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妖氣入體

第一章 妖氣入體

「嗷!」

黃昏時候,夕照空山,位於大陸中央的宋國境內,潁川郡府城西郊,一聲狂吼驚動了半城百姓!

街頭上,不少人駐足傾聽,在悚然變色中議論紛紛:

「又有妖怪出現了?!」

「是啊,最近城裏接二連三的丟失女眷,聽說都與那妖怪有關!」

「我可聽說了,是個蜘蛛妖,總是趁夜溜進城裏,專一擄掠年輕美貌的女子!」

「這麼可惡啊!」

「陳郡丞帶人守株待兔了三個晚上,終於發現了那蛛妖的蹤跡,暗暗追蹤下去,在西郊找到了它的巢穴,天明時候打了起來。」

「這都打了一天了啊!」

「聽聲音,那蛛妖像是受傷了。」

「還是郡丞大人厲害!咱們潁川郡多虧了有他在!」

「是啊,老實說,就連咱們那太守,都不如郡丞大人……」

城外西郊,一個丈余高、通體刺毛的六足巨蛛被數十個重甲武士圍在當中,左衝右突,又接連被逼退。

那些重甲武士個個身手不凡,左手持盾牌,右手持大戟,進退有度,攻守兼備,而且不急不躁,不慌不忙。

蛛妖不動,他們也幾乎不動,但凡抓住機會就朝那蛛妖身上挺戟突刺,一旦蛛妖回攻,他們就用盾牌擋住,往後稍撤。

大戟很長,對付蛛妖有奇效,盾牌外面塗抹了一層厚厚的豬油,能防備蛛妖的蛛絲黏連,可謂是裝備周到。

而外圍,另有幾十個手持強弓勁弩的武士,一波接着一波的朝那蛛妖猛射!

蛛妖無法突破武士的包圍圈,就只能挨射,雖然毛皮堅硬,可還是到了窮途末路。

它有三條腿被戳傷,五隻眼被刺瞎,背上還插著十幾支特製的鐵箭,血流遍地!

距離戰場十餘丈開外高地上,站着個勁裝裹身的中年男子,相貌十分威嚴。他身旁還站着一個長身玉立的俊秀少年,也是勁裝打扮,手裏緊握著一柄長劍,正密切的關注著戰局。

「父親,蛛妖支撐不住了!」

「嗯,是到了收尾的階段了。」

中年男子大喝一聲:「變陣!殺!」

眾武士立刻齊聲呼嘯,左右穿插,前後調動,那陣型頃刻間大變,由守變為攻!

二十人持盾圍攏,二十人縮身在後,挺進之中,盾陣稍稍散開,二十桿大戟迅猛刺出,蛛妖「嗷」的一聲慘叫,腹部又多出了幾個血洞,眼也又瞎了一隻!

它轉動着僅剩的兩隻殘眼,怨毒的看向那個中年男子,驀地嘶吼一聲,然後便發狂似的朝對方狂奔而去!

那中年男子正是潁川郡的郡丞陳泰清,少年則是他的獨生愛子陳義山。

「義山,等下滅了此妖,你帶人去它的巢穴把受害女子都救出來。」

「是!也不知道這蛛妖擄掠女子們是幹什麼?」

「幹什麼?這些妖孽,都以為采陰補陽能成大道,但——」

他話音未落,突然發現蛛妖拼着又斷了一條腿,多了十來個血洞,硬是拚死衝出了重甲武士們的包圍圈,朝着自己這邊瘋狂奔來!

蛛妖自知必死,但臨死也要拉上陳泰清做墊背,怨憤之下,速度快的驚人!

重甲武士們追趕不上,紛紛叫喊:

「大人小心!」

「大人快跑!」

陳泰清冷笑一聲,已經抽劍在手!

身為郡丞,整個潁川郡僅次於太守的高官,負責一郡安危,下治群賊,上滅妖邪,他還從未臨陣脫逃過!

就這眨眼間,蛛妖已到跟前,陳泰清喝道:「義山退後!」

陳泰清自己不怕蛛妖,卻怕兒子有什麼閃失!

但父子彼此連心,陳義山哪裏肯退?他抽出長劍,緊緊跟上父親的腳步。

寒光閃處,陳泰清迅疾斬斷了蛛妖的一條螯肢,那蛛妖當即滾翻在地,腹下卻「嗤嗤」亂響,一道井繩粗細的濃白蛛絲噴濺出來,閃電般纏住了陳泰清的手腕!

「不好!」

陳義山見父親危險,當即縱身躍起,人在半空撩劍挺刺,只聽「噗」的一聲,鮮血飛濺!

這一劍,精準無誤的刺在了蛛妖的頭腹交接之處!

緊接着,他足踏蛛妖後背,順勢橫削,「啪」的一聲,蛛妖的腦袋滾落塵埃!

「好!」

「少公子厲害!」

「真是虎父無犬子啊!」

「……」

武士們紛紛喝彩,陳泰清也心有餘悸地鬆了一口氣,剛才實在是太猛浪了,如果不是兒子出手,自己這晚節怕是難保了。

他揮劍斬斷纏在腕子上的蛛絲,擦了擦臉上的汗,正想誇兒子兩句,卻猛然看見那根被斬斷的蛛妖螯肢倏的彈起,螯牙外露,閃電般咬在了兒子的左臂上!

「唰!」

陳義山忍住劇痛,手起劍落,把那螯肢又削成兩半!

陳泰清臉色煞白的跑了過去,一把扯住兒子的胳膊:「咬中了?!」

蛛妖一身妖氣毒素都在螯肢的螯牙中,被咬一口,非同小可!

陳義山早覺一股氣寒徹骨的冷意順着臂膀湧進了體內,當即打了個寒顫,卻仍舊強笑道:「沒事,跟被狗咬了一口似的。」

「忍着!」陳泰清瞥見兒子臂上觸目驚心的傷口,驚懼之下,當即就決定把那傷臂給斬斷!

他與各類妖怪交手多年,深知被妖咬中的厲害,妖氣一旦進入血脈,後患無窮!

毒蛇噬指,壯士斷腕!

但陳義山突然「嘶」的一聲,一把撕開了自己胸前的衣襟,顫聲說道:「好癢!」

陳泰清一愣之下,但見一股黑氣從兒子的左臂貫穿至前胸,隱隱之中,已經有細小如針的黑色毫毛從兒子的肌膚里生出!

「妖氣已經蔓延到心肺了……」

陳泰清身子一晃,劍掉落在了地上。

「兒子是不是中了妖毒?」覷看着父親的臉色,再一看臂膀上黑毛漸生,陳義山也驚駭起來。

「沒,沒事,我馬上找名醫給你救治!」陳泰清眼圈濕潤,強忍着沒落淚,扭頭吩咐手下:「你們留下兩人送我回府,其餘的去解救那些被害的女子。」

「是!」

目送陳家父子遠去,幾名武士面面相覷,都嘆息了起來,他們知道,陳義山是沒救了。

……

陳泰清帶兒子回府,立刻請潁川名醫前來會診。

妖氣在陳義山體內已經完全蔓延開來,遍佈血脈,湧入臟腑,黑色刺毛生滿了左臂、前胸,漸漸連脖頸上也開始發端!

奇癢!

極寒!

陳義山伸手亂撓,卻被陳泰清阻止:「忍着,不能抓撓!」

「是……」

夫人在旁邊看兒子忍得五官扭曲,渾身打顫,整張臉已經沒了人樣,登時淚如泉湧:「兒啊,兒啊!」

陳義山瞥見,勉力擠出一絲笑:「爹娘不必擔心,兒子的身體從小打熬出來的,比一般人都強……」

「郡丞大人,借一步說話。」潁川名醫之首蒼琅先生神色凝重,把陳泰清叫到了外廳,嘆息道:「小可無能,請府上早做準備吧。」

陳泰清拳頭握緊:「準備什麼?」

「大人,您跟妖孽打交道已久,應該明白令公子的情況何等兇險!」

「請先生明說!」

「以小可看來,那蛛妖定是臨死之前,把幾乎全部妖氣盡數匯聚於螯牙之上,然後噬咬!」

陳泰清沉重的點了點頭,當時他在場,自然明白蒼琅先生所說無誤。

「現如今,妖氣遍佈公子周身,侵入血脈骨髓,就算神仙也難救!小可說句不中聽的話,此時公子若是喪命,倒還好說,就怕他成為半妖半人之身,到時候禍及滿門啊!」

陳泰清聽的手腳冰涼,眼睛死死的盯着蒼琅先生,嘶聲說道:「你,你是要我殺了他?」

「是!」

「你——」陳泰清顫聲喝道:「虎毒還不食子!」

「大人,您也看到了,公子已經有半邊身子長出了蛛毛!這樣下去,到不了天亮,他就會變成不人不妖的怪物!」

陳泰清身子一軟,就勢癱坐在了廳中的椅子上,面如死灰,像是在瞬間蒼老了十幾歲,他半晌無言,只揮了揮手:「先生請回吧。」

蒼琅先生搖了搖頭,帶著名醫們,匆匆離去。

夫人從內室匆匆出來:「你,你真要聽那個姓蒼的話,殺了咱們的兒子?!」

「你,都聽見了?」

「我聽見了!我們夫婦活了半生,就這一點骨血,你要是敢下毒手,我也不活了!」

「你以為我活得了嗎?!」陳泰清伸手捂住了臉,兩行清淚從指縫裏溢了出來。

陳夫人怔住了,自她嫁到陳家以來,也經歷過不少風浪,卻從未見過自己的夫君流過淚……

「公子,你幹什麼?!」

內室忽然傳出了丫鬟的一聲驚呼,陳氏夫婦連忙擁了進去,只見陳義山咬着嘴唇,顫巍巍半坐在床上,丫鬟手裏捏著一把匕首。

「公子他要自殺!,刀被我奪下了……」丫鬟面無人色的說道。

「兒啊!」夫人一把抱住了陳義山,大哭起來:「你這是要娘的親命啊!」

陳泰清也連忙別過去了臉。

「爹娘,兒子不孝,怕是要先走一步了。但在走之前,兒子想為你們做最後一件事。」陳義山勉強保持着一絲神智,堅定的說道:「父殺子,必然會落下不義之名,就讓兒子自我了結吧!」

原來,他也聽到了蒼琅先生的話,只是為了不讓父母難做,才選擇自己動手。

「胡鬧!我與妖孽打了半輩子交道,難道還不如那蒼琅先生?他徒有虛名,懂個屁!你因為他的話就要自殺,那才是陷你父母於不義!我陳泰清為國為民鞠躬盡瘁,平生沒做半點虧心事,老天他敢讓我絕後!你等著——」

說罷,陳泰清雙眼通紅的轉身離去。

陳義山與母親對視了一眼,都莫名的心安了下來。

父親要他等著,那應該是有辦法了。

「兒啊,你好好休養,千萬別再胡鬧了,你爹肯定有辦法的!」

「嗯……」陳義山其實也堅持不住了,寒意已經冰的他全身麻木,倒是不覺得癢了,神智一點點消失殆盡,他往後一倒,暈死了過去。

夫人又哭了幾聲,吩咐丫鬟把內室的利器全部拿走,然後自己守在兒子床邊,須臾不敢離開。

陳泰清匆匆奔往後宅,大門一推,快步邁進陳氏祠堂,手捻三根香,恭恭敬敬的在一眾牌位前轟然跪下,再三拜道:「列祖列宗,咱們陳家的最後一點骨血危在旦夕了!還請祖宗們顯靈,救救義山啊!若是他沒了,我也自絕於宗祠之內!你們就徹底絕後了!」

片刻靜默。

「砰!」

忽然一聲響,近前的一溜牌位中倒了一個。

「曾祖父?!」陳泰清精神一震,匍匐著爬了過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麻衣道祖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麻衣道祖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章 妖氣入體

0.08%
目錄
共121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