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故弄玄虛

第121章 故弄玄虛

你個破蒼蠅鋪子,能有個鬼的國寶。」

凌遠招手,自然有和順堂里跑腿的夥計,將他早早準備好的東西端了上來。

他同時說道:「那這樣,不如我們打個賭。

就賭這件寶貝,它是不是國寶?」

柳石澤脫口而出地應了下來。

他還底氣十足地道:「要賭就賭個大的,小打小鬧爺沒興趣。」

「就賭......」

「慢著!」

柳石澤就要說出賭約的時候,他從上京古月齋帶來的高級鑒定師高斌突然出口喝止。

「嗯?」

所有人的目光落到高斌的光頭上,熠熠生輝般的反光有點刺眼。

高斌正了正眼鏡,目光灼灼地在凌遠身上,上下打量了起來。

在他看到凌遠右手上戴的舜帝戒時候,頓了一頓,緊接著目光又落到左手。

這下,高斌的眼睛徹底地亮了起來。

他目光落處,正是凌遠一直在無意識盤玩著的龍形古玉。

高斌目光飛快又在姚柔手上掃過,緊緊地盯了一下她手中的鳳形古玉后,終於點頭臉上露出滿意笑容。

「高叔?」

柳石澤喚了一聲,帶出幾分不滿的味道來。

他不知道高斌為什麼要攔著他,跟這麼一個不知所謂的廢物打個賭怎麼了?

跪下?磕頭?學狗叫?還是脫了街上跑一圈子?

柳石澤腦子裡轉的都是這些。

高斌搖了搖頭,道:「少東家,再等等,容我再看看。」

柳石澤不滿歸不滿,還是乖乖地住嘴了。

上京古董圈子裡,對高級鑒定師這個級別的人才,那都是很尊重的。

一件寶貝的鑒定、評估、定價等等,關係甚大,可以賺回上億的利潤,也能砸掉百年的招牌,不能不慎重,不尊重。

高斌就是這樣的人才,柳石澤雖然是少東家,還是要尊稱一聲高師傅、高叔的。

高斌既然開口了,柳石澤也只能聽著。

高斌說完后,認真地拿出行頭,包括強光手電筒、刷子、手套、放大鏡等等,從頭到尾再次檢查了粉彩仕女紋瓶。

他在仔細認真檢查的時候,盧教授、倨傲老者、王青,也同時圍了上去,以各自角度,仔細觀察,思考。

柳石澤在凌遠說出「國寶」論的時候,想的只是打賭,只是讓他出醜,高斌等人卻是不同。

再是看不起一個上門女婿,一個外行人,他們依然慎之又慎地查了又查。

沒有這份謹慎心,在古董圈這個風波雲詭的地方,隨時可能一個跟頭摔得站不起來。

姚柔、方叔、林慧玲等人,站在外圍,全都豎起耳朵,睜大了眼睛,既聽且看盧教授等人的再次檢查。

「的確是拼接瓷沒錯,下面部分估計是老一些的白瓷,上面的部分純屬瞎搞。」

倨傲老者最先開口。

「嗯,確定無疑。」

盧教授開口附和。

在他們之後,高斌、王青等人,先後結束了檢查,齊齊搖頭。

這就是個純得不能再純的假貨。

「虛張聲勢。」

高斌輕蔑地出聲,沖著柳石澤點了點頭,表示這個賭,打得過。

凌遠在他們檢查粉彩仕女紋瓶時候,漠不關心,反而趁著這個機會,沖著姚柔問道:「害怕嗎?」

姚柔點了點頭,但神情坦然。

在剛才不管什麼情況,她都沒有發過一聲,默許凌遠去作為。

「反正也不會更差了。」

姚柔這話剛說完,對面柳石澤叫囂道:「喂,那個上門女婿,還敢不敢賭?」

凌遠無所謂地道:「賭啊,你敢賭,我就敢接。」

這下所有人看向他的目光,都跟看傻子沒區別,蓋棺定論的事情,非要再賭輸一次,再丟一次臉不可。

對姚鎮揚說的說法,王世龍等人本來還不置可否,現在可以確定了。

「這就是個廢物。」

眾人鄙夷的目光沒有讓凌遠有半點動搖,他隨意地道:「說吧,賭什麼?」

柳石澤獰笑著,就想說出他想了半天的各種侮辱人手段,反正他認定輸不了了。

就在他開口前,高斌果斷地插口道:「就賭你們夫妻手上的玉。」

「嗯?」

凌遠似笑非笑地看了高斌一眼,知道這個高級鑒定師是看出什麼來了,不由贊一聲「倒不是浪得虛名」。

「好啊。」

凌遠剛應了一聲,還沒有來得及說對方要賭什麼的時候,林慧玲連忙插口道:「不行,我們不賭。」

她緊接著沖著凌遠吼道:「你瘋了,這是我們小婉的,至少幾百萬呢,我不能讓你往水裡扔。」

「我們不同意啊。」

林慧玲最後一句話是沖著柳石澤等人說的。

她說得理直氣壯,本來就是姚柔的東西,凌遠一個上門女婿,自然不能做姚柔的主。

「切,那還賭什麼?廢物就是廢物,連個賭注都拿不出來。」

柳石澤在高斌示意下,出聲嘲諷。

他雖然不知道高斌為啥看重凌遠和姚柔手上的玉,但不妨礙柳石澤信任高斌的眼光。

林慧玲才不管凌遠被嘲諷,反正她自己天天干,在她看來,凌遠有個屁的面子可言,更不用說值個幾百萬了。

出乎她意料的是,姚柔眉頭一皺,開口道:「凌遠不是廢物,他是我的丈夫。」

「他當然能做主。」

林慧玲聞言大急,可在她出口阻止之前,姚柔就把鳳形古玉塞進凌遠的手裡,道:「拿去,你想賭,就去賭。」

「輸了也沒什麼,反正也是你買的。」

姚柔這番支持,這番豁達,倒是讓一直表現得無所謂的凌遠感動了一把。

他向著姚柔點了點頭,拿著龍鳳古玉遞給了盧教授,鞠躬道:「麻煩盧教授鑒定與見證,我們夫妻出斷代在龍山文化之前的龍鳳古玉一對。

作為賭注。」

在場的多是行家,聽到「龍山文化」四個字時候,眼睛都是一亮。

盧教授將龍鳳古玉翻來覆去地檢查了一番,語氣肯定地道:「從玉石質地、琢磨的手法、本身的形制等等方面綜合判斷,的確是可以斷代在龍山之前。

好東西。」

高斌得意地笑了起來,柳石澤、王世龍等人,這才明白高斌指名要這對龍鳳古玉打賭的原因。

姜果然是老的辣。

凌遠對盧教授能輕易鑒定出來並不奇怪,盛名之下無虛士。

若不是他看出姚鎮揚有備而來,以及在粉彩仕女紋瓶上發現問題,不然的話拿出這對古玉,也足以應付今天的情況了。

王世龍等人看向龍鳳古玉的目光中滿滿都是惋惜,好好的寶物,因為一個沒有半點希望的賭約,就要落入柳石澤的手裡了。

凌遠無視了眾人目光,一指柳石澤,直接了當地道:「既然你們選了這對玉,那我也要你手上的東西好了。」

他不像高斌那麼鄭重地打量半天,隨意一瞥,目光落到柳石澤手上,道:「嗯,我看這個扳指不錯,就是它了。」

「......這個?」

柳石澤遲疑了起來。

他手上的玉石扳指是貨真價實的古物,從古月齋的老闆,柳石澤的親爹收藏里挑出來的。

價值或許比不上那對龍鳳古玉,卻也絕對不是隨便能拿來打賭的東西。

柳石澤的猶豫只持續了一瞬間,馬上想到那個假得不能再假的粉彩仕女紋瓶,果斷開口道:「賭了。」

說著,他就伸手摘下玉扳指,遞給了盧教授。

在這個過程中,高斌張了張口,本來想要阻止,只是想到柳石澤身上的東西,還真是這個玉扳指最便宜,翡翠葫蘆貴上了天,是真的無價之寶,更不能拿來打賭。

反正贏定了,算了。

高斌搖了搖頭,徹底放棄了阻止。

盧教授將玉扳指拿在手上,瞄了一眼后,神色就有些變化。

隨後他細細地把玩著,半天沒有說出鑒定結果,似乎有什麼遲疑不決。

大家也不奇怪。

畢竟柳石澤只是將玉扳指交給賭約的見證人而已,並沒有讓鑒定,再說這一看就是大開門的好東西,至少是清代的上好玉石製品,也沒啥好鑒定。

所有人的目光,重新落回凌遠的身上,有輕蔑,有戲謔......,唯獨沒有任何一點的慎重,任何一點的尊重。

柳石澤大大咧咧地開口道:「來,開始你的表演,我倒要看看,你怎麼把這破玩意兒變國寶。」

凌遠淡淡地道:「那你睜大眼睛,看好了。」

話說完,他立刻就開始動手......

「咦?

這小子在幹嘛?」

柳石澤好奇地沖身邊的高斌問道。

高斌搖了搖頭,認真地看了下去。

凌遠一動手,動靜就立刻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注意力,不僅僅是柳石澤他們兩人。

在所有人的目視下,他有條不紊地取出一盆水,動作飛快地將各種或是礦物、或是藥材的材料融入水中,調和出一盆渾濁的液體。

凌遠用手讓盆裡面的液體旋轉出漩渦,各種材料混合在一起,隨後就不管了。

他連手都不擦,隨手拿起放在矮凳上的一個強光手電筒,就沖著粉彩仕女紋瓶內部照去。

凌遠動作剛做出來,旁邊王青就「誒」地一聲,表示著不滿。

凌遠拿的手電筒是她的。

王青跺著腳,覺得自己的強光手電筒落在凌遠這種廢物手裡,簡直就是褻瀆。

她剛要阻止,就把王世龍拉了一把。

王青詫異地看過去,卻看到自家父親嚴肅地搖了搖頭。

王世龍拍了拍她的手,輕聲道:「再看看,不要急。」

王青只好耐著性子,看著在她眼中只是胡鬧的鬧劇。

凌遠壓根沒有注意到王家父女的動作,將強光手電筒照入瓶底后,他嘴角就是一彎,露出了笑容,暗道:「果然!」

在瓶底的內壁,最底部的部分,他看到有八條螭龍紋,若隱若現,朦朦朧朧。

在瓶子的最底部,則又有一條螭龍,在雲中攤手探首。

加起來就是九條螭龍。

故弄玄虛!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上門狂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上門狂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121章 故弄玄虛

100%
目錄
共12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