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五章 岳父上場

第九百四十五章 岳父上場

逡巡的目光急速的擾動,但是並沒有讓時間,侵佔它太多的閑暇。

因為一個目光,隔著茫茫的夜色,朝著它這裡望了過來。

和它四目相對的時候,卻是如同激起了激烈的電火花兒一樣。

那道目光非常的強烈,直勾勾的盯著它,讓它非常的不舒服,但是它在這樣的目光之下,也已經確定了那究竟是誰。

「人類,你可以殺死猿魔一族的戰士,確實是有那麼點力量,但是你確定,就可以挑釁我了嗎!?」

這雙巨大的眼睛,竟然散發出了恐怖的波動,而且形成了一道道的音浪,傳遍了整個戰場。

當這個恐怖的直接作用在人的精神之中的聲音出現的時候,所有人的目光,都投降了遠方,即使是他們看不到任何的東西,可是其中的恐怖,卻也可以感受得到。

每個人都有一種本能的恐懼,身體或多或少的忍耐不住的顫抖,就像是一隻山羊,面對著野狼一樣,那是被捕食者盯上的獵物的感覺,危險的刺激人的每一根神經。

即使是在城牆上的摩根,都感到不自在,不舒服,而且是有一種非常厭惡的邪惡感,讓摩根很有要去廝殺一番。

但是另一邊的風斬,卻並沒有這樣的感受,反倒是顯得非常的激動,眼睛瞪的很大,看著茫茫的夜色,只是在他的眼中,有著另外的一雙眼睛,那就是在那些猿魔上方的那雙最為巨大的眼睛。

「哈哈哈……」

風斬突然笑了,笑的很大聲,就像是在整個夜空之中,都遍布了高音喇叭,在不斷的傳播他的聲音,讓這裡的那種恐怖的精神威壓,瞬間消失的蕩然無存。

風斬的笑聲就像是有魔力一樣,讓這原本顯得有些寒冷的夜晚,開始變得溫暖了許多。

而且,就在風斬放聲大笑的時候,手**現了一根木質的魔法杖,當然還是他那近乎於一次性的魔法陣,直接開啟了一個瞬間吟唱。

然後朝著空中丟去,在上升到千米的位置后,立刻熊熊燃燒了起來,就像是一顆太陽一樣,懸挂在了天空。

不過是幾百米的直徑,卻是讓它產生了一種太陽墜落的感覺。

溫暖,也就從那裡開始落下了。

這根魔法杖燃燒器的火焰,立刻就讓吉恩特城的城牆開始變得明亮起來,大地也不再是那麼的黑暗,即使是因為距離,已經讓它的光芒開始變得微弱,但是神奇的是,這些火焰,竟然能夠照耀到在遠方的大地上存在的那些眼睛。

尤其是那雙最為巨大的眼睛,瞬間就像是被激怒了一樣,直接膨脹成了十公里,看起來就真的是如同夜空之中的太陽了,只不過卻是黑色的。

隨後它立刻發出一聲爆喝,如同遭受到挑釁的野獸,開始威脅了起來。

但是面對這樣的威脅,風斬也是毫不猶豫的,一腳將腳下的巨型猿魔踢下了城牆,雙腳用力,直接來到了高空之上。

然後同樣發出了一聲聲的咆哮,就像是兩頭公牛一樣,不斷的哞哞哞的叫著。

但是,奇怪的卻是,這裡的聲音,卻也只是在這面城牆上來回的震蕩,即使是城牆都有些微微的顫抖了,可是卻根本傳不去。

就像時兩個世界一樣。

……

正在好吃好喝的風火和亞瑟,同時站了起來,互相看來一樣,異口同聲的說道。

「看來該我上場了!」

聽到對方的話,兩人都是一愣,然後笑了,繼續說道。

「還是我來吧!」

又是一樣的話,接著又是一愣。

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都擔心再次開口,雙方說的還會一樣的話,那可就尷尬了,而且會顯得有些浪費時間。

在城牆上的戰鬥可正是在如火如荼的進行著呢,那些骨魔族的攻勢是變得越來越猛烈了,就像是在滾燙的油當中,滴入了一滴冰水一樣,瞬間就炸鍋了。

這些骨魔族的大軍當**現了大量前置的拋石機,這些拋石機可是比起攻城的拋石機來說,顯得更加巨大了。

它們修長的機械臂,簡直給人一種要捅破天的感覺。

而這些拋石機卻是直接跟隨著骨魔族的大軍前進,在距離吉恩特城的城牆一定距離后,才最終停了下來。

並且,這些拋石機拋出的還不是巨石之類的,用來直接摧毀城牆或者守軍抵抗的武器。

那竟然是一群群的骨魔族,被當做石塊兒給丟了出去,如同滿天的雨點一樣,直接就落在了吉恩特的城牆上。

就算是有一些倒霉的傢伙們,直接撞在城牆上,根本沒有登上去就粉身碎骨了,但是這樣搞笑的噴洒,還是讓大量的骨魔族從天而降了。

只不過,這樣的事情,並不是風火和亞瑟所關心的。

他們要注意的是,這些骨魔族突然攻擊變得猛烈之後的原因。

這才是吸引他們的地方,畢竟在城牆上坐了這麼久,喝這麼多的茶,吃了那麼多的點心,也應該活動活動了,要不然非得生鏽不可,長胖了的話,就更糟了,多影響他們的形象啊,誰讓他們都是中年帥大叔呢,多少小姑娘眼裡的成功好男人啊。

「兄弟,還是讓做哥哥的來吧,有哥哥在沒問題的!」

還是風火搶先一步開口了,說的大義凜然。

而亞瑟也是不甘示弱,立刻嚴肅認真的說道。

「大哥這怎麼行,這畢竟是我的地盤兒,在這裡遇到麻煩就已經很不好了,要是還讓大哥親自動手,讓我這個做兄弟的,還怎麼有臉見人!」

……

就這樣,雙方你一言我一語的,直接爭論了起來,而咯在逐漸接近之中,則是感受到了城牆上的巨大威脅。

只是當它到達城牆前方的時候,卻是並沒有想象中的出現大人物,來攔截自己,或者是攻擊自己。

反倒是那些拋石機拋射上的骨魔族們,和城牆上的重甲人類戰士,戰鬥的更加激烈了,讓戰場也變得更加混亂和血腥。

呲緊緊地皺著眉頭,即使是本來就緊繃的臉,在這個時候,也察覺出了一絲不同尋常。

難道是他們要埋伏自己嗎!?

這樣可就是有失身份了,都已經打到這樣的地步了,還要搞什麼埋伏,簡直是可笑至極了。

誰都可以看得出來,這根本就是在邀約自己來這裡決鬥的。

要是做出偷襲埋伏的事情,就算是他們身處不同種族和陣營,也一樣會瞧不起這些混蛋的人類的。

它耐點的等待和戒備著,雖然它看起來脾氣暴躁,但不代表就真的頭腦簡單,只知道大吼大叫的發脾氣。

在戰場上,真正這樣認為的,都是些蠢貨,而且也都已經沒有任何機會,再去這樣認為了。

只不過,呲所不知道的是,根本不是因為有什麼埋伏,更不是說要輕視了它,而是因為這個時候,打算出戰的兩個人,正在爭論呢,到底是要誰上場。

此時此刻,已經讓那個呲,等了很久的兩人,深深的吸了一口夜晚的寒冷空氣,表情極為嚴肅,甚至是顯得有些兇惡,狠狠的盯著對方。

「那麼就這麼定了,一決勝負,你說怎麼樣!?」

「好!」

「一!」

「二!」

「三!」

當數到三的時候,他們同時出手,渾身的肌肉似乎都已經繃緊的如同岩石一樣堅硬了,但是當他們的手出現的時候,一切就已經成為定局了。

一個人暢快的笑了起來,而另一個人卻是顯得非常沮喪,只是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對於勝負輸贏的約定,還是不會反悔的。

收回了石頭剪刀布的手,他們終於是有了一個可以活動的理由了。

「那我就去啦,大哥在這裡好好看著兄弟的表現!」

「放心,兄弟,大哥在這裡給你掠陣!」

……

隨後,亞瑟直接消失在了這座宮殿之中,轉眼之間,就眼睛出現在了城牆外面,正好就是呲的面前。

突然出現的亞瑟,倒是沒有讓呲過多的驚訝,反倒是有些放鬆了,只有人類出現,那麼就代表了戰鬥對象是誰,否則它一直在這裡飄著,是甭提多尷尬了。

本來就非常高大的呲,在見到亞瑟的一瞬間,身高之間猛增到了十六七米,渾身上下的骨甲,更是有一種暴漲的感覺,像是一圈圈的肌肉在擴張。

顯得居高臨下的看著亞瑟,呲似乎很有興趣和他聊聊。

「人類,你知道嗎,敢出現在偉大的呲面前,已經註定了你的死亡,只是幸運的,你是現在第一個出現在偉大的呲的面前的人類,我給予你榮耀,選擇自己的死亡方式,顫抖和慶幸吧,這是你獨一無二的榮譽……」

呲的傲慢簡直是讓亞瑟有些目瞪口呆,這傢伙腦袋沒有問題吧,居然說出這樣的話,難道是昨天晚上做夢還沒有睡醒呢,那你乾脆接著回去睡就可以了,還上什麼戰場啊。

只不過呲卻是聽不到亞瑟的內心獨白,依舊是在喋喋不休,讓亞瑟是相當的煩躁。

可是就在亞瑟皺著眉頭打算說點什麼的時候,面前的呲卻是突然之間消失了,除了還在喋喋不休的聲音在空中飄蕩,卻是早就沒有人影兒了。

來不及給亞瑟多少的反應時間,呲已經粗線在了他的身後,只不過那喋喋不休的聲音,還是在前方飄蕩罷了。

而這個時候,呲的冷笑卻是直接打斷了自己的喋喋不休,讓這裡的空氣溫度都猛然之間下降了。

一根冰冷的長矛,直接刺向了亞瑟的后心所在,如果刺中,那麼不用多想,亞瑟絕對是要命喪當場的。

這呲的長矛速度很快,完全是看不到任何行跡的,只是在瞬間,就已經讓亞瑟來了一個前後通透。

整個在遠處看起來,就像是一隻被穿在簽子上的雞翅膀,正字等待著火焰的到來,然後過上那麼一點時間,就可以熟透了。

但是,這樣的結果,卻並沒有讓呲有哪怕是一點點的高興,因為它沒有在自己的長矛上,感覺到哪怕是一絲一毫的穿透感,那種弱弱的阻礙,完全就像是不存在一樣。

但是這是根本不存在,也不可能的,就算是它的長矛再過鋒利,可是作為自己身體的一部分,它又怎麼可能在上面沒有任何的觸感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艾斯蓋亞世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網游競技 艾斯蓋亞世界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百四十五章 岳父上場

98.41%
目錄
共89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