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別怕

第101章 別怕

春蘭在小門等到了天黑許久,都沒等到主子回來。

若是以前的這個時辰,主子早就回來了,可是到了這會,她還是沒等到主子,不由慌了。

秋夜裡的冷風還是涼人了,春蘭縮著脖子,卻靜不下來,在原地徘徊打轉。

「春蘭,小姐還沒回來嗎?」秋蘭提著一盞燈籠,急急地朝這邊走過來。

春蘭搖頭,她眼眶都急紅了,「秋蘭姐姐,都這個時辰了,你說小姐怎麼還不回來啊?」

秋蘭也覺得奇怪,所以特意過來看看。

她抬頭看了眼月色,外頭馬上就要到宵禁時間,主子不可能還不回來,就算有事,也會打發福生回來說一聲,可主子就這麼無聲無息了。

她覺得,主子是出事了。

春蘭也有這種感覺,「秋蘭姐姐,你說如果……我說如果小姐真的出事了,那咱們該怎麼辦啊?」

她們依靠著主子而活,若是主子出了問題,那她們也就沒命了。

「我去找順子。」秋蘭思來想去,只有這麼一條路了,她們肯定不能驚動老爺和太太,其他的便再沒有人能幫忙。

說完,秋蘭就匆匆回去換了冰露的男裝,從小門出去。

她一路找到裴家後門,等見到順子時,已經過了宵禁時間。

順子聽到安小姐到這會還沒回府,整個人傻眼了,主子吧最重要的事交給他辦,結果人卻不見了。

而從書房出來的裴闕,正好聽到這話。

「你剛才說什麼?」裴闕咬著牙問秋蘭。

秋蘭顫著身子,把剛才的話又重複了一遍,「求求裴四爺找找我們家小姐吧,奴婢是實在沒辦法了,按往常小姐絕對不會這麼遲不歸,她肯定是遇上事了。」

說著,秋蘭就給裴闕跪下了。

裴闕瞥了眼順子,順子嚇得也跪下了。

「帶上暗衛,現在就去找人。」裴闕甩袖走在前頭,「等找到人之後,留活口!」

他倒是要看看,誰那麼大的膽子,敢在京都里動他的人!

~

眼前是黑的。

因為被蒙上一層布。

安芷的手和腳都被繩子綁住,嘴裡倒是沒拍東西,對方似乎不怕她吼,估計這裡離京都很遠了。

她低聲喚了好幾句冰露和福生,都沒有人應。

這是誰要綁她?

安芷心裡很慌。

她現在面對的一切都未知,不清楚對方是誰,又用意何在,若是有仇一刀殺了她倒是可以,就怕留下她別有目的,又或者……貪戀她的美色?

安芷花了很長一段時間才冷靜下來,她想到了兩個方面的可能,一個是盯上她安公子身份,和她生意做對的,還一個是瞧中安小姐身份的。

搶生意的不可怕,可怕的是看上她安小姐身份的,因為她被綁時是喬裝打扮,若是對方知道她是安小姐,那就知道安小姐和安公子是同一個人,說明對方權勢很盛。

她的嘴巴有些干,還有點……想如廁。

「有人嗎?」

沒人應。

她又放大了點音量。

「嚓」這時突然有開門的聲音。

安芷渾身一抖,下意識蜷縮起身體,「你是誰?為什麼要綁我?」

「你仗勢欺人,為了不讓我在京都里做生意,把我逼走不說,還讓我破產。」是個男人的聲音。

之前搶倉庫的?

安芷想到了這個。

好像確實是有這個可能,因為她在倉庫附近失蹤,如果真的是搶倉庫的人也會選擇在那附近蹲她。

只不過,就算那事是她佔了道理,但這話他也不能激怒對方,靜觀其變等對方先開口說話比較好。

「怎麼不說話了?」男人嗤笑一聲,「是怕了吧,哈哈,知道怕就好,我就想看你害怕的樣子。」

「我覺得你還是幫我放回去比較好,你說不定還能有活路。」安芷比較柔和地說。

「放你回去,這怎麼可能?」我今天劫了你就沒打算讓你活著回去,男人兒說著,囂張地摘下了她眼前的布。

安芷看到的是一個中年大腹便便的男人,她想到今天綁她的十幾個刺客,突然,覺得有些奇怪。

「你應該不知道我的名字,不過告訴你也沒關係,待會你就要死了,我叫徐江,因為你我所有的生意都沒了,真想知道在你背後的那個人有多厲害,既然能讓我發展十幾年的關係都用不到。」徐江坐在屋子的椅子,上翹著二郎腿。

「我覺得你還是不要知道的比較好。」安芷想到裴闕在京都里出了名的不好惹,「你在京都抓了我,我的人很快就會找到我,我勸你還是趁現在這個時候逃跑吧。」

「我有什麼好跑的,你真覺得對方找得到我嗎?」徐江對今天的事胸有成竹,「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是女的,還是官家的小姐對吧,看你這一臉震驚,還真以為自己掩飾的很好。可惜啊,這麼個絕色美人,在今晚就要香消玉殞了。」

「你想幹什麼?如果你敢傷害我,到時候我的人肯定會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安芷看徐江在脫衣服,掙扎著想擺脫繩子,但她手上的皮都磨破了,卻還是不能逃脫,而徐江已經脫了只剩下一件裡衣。

「我要幹什麼?你不都看到了嗎?你讓我家破人亡,我就讓你嘗嘗我帶給你的痛苦。」徐江說著朝安芷走了過來。

安芷想到可能被侵犯,這會快沒了理智,大聲喊了救命,但是卻沒有人能聽到。

她寧願死,也不能接受被侵犯。她不能接受那樣的事,完全不可以。

可是誰能來救救她呢?

對於家裡,安芷是不抱希望的,就算春蘭她們壯著膽子和家裡說了,她父親也沒找到她的能力。而且現在已經過了宵禁時間,憑安府的能力,這會根本不可能出城救她。

這會,她只想到了裴闕。

裴闕?

安芷心中默念了下這個名字,竟然有了一絲絲希望,這兩個字彷彿給了她力量。

徐江哈哈大笑,「你還是老實一點,如果把我伺候爽了,我待會留你一個……」

就在徐江說話時,一支羽箭穿透他的胸口。

頓時有鮮血噴到安芷的臉上。

嚇得她說不出話來。

徐江微微轉過頭,但不等看到身後是誰,就倒在了地上一動不動,死了。

安芷被砰的一聲驚得回神。

就在這時,她看到了匆匆進來的培訓,眼淚瞬間掉了下來。

裴闕看到被綁在地上的安芷,心痛如絞,忙過去替安芷鬆綁,「你怎麼樣?有沒有哪裡不舒服,對不起,是我來晚了。」

安芷一邊哭一邊搖頭,她這話已經說不出話來了。

裴闕接過順子遞過來的披風,抱住了安芷,把人抱了起來,目光冷冽如刀,「告訴我們的人,這個農莊還有附近的地方,都給我查,抓到的人要是不肯說就直接殺了!」

他聽到安芷每抽泣一聲,他心就跟著疼。

安芷被裴闕抱到馬車上,卻還抓著他的衣領,她這會還怕著,卻有很重要的事,「還……還有冰露和福生,他們也被抓了,你幫幫我好不好?」

聽到安芷在哀求自己,裴闕的魂都沒了,他乾脆也坐了下來,「冰露和福生已經被找到了,你不用擔心,他們沒事。」

就是福生一路給他留下的痕迹,他才能這麼快找到安芷,幸好人沒事,不然他會瘋。

安芷聽到冰露和福生沒事,這才鬆了一口氣,但還是忍不住小聲在哭。

而裴闕則是一直低聲在哄她,就算往日里見過了花樓里男人哄姑娘的手法,但他這會全都用不出來,只會說一句,「我在,別怕。」

與此同時,在黑暗中的某片林子里,一行人正騎在馬上,微弱的光線不足以讓人看清他們的臉,只能瞧出最前頭的男人外頭是件紅色披風。

只聽邊上一人在問,「爺,裴闕來了。」

「原來是裴闕,我就說這滿京都里誰能這麼厲害,一次就讓我們的生意全盤輸了。」男人冷哼一聲,似乎是不屑,又像是有點不甘心。

隨從小心道:「這事……只怪咱們沒能查到安小姐和裴闕好上了。」

「好上又如何?」男生偏頭呵了一聲,「就算是裴闕的人又如何?你覺得我比不上裴闕?還是說你覺得我會輸給陪去的?」

隨從被主子一連三問,慌亂滾落下馬,「主子明鑒,小的絕對沒有這個意思。」

男人看都沒看地上的隨從一眼,森冷的目光透過月色,望向遠處的莊子,「今兒這事你們辦事不力,自己去領罰,還有徐江那記得擦好屁股,別讓我發現裴闕找上門。」

他頓了下,涼薄的嘴唇似笑非笑地勾起一邊,「至於安芷那,繼續盯著,我看上的人,就沒有能逃走的。」

跪在地上的隨從應了一聲是,他后襟已經濕了。今兒本來是主子安排徐江動手劫人,然後主子英雄救美,讓安小姐對主子欽慕,結果沒想到半路殺出個裴闕,打得他們措手不及。

隨從看到主子的馬已經離開,他才緩緩站了起來,對其餘的人吩咐道,「各自處理好自己的尾巴,若是被裴闕的人抓到,自己做了斷,別讓爺出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1章 別怕

11.7%
目錄
共86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