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一章 何寧死

第九百八十一章 何寧死

轟隆隆!

一道巨響之後,在海底的徐龍身軀猛然震蕩一番。

像是被一擊重鎚狠狠地敲擊了一般,在原地驟然一墜。

雙腳所矗立的珊瑚叢,瞬間開裂成兩道深深地縫隙。

徐龍的身軀之外儘管已經凝結出來幕牆,但在一顆凝實的法印之下,幕牆瞬間破裂又被重組。

「咔咔咔」的聲音不絕於耳,徐龍連帶著幕牆被衝擊波化作的重鎚墜入了海底泥沙內。

而在他身側不斷旋轉的水流,也被這股衝擊波裹挾著停滯旋轉。

在喇叭口想夔牛被狠狠地衝擊一霎,在頭頂之上的創口瞬間爆出幾道猩紅的血路來。

在劇痛之下夔牛尤其惱怒。

它在此時獨自頂著法印的衝擊波,竟然不躲不避,對著那下方陷入半截身軀的徐龍怒視一眼。

隨即便打開自己的喉關,一股巨大的氣流從中爆發而出。

徐龍在喇叭口下方一霎閉合自己的五感,但在這近距離之下,他還是聽到了一聲震耳欲聾的吼聲。

吼!

夔牛的一道吼聲爆發而出時,在海底的珊瑚叢被一霎震碎。

夔牛的肺葉極大,那滾滾的音波從喉關之下爆出。

像是有不受控制的怒龍一般,翻卷著自己龐大身軀要讓天地為之色變。

在下方的徐龍只覺得自己身軀周圍的泥沙逆勢像是被一隻大手翻卷而起。

但他瞬間反應過來,這是自己的身軀被攪動的泥沙給掩蓋了。

而激蕩而起的水流,就在幕牆之外快速地滑動而過。

徐龍方才閉合的五感在瞬間被震開,鼻腔之間瞬間竄出兩道血箭。

一擊音波像是重鎚一般,狠狠地敲打在徐龍身軀之上。

「咕嚕咕嚕」的聲音在海底大作,夔牛的音足足持續了兩個呼吸。

在碩大頭顱之下的漩渦早已經被震散。

方才是用來禁錮徐龍的身軀,此時夔牛一擊之後,徐龍已然被沉重地墜入了泥沙之中。

在泥沙內的徐龍有一霎窒息的感覺。

那夔牛凝起音波的一擊餘波還未散去,覆蓋在身軀之上的泥沙還如那浪濤翻卷一般,在海底不斷肆虐著。

徐龍的身軀像是被那泥沙翻捲起來活埋一般,在場中徹底失去了蹤跡。

對面的何寧眼看徐龍已然被活埋,在嘴角勾起一抹嘲弄。

還以為玉屏宗門核心弟子有多厲害呢!

心念一動,在漩渦口的夔牛猛然一轉身形,對著下方翻卷的泥沙狠狠地墜去。

在嘴角的嘲弄徹底化作了猙獰,何寧在腦海里已然想象著徐龍的結局。

在頭頂之上的夔牛墜來時,那翻卷的泥沙不由自主地開始倒卷。

海底的水流之間化作了一道犀利的箭流,那箭流所穿透之處盡皆是一片空白。

海底的自然之力渾然被附著在了其上,下方的徐龍瞬間感覺到自己被一股鋒芒鎖定。

他在泥沙底部不斷凝結起幕牆抵禦,同時在手中凝結起一顆凝實法印來。

還來不及在法印內注入更多的能量,那股鋒芒便已然到近前來。

徐龍看準機會,在翻卷的泥沙之中猛然掠起身形。

藉助那一絲倒卷的漩渦趁勢而起,在起身時大喝一聲:

「敕!」

在頭頂之上的箭流鋒芒頓時被一顆法印所撐起。

然還未挺住一霎,在下方的法印便發出一陣「咔咔咔」刺耳的聲音。

在上方的夔牛卻是猛然一滯身形,它在法印之上感受到了劇烈的能量正在釋放。

在海底猛然爆發出一道星光,那璀璨奪目之態讓已經轉身的何寧大為驚訝。

還未來得及有所反應,在耳畔便傳來了一陣劇烈的爆炸聲。

「轟隆隆」的聲音像是要海底給震碎一般,在那法印被刺破時,也隨即引發了其中的劇烈能量。

在頭頂之上的箭流像是秸稈一般脆弱,那衝擊波在下方旋轉而上時,將夔牛凝起的箭流寸寸攪斷。

「噼里啪啦」的聲音在海底大作,後方的夔牛見勢不妙在徐龍頭頂之上猛然一頓。

對面的何寧瞬間反應過來,探出真靈在夔牛催促。

在水底的夔牛被何寧一激后也凶性大發,身軀對著那滾滾的衝擊波竟然俯衝下去。

同時在泥沙之間張開巨口,像是要將下方的徐龍給徹底掩埋吞噬入腹。

衝擊波在夔牛巨口之間不斷爆炸,引起的創口讓夔牛不斷痛苦嚎叫。

但它此時是鐵了心要將徐龍給吞噬下去。

所幸不理會法印的衝擊波,儘管自會負傷,但徐龍在巨口之下絕無活命的機會。

夔牛的雙眼變得通紅一片,一股巨大的絞吸力在海底展現出來。

這般鯨吞萬物的威勢讓海底之物盡皆入了夔牛腹內。

在下方才的徐龍仰視頭頂之上,在那一片漩渦之上儘是一片無盡的黑暗!

此時他在巨口之下卻是無處躲避,索性在巨口襲來時猛然大喝一聲:

「封!」

這一字出口后像是法憲成章,在那海底不斷顫動的泥沙瞬間被定格在此。

而那巨大的夔牛之口也在一霎停滯下來,絞吸力在徐龍身軀之上消失。

就連原本流轉不歇的水流,也在此時被停滯下來。

在對面的徐龍一霎轉過頭來,在眼底閃過一抹冰冷的笑意。

何寧心中大感震驚,這股能量他還從未在何處見過。

玉屏弟子宗門會御使這股能量!

心中念頭方才升騰而起,在對面的何寧便大感不妙。

徐龍封禁住夔牛的身軀一霎,自己卻是分神。

如今徐龍有了一霎迴轉的功夫,那後方的正在纏鬥的銅環與劍光呢?

念頭在心底還未落下,在背後便傳來一道「嗡嗡」的顫音。

何寧心中大驚,在舌尖之上猛然噴出一道精血來

猛然掙脫了封禁束縛,但他隨即便陷入了絕望。

當他抬起頭顱時,看到自己的銅環被劍光壓制的光芒黯淡。

一道凜冽的劍光已然停駐在了自己頭頂之上!

嗡!

一道劍芒在場中劃過,一聲細微的悶響於海底消失。

何寧的頭顱劍光高高拋起,隨後那具無頭屍體便在無數道劍氣之中化作了齏粉。

仙霞嶺玄仙修士何寧,隕落!

徐龍見到仙霞嶺修士已然北側劍光所剿滅后,在一瞬間便控制劍光迴旋。

在後方的一圈銅環在劍光之下不斷浮沉而起。

劍光在收斂了自身威勢之後,在那銅環之間猛然一穿而過。

「鐺鐺鐺」的聲音格外清脆,一圈土黃色的銅環在徐龍頭頂停駐下來。

還未等徐龍查看清楚,卻發現在那海底的夔牛竟然開始膨脹起來。

它龐大的身軀像是被一霎充氣了一般,在徐龍的眼中急速放大。

但在徐龍心中卻是升起一股急切來。

他知道這是由於夔牛主人被剿滅后,與之有相應契約的夔牛也開始兵解自身。

膨脹的身軀像是不可控制的發麵一般,在徐龍心中升起一股危險的氣息。

但在此時徐龍顧不得夔牛即將要兵解自身,他凝起自身的意志在夔牛眼睛內一霎攝入,像是要將夔牛給攝魂一般。

此時在頭頂之上的銅環微微顫動,但它被劍光牢牢地壓制住,只能在海底發出顫音而已。

徐龍的意志侵入夔牛眼睛內后,直取那靈魂而去。

在仙霞嶺修士身上徐龍沒有得到信息,此時夔牛即將要兵解自身,徐龍想獲得一些關於仙霞嶺修士的信息。

在一霎進入其靈魂后,徐龍眼內便閃過一絲金芒來。

在那夔牛的靈魂內是一片混沌,在進入后徐搜索了很多無用的信息。

最後在臨近的時期,他終於查找到了有用的記憶。

仙霞嶺修士在瀚海之中果然是有提前發現。

此次下來瀚海內的修士人數最多,他們一部分在瀚海內尋找水族凶獸,天地靈精。

而另一部分就是在海底尋找所謂的傳承之所。

這夔牛還有些關於主人的記憶。

在提取之後徐龍方才知道此人名為何寧,是仙霞嶺派出在瀚海之中搜集天地靈精的修士。

他出現在此處時是因為之前便得到了通知,此處的甘霖草會在近期成熟。

但沒想到徐龍也找到了此處,一場大戰之後何寧在場中喪命。

按照原計劃,何寧在搜集了甘霖草之後,便要在前往海底某處與其他仙霞嶺弟子匯合。

在那裡有一窩水族凶獸,還有一些極其珍貴的天地靈精。

只有匯合幾位玄仙修士之後,他們才能有更大的把握,將天地靈精和水族凶獸給一網打盡。

那處的天地靈精不僅僅是仙霞嶺弟子看重,連洛水谷的弟子也會前往,所以在碰頭之時少不得一番爭鬥。

不過此次仙霞嶺弟子來的人比較多,對於洛水谷弟子的爭鬥他們是志在必得!

徐龍在夔牛的記憶中找到了具體位置,隨著自己的意志撤出,徐龍在原地飛速後撤。

在場中的夔牛已然膨脹到了極致,它的身軀像是一個凝實的氣球一般,在海底猛然碎裂開來。

「轟」的一聲巨響后,四周的海域猛然一個震蕩。

巨大衝擊波在泥沙之間不斷翻卷而起,讓那清澈的海水瞬間被濁浪給侵入混合。

原本珊瑚叢此時已然徹底化做快樂廢墟一片。

當滾滾的衝擊波散去后,在深海之中有了一道五彩斑斕的光芒。

方才還異常憤怒的夔牛,此時已然化作了一團靈氣消散於海底。

徐龍在後退時還控制著銅環,在自己身前不斷凝結著幕牆,那夔牛兵解的衝擊波總算沒有再傷到徐龍。

只是當徐龍看著那一道五色光芒時,眼底上過了一絲可惜的神色。

夔牛選擇兵解自身就是為了和主人一起殉亡。

主動兵解身後,腹內的內丹也會隨之消散。

徐龍可惜的是夔牛那一身血肉和內丹,此時都化作了靈氣消散海底。

仙霞嶺的手段果然有些剛烈,在凶獸身上實在找不到破解之法。

夔牛兵解之後銅環便失去了原有的靈性。

此時雖然還在徐龍手中,但其上的禁制是一位玄仙修士的。

徐龍若是想要使用銅環,便要費盡心力去消磨銅環其上的重重禁制。

在細細看來一眼這古樸的銅環之後,徐龍便將它收入袖中。

意志一轉在身後,發現犰狳的身影竟然團作了一團,覆在在了海藻之後的甘霖草上方。

沒想到這廝還挺聰明,方才大戰時這廝不曾露面,反而是趁著何寧與徐龍不注意。

將這一片甘霖草給護住了,讓大戰的餘波未能損傷甘霖草。

徐龍隨即上前查看甘霖草的狀態,在走進一看時,徐龍眼神都直了。

犰狳這廝趴在甘霖草上面竟然在掘土,而且那有力的上頜還在啃食甘霖草的根部。

徐龍連忙上前將驅除給驅趕開來,這廝居然趁著徐龍大戰無力管它,在這一片甘霖草上方啃食根部

在甘霖草的根部徐龍可是有大用,這根部他是準備挖掘而出,然後移植在自己的爛桃山道場內。

此時被犰狳啃食,徐龍已然是心如刀割一般。

驅趕開犰狳后徐龍細細查看了一番,好在其中那一株金色的甘霖草還完好無損。

犰狳被徐龍驅趕之後,還在其兩腿之間不斷遊走。

顯然這天地靈精對它的吸引力不是一般的大。

徐龍只得掏出一把靈石在手中,犰狳見到后便一口將靈石給吞下。

凶獸口內生有頰囊,自然能夠煉化靈石內的靈氣。

在吞噬過靈石之後,犰狳的情緒穩定了許多。

在徐龍的驅使下,開始用自己的利爪挖掘甘霖草根部。

仙霞嶺弟子是在之前便發現了甘霖草位置,但他們無法帶走這片天地靈精。

因為就算帶走了在儲物袋內也無法存活,所以只能留在此處讓它自然生長。

但徐龍有天象凝結靈氣,只要用天象將那甘霖草封存起來。

屆時再帶出瀚海移植在爛桃山道場的靈脈內,這天地靈精就算成功移植了。

在犰狳挖掘完畢后,徐龍便施展自己的天象,將甘霖草盡數納入天象內封存起來。

隨後他再腦海里分辨了一番位置,催起犰狳便朝著某處趕去。

在夔牛的記憶中,徐龍已然知道有珍貴的天地靈精被仙霞嶺弟子發現。

自己此時在瀚海內也是迷失了方向,竟然來聯繫弟子有秘密發現。

只要找到了他們就會有傳承之地的線索,在水底閃過一道黑影,徐龍的身影綴犰狳身後。

而在海底某處,一位藍衣修士忽然翻開自己的大袖。

手掌伸出在外時,有兩塊玉牌忽然碎裂!

藍衣修士眉宇猛然一皺,在眼中閃過了一抹憂慮。

但此時明顯不是查看的時候。

在他身下的一道黑影正在快速前進著,他看著前方越來越近的一道深淵海溝。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全球輪迴之我通曉所有劇情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靈異 全球輪迴之我通曉所有劇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百八十一章 何寧死

98.59%
目錄
共101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