正的『誅神』之計!」

「好的,哎?!」無患悚然一驚,動容說道:「真正的『誅神』之計?!娘娘這話是什麼意思?」

西王母笑道:「不必那麼吃驚,我之前跟你說的,跟魯陀羅尼說的,雖然一樣,卻都是幌子。」

無患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幌子?也就是說,先前的計謀是假的?!」

西王母點了點頭,道:「假的,或者說,不是最終計劃。你不要生氣,並非是我不信任你,而是怕人多口雜,泄露出去,誤了我們大事。現如今,開戰在即,我等又都在龍宮之內,即便是想泄露,也無機可乘,所以這才是真正和盤托出的時候啊。」

無患震驚的說出不話來了。

眼前這張看起來清秀的面龐下,到底隱藏的是一顆何等陰險狡詐的心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麻衣道祖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麻衣道祖
上一章下一章

第1216章 真的計謀

83.86%
目錄
共145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