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只在暗中默默地保護着她(結局)

第386章只在暗中默默地保護着她(結局)

他就在卧室里守株待兔。

殺手走到卧室門口,動作極輕,沒有發出一點聲響,連呼吸聲也聽不到。

葉楓屏住呼吸,緊張地等待反擊時機。殺手一定帶了刀,他「醒來」晚了,就會被殺手捅死,「醒來」早了,殺手有可能逃掉。

殺手的身材不高,動作卻很利索,好像有些本事。

「啪」地一聲,殺手的彈簧刀彈開了。

殺手走到葉楓身邊,冷酷地對他說:「對不起,我是為了錢,才要你命的,你不要怪我。」

殺手舉起手中的彈簧刀,對準葉楓的心臟部位用力紮下來:「你什麼也沒有,卻非要娶豪門千斤,所以才招來殺身之禍的。」

葉楓感覺一股凌厲的刀風,朝他胸口撲來。在刀尖要戳到他胸口時,他將身子往裏床一滾,殺人的刀子「噗」地一聲,深深扎進下面的墊被裏。

殺手見葉楓突然「醒了」,嚇得驚叫一聲。他正要拔刀再刺,葉楓一個翻身,同時揮拳朝殺手胸上打去。

殺手被打飛出去,跌到後面的大床上。因為力量過大,殺手被一股慣性從床上掀翻下來,跌在後面的牆角里,痛得爬不起來。

葉楓翻身下床,拿着手機走到他面前,一腳踩住他的右腿,厲聲問:「是誰派你來的?」

殺手呻吟著不肯說。

葉楓腳上用了些勁問:「你說不說?」

「啊?」殺手痛得嚎叫起來,「沒有人,叫我來,是我自已來的。」

葉楓打開手機錄音功能,追問:「你來幹什麼?」

「我想偷富豪人家的錢,見有人在,就想殺人滅口。」

「新婚之夜,是不是你打昏我的?」

殺手愣了一下,才說;「不是,我不知道。」

「你丟在衛生間里的那根棍子,我保管着。只要比對一下留在棍子上的手印,你就賴不掉了。快說,到底誰派你來的?不說,我踩斷你的狗腿。」

「啊——」殺手大聲嚎叫,「真的沒人叫我,是我自已來的。」

老張和劉媽聽到聲音,馬上奔上來。

「他怎麼啦?」

「他來殺我。」

「啊?他怎麼進來的?」

「從衛生間的後窗外面,那根落水管爬上來的,他就是那天晚上打昏我的人。」葉楓肯定地說,「今天凌晨,在沙發上睡下來之前,我去衛生間看了一下,看到那根棍子和落水管,我就知道,兇手這兩天還會潛來殺我。」

「姑爺,你料事如神啊。」劉媽驚喜地說。

「有人來偵探過,我就知道,殺手馬上會來。」

「你是說關總?」

「不是他,還會有誰?」

「那就把這個殺手押到派出所去,把他的幕後老闆查出來。」老張說。

「好吧,聽你的。本來,我想弄死他。」葉楓放開腳,把殺手從地上拉起來。

葉楓跟老張一起,把殺手押到附近的派出所。報了案,在那裏做了筆錄。

晚上,趙含韻和媽媽回來,葉楓把抓到兇手的事跟她們說了一下。

她們聽了也很高興。但馬上,趙含韻的艷臉就寒下來說:「現在兇手抓到了,你應該同意離婚了吧?」

葉楓怔了一下,嘻笑着說:「針對我的兇手抓到了,但針對你的兇手還沒有抓到,所以要再等一等。」

「哪有針對我的兇手啊?」趙含韻瞪着他說,「你總是有理由的?這是狡辯,目的就是賴著不走。」

「含韻,你想過沒有,針對我,就是針對你,你才是引來殺手的根源。」葉楓耐心地說,「我一走,沒人保護你,你就真的成了狼群中的羔羊了。」

「哼,聳人聽聞。」趙含韻不屑地嘀咕一聲。

葉楓因為有其它事要去干,就不跟她爭,只在暗中默默地保護着她。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第一戰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第一戰神
上一章下一章

第386章只在暗中默默地保護着她(結局)

100%
目錄
共38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