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重塑金身

第122章 重塑金身

「赤陽道長,看您的神通廣大,恐怕在神源大陸是一等一的高手吧?」羅辰恭維道。

「我哪裡算得上高手啊,身為東夏人,我的修為只能在化神後期,相當於『白金』階,不能再突破了。」

羅辰聽到這裡,納悶地問道:

「聽說神源大陸的英雄階也有不少,難道東夏人就一個也沒有么?」

「由於特殊的原因,英雄階也就是『還虛』境的強者在東夏人中是不可能存在的。不過,你是個另類。儘管你的修為在外界看來僅僅是人境中期,卻可以憑藉天賦強行修鍊高等階法術,可以稱得上是奇才了。」

羅辰沒有因為赤陽子的誇讚而洋洋得意,反而對這個「道士」職業更加好奇了。

按照赤陽子所說,東夏人中的道士職業是獨有的。那為何與西方修行者共用一套神源系統呢?

道士的特殊性,到底在哪裡?

赤陽子彷彿從羅辰充滿疑惑的眼神里看出了什麼,接著說道:

「一切法術皆為『道』的變種。道祖仁慈,在莽荒的時代,便將道法傳播於四方蠻夷,即便是你我都在用的神源系統,也是上古東夏神祇所創,改動並不大。」

「原來,我現在所用的法術和系統,並不是西方神的創造。那...為何如今西方一家獨大,將所有的功勞都歸功於他們的七神呢?」

赤陽子呵呵一笑,他等的就是這個問題。

「四個字:成王敗寇。」

「我懂了,道長。」

羅辰何其聰慧,怎麼不知道這其中的道理呢?

西方,等於是學成之後,背叛了老師。不僅如此,還在成功奪下神位之後,任意篡改歷史。

神源系統,他們的!

法術,他們的!

整個大陸文明的發源地,他們的!

西方文明的發家史,簡直就是一部血腥的強盜史!

經過赤陽子的點撥,羅辰如同醍醐灌頂,受益良多。

「羅辰,與你說了這麼多,我也該上路了。」赤陽子說完,就要走。

「赤陽道長,您要往何處去?」

「周遊列國,一切隨性。道祖交給我的任務已經完成,剩下的就要隨緣了。你們兩個在失落之地要小心一點,另外能照拂一下東夏人的話,我會感激不盡的。」

「道長...」

羅辰還要問些什麼,就在這個時候,赤陽子大袖一甩,腳下多出一隻巨鶴,騰空而起!

「我送了你一件薄禮,希望你可以好好利用...貧道走了!」

赤陽子駕鶴而去,把羅辰和布魯克看得一愣一愣的。

這可是真的仙人啊!

「什麼時候,我也能像他這樣牛掰就好了。」

「主上,屬下相信遲早有一天,您定能超越赤陽道長。」

「老布你拍馬屁的功夫是越來越精進了。」

「屬下說的都是真心話啊!」布魯克大喊冤枉。

羅辰笑了笑,想起剛剛赤陽子提到的那件薄禮,急忙喚出了系統。

草,這...這是怎麼回事?

本來是充滿西幻風格的神源系統,簡直是脫胎換骨,大變樣了!

面板的皮膚變成了修仙風格,有祥雲和雕樑畫棟,甚至連等階稱號都和之前大相徑庭。

【修道者:羅辰,等階:人境初蒙三階。】

【力量...敏捷...體質...】

【聲望:20000】

...

等階稱號變成了人境初蒙,其餘的屬性名稱不變,技能樹的變化也不太大,除了某些技能的名稱變成了東方風格。

【冰女皇之怒LV99】改成了【昭君怒雪LV99】,

【暴風切割LV99】改成了【風神狂斬LV99】...

羅辰對這些名稱的變化倒是無所謂,只要夠牛掰就行了。

他發現道具欄里還多了一件東方風格的道服,頓時來了興趣,抓出來換在身上。

沒想到,還真合適!

不像赤陽子那種寬鬆的道袍,這件道服很貼身,更像是古代的武者服,只是在腰間掛著一枚八卦。這個時候,羅辰一時間有種玩修仙遊戲的感覺了。

裝備上這件道服之後,羅辰的各項屬性絲毫沒有發生變化,這倒是讓他有些失望。

在禁閉塔,他還得到了一件稀有法師套裝,這兩件都不錯,真是難以取捨啊。

不管了,還是這件道服比較個性,先穿著在說吧!

就這樣,羅辰決定以後就穿道服,可褲子和靴子還是稀有法師套裝里的兩件,看起來倒是有些不倫不類的。

「赤陽道長的見面禮就是這個?有點不夠誠意啊!」

羅辰自言自語的時候,道具欄的一個角落發出淡淡的華光。

這個是...

小黑的灰燼么?

由於之前吸收了潛力寶石,這一小撮灰燼始終保持著一定的「生機」。難道它要復活了?

羅辰頓時喜出望外!小黑為救自己而死,他一直對小黑懷有愧疚。

如果能復活小黑的話,倒真的是一件大禮!

灰燼彷彿被什麼東西喚醒,無數顆細小的黑色砂礫飄出了道具欄,圍繞著羅辰開始轉圈。

「小黑?是你么?」羅辰不禁急急地問道。

黑沙沒有答應,而是慢慢地爬上了他的胳膊,在左臂的上方印了上去,形成了一圈黑環。

這個樣子像極了一個樸素的紋身。

羅辰摸了摸這個紋身,熟悉的感覺一下子讓他有些熱淚盈眶。

小黑確實回來了,即便它不會說話,可還是一樣想保護自己的主人。

黑環加身,使他的坦度恢復之前的程度,物理防禦力增加了超過6萬點!

不僅如此,他暗暗感覺到,這黑環還是一件能夠自動防禦的神級裝備!

「主上,您怎麼變成這個樣子?」布魯克驚訝萬分。

「是赤陽道長留給我的大禮,嗯...以後我就是個道士了,專心修道。不過,法爺還是法爺,這個法不是法術的法,而是道法的法...」

羅辰的一番話讓布魯克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不禁問道:

「道法的法?不都是法,有什麼區別?」

「這個...跟你一時半會也說不明白,以後你慢慢就懂了。」

畢竟是一個西方人,怎麼能奢求他能領悟到東方的大智慧呢?

不只是布魯克,奎斯特將軍如果知道以退為進的話,也許就不會死了。

羅辰望向埋葬奎斯特的大山,暗暗下定了決心。

奎斯特不會白白死的,這筆賬他記下了。

稍作休整后,羅辰和布魯克駕駛魔導車返回了要塞。

很令人意外,整個要塞燈火通明,官兵們亂做一團,叫喊聲不斷,看來是出了大事。

一隊巡邏守衛將羅辰和布魯克圍了起來。

在看清楚羅辰和布魯克的臉之後,這些守衛紛紛舒了口氣。

布魯克上前問道:「你們慌什麼,難道有敵情?」

為首的一個哭喪著臉回答:

「將軍...被人殺死了...」

「什麼?!」

布魯克難以置信,再三詢問過後才確定喬那多的死訊。

他的屍身就擺在不遠處。

「主上,咱們要不要過去看看?」布魯克問道。

「去看看吧,這個人怎麼著也是你的戰友。」

「謝主上。」

羅辰心裡也有些好奇,白天見面時還好好的,怎麼就被人殺了呢?

喬那多的屍體被一眾官兵看守著,因為有布魯克這層關係,兩人被臨時允許近距離悼念。

布魯克快步走近,蹲下來仔細檢查了一下喬那多的屍體。

喬那多瞪得滾圓的眼珠子黯淡無光,嘴巴張得老大,腦門上被人鑽出一個血洞。

這位塞因帝國駐守邊塞的大將軍,臨死前一定很震驚,以至於沒來得及抽出隨身的佩刀。

布魯克摸了摸那個血洞,不禁現出些驚色。

暗暗點了點頭,他站起身來,向喬那多微微鞠了一躬。儘管兩人的理念不同,畢竟是曾經在一個戰壕里待過的戰友,一時間倒是有些唏噓。

「你們將軍怎麼會死在外面?」布魯克問道。

「將軍本來是去禁閉塔那邊巡視,還沒走到塔下就…我們甚至都沒來得及看清楚殺手的模樣。」

一個守衛低聲回答。

「嗯…願神保佑他安息。」

布魯克說完,便回到了羅辰的身側。

兩人沒有理由留在這裡,還是儘快離開要塞為好。

幾分鐘后。

魔導車啟動,極速地穿過了要塞,向失落之地的核心地帶進發。

「主上,您怎麼不問問我,喬那多是怎麼死的呢?」布魯克實在忍不住問。

羅辰笑了笑:

「問你幹嘛?我早就猜出個八九不離十了。」

「哦?主上是怎麼猜出來的?」

「喬那多這個人心胸狹窄,咱們兩個駕著車這麼拉風地去禁閉塔,他能不跟上?」

布魯克點點頭,「確實,以他的個性,一定會對咱們進行跟蹤的。」

「那個時候,鬼煞被我打得逃了出去。她一定碰巧感覺有人在附近巡邏…鬼煞的行蹤是絕對保密的,不可能讓一個守邊塞的將軍得知,所以就順手殺了他。你說我猜的對不對?」

「主上猜的一點不錯。」布魯克佩服得五體投地,「屬下從那個血洞和殘餘的惡魔氣息得知是鬼煞殺了他,您僅僅靠推理就得出了正確的結論,簡直神了。」

「哎,這有什麼難的,稍稍動動腦子的事情…」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的,不知不覺將塞因邊塞甩在了身後…

……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法爺我只會放大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網游競技 法爺我只會放大
上一章下一章

第122章 重塑金身

100%
目錄
共12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