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哥哥

第112章 哥哥

藥包里的葯質量都很一般,只是明面上好看,實際不行。

「難怪賣得便宜。」安芷低聲道了句。

冰露看不出來藥材好壞,「小姐,這藥材里有問題?」

「也不能說有問題,就是夥計說給的是最好的葯,抓來了看著確實漂亮,可實際上,葯只是表面好看。」安芷拿起一枝黃芪,「你看這上面是不是有微微泛著光澤,這可不是上等黃芪會有的光澤,這是打過蠟的。」

「這也行?」冰露驚呆了。

「之前我不知道,但現在看到了就知道了。」安芷把手中的黃芪放了下來,「等回家后,你再把這包葯送到賀荀府上,讓他好好查查濟世堂的主人是誰。至於今天看到的那個女人,我們自己查。」

不查個水落石出,安芷會一直想著糾結,若真的是安蓉,那她可就要大顯身手了。

能放了她一次,就絕對不會再放第二次。

回到安府後,安芷躺在軟榻上,把過去與安蓉的交鋒都細細回想了一下。

她起身去了正院。

既然之前孟潔找她幫忙時說是一家人,那她現在有事,讓孟潔幫忙留意也行。

到了正院后,安芷看到孟潔正在院子里走路,笑著上去請了安。

孟潔一看到安芷笑嘻嘻的臉,心就提了起來,每次看到安芷這樣笑,她就覺得沒好事。

而安芷還真沒好事。

安芷跟孟潔說了看到個疑似安蓉的人,「太太,你是知道的,我與安蓉水火不容。若真是她回來,又知道徐氏死在火海中,她肯定會以為是我做的,到時候一定會來找我尋仇。」

提到徐氏葬身火海,孟潔的眼皮跳了下,那場大火是如何燒起來的,她最是清楚。

「你……真看清了?」孟潔問。

「只看到背影,沒看到臉。」安芷嘆氣道,「若是看到正臉,那我就沒什麼好擔心的,就是怕她到了京都我卻不知道。」

是啊,孟潔不怕安蓉來明的,就怕安蓉耍陰的。

「所以呢,你想讓我幫你做什麼?」孟潔又問。

「我希望太太能多留意下父親那,安蓉到底與父親關係好,說不定會聯繫父親。」安芷不常見安成鄴,安成鄴有事也不會和她說,「太太若是能打探到什麼消息,我也好出手解決了這個後患。」

「出手?」孟潔皺起了眉頭。

安芷沒有要掩飾的意思,她跟孟潔交鋒那麼多次,兩人都是知根知底的人,再裝也沒用,「我與她的仇恨是下輩子都解不了的,若是我不笑解決她,那死的就會是我。太太該不會是覺得我狠辣,想讓安蓉回來吧?」

當然不可能!孟潔又不是傻子,聽到安芷提到徐氏的死,就知道安芷知道是她放的火,若是安蓉平安回來,只要安芷沒好處,她也會跟著完蛋。

「這自然不可能,她本就不是我們族譜上的人,又與人私奔,丟了那麼大的臉,我要是讓她回來,那我的臉面豈不是丟盡了。」孟潔哼了一聲,「你放心吧,只要我這裡知道的,我一定會來跟你說。」

「那我就先謝過太太了。」安芷笑著扶孟潔進了屋子。

她目的達到,茶就不喝了。

從正院出來后,安芷沒急著回屋。

她走在長廊里,「冰露,哥哥的信是不是說,十一月初就會回來了?」

「是的,眼下就只有一個月零幾天了。」冰露也很期待大少爺能回來,因為大少爺一直很護著主子,聽說大少爺立了不少戰功,這次回來很有可能陞官,到時候就能給主子撐腰了。

「那我就再撐撐。」安芷低聲道了句。

以前累的時候,她總會想到哥哥,因為那是最護著她的人。只要有哥哥在,就沒人能欺負她。

她還記得小時候跟著哥哥和母親去燒香,遇上一個比較調皮的孩子,覺得她可愛,非要捏她的臉,被哥哥看到后,哥哥把人的臉給捏腫了。

還有以前哥哥不愛讀書,每每挨了打,就會跑來她院子躲著。

兄妹兩差了四歲,可安芷卻覺得像沒差一樣。

那時候的歲月,是真的好啊。

安芷一路慢悠悠地走著,等回到院子后,問了福生,還是沒有哥哥的信。

她便提筆給哥哥寫。

~

裴闕查了幾日,總算有點眉頭。

他從鎮府司出來后,沒有回府,而是出城去了趟上一回安芷被綁架的農莊。

這裡已經是一片廢墟。

主人似乎知道裴闕在查,所以在一個沒人的夜裡,一把大火,把這裡給燒了。

不過裴闕一直派人在附近蹲著,總算查到八皇子的身上。

「爺,這事若真是八皇子做的,那咱們也不能拿他怎麼樣啊?」順子覺得八皇子得寵,若是有個什麼事,大家都瞧著,可他又了解自家主子,這就是位有仇必報的人,而且八皇子這次還碰了主子的底線,主子是絕對不會罷休的。

「順子,你也太小看你家爺了。」裴闕走進廢墟里,目光在地上搜尋著,一邊道,「我是不好跟八皇子直接杠上,可那只是不好,並不是不可以。再說了,你家爺陰人的次數比明杠更多吧?」

裴闕打小就焉壞,他有過一段做壞事坦坦蕩的時候,但每次都被他父親給打個半死。

後來次數多了,他學會收著性子,若是遇上不能明面得罪的,那就暗著來。

順子一聽主子這話,便知道主子是有主意了,「爺,那這次您打算怎麼陰八皇子來著?」

「他劫持我未來媳婦,又在路上攔著她,呵呵。」裴闕停下了,因為他聽到有陣陣馬蹄聲,「他不是娶妻心切嗎,那我就給他送一門好姻緣。戶部大人家不是有個嫡長女,一直沒嫁出去嗎,名門出身,又是嫡長女,身份尊貴得很,做八王妃最適合。」

順子聽到這話,心中默默念了句還是主子狠,戶部的嫡長女,那可是京都里出了名的胖且跋扈,比他家主子兩個都大,因為家世又顯赫,尋常人不敢娶,所以婚事一直沒有著落,如今都十八歲了,還沒定下婚事。

只是不知道,他家主子,要如何替八皇子定下這門婚事。

在他正準備問時,聽到了馬蹄聲,抬頭看到帶著人,停在路邊的八皇子。。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2章 哥哥

13.1%
目錄
共85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