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敗類

第118章 敗類

「你倒是沒說假話,你那位姐姐,還真有些本事。」袁北鳴哼聲笑了下。

安蓉:「她心思縝密,是她母親為了裴家主母而一手調教的,手段、計謀,都厲害得很,所以爺,您這回知道她的厲害了吧?」

袁北鳴見愛妾媚眼如絲,大手一勾,把人給勾進懷中,「就算她再厲害有如何,不過一介女流,幹不成什麼大事。」

安蓉見識過一次安芷的手段,可不認同袁北鳴這話。

「這次的野貓被他們抓到,安芷估計猜到是我了。」安蓉想到張姨娘平安生下孩子,她就氣得想罵人,可這會還是保持一張溫柔臉。

因為袁北鳴並不知道她的全部。

她告訴袁北鳴的是,她被家人和裴鈺拋棄,所以才會流落到歌舞樓,而袁北鳴聽到裴家和安家時,當天就把她從花樓接了出來。至於其中緣由,她現在還不清楚。

「猜到是你又如何。」袁北鳴把頭靠上愛妾的頸間,「京都那麼大,我把你藏得那麼隱秘,誰也找不到你。安芷就算想找你報仇,她也找不到。咱們在暗,他們在明,明處的人總是會更難睡着覺的。」

說完,他讓馬車回府,手腳開始不老實起來。

而安芷確實如袁北鳴說的一般,不是很能安心睡覺。

她從張姨娘那出來后,想了一遍袁北鳴的信息,「袁北鳴是在七年前突然發家,在那之前,他雖是幫派小老大,卻也不算有錢。」

說到這裏,安芷停下腳步,看向池子裏已經敗落的荷葉,「一夜暴富,又不是有錢的岳家相助,也沒有家人朋友的提攜,不是要了奪命財,就是找到了不可言說的靠山。冰露,你讓跟着袁北鳴的人都小心點,別跟太緊了,袁北鳴這人危險得很,我只要知道他這段時間去哪就行,別靠太近打聽。」

冰露不懂主子的憂心點是什麼,但主子吩咐了,她就會照做。

兩人回到院子后,冰露就去找人傳話。

翠絲拿了拜帖進來,「小姐,惠平郡主又給您送拜帖來了。」

安芷聽到惠平郡主兩個字,就感到頭大,想到上回在長公主府上遇到兩位皇子的場景,她現在想起來都會後怕。

她接過翠絲手中的拜帖,打開一看,得嘞,這會惠平郡主估計知道她不會去,便說過來找她。

等等,這時間是她看錯了?

「拜帖什麼時候送來的?」安芷問翠絲。

「就剛剛啊。」翠絲答,「怎麼了小姐?」

安芷刷地站了起來,「快去讓人準備茶水點心,還有用具,惠平郡主要來我們府上了,太太那也記得去通知。」

惠平郡主是有分封的貴女,孟潔這會除非病到起不來,不然都要起來見客。

翠絲聽到郡主要來他們府上,有些慌了,忙跑出去喊冰露。

而在翠絲剛出去,春蘭就進來說惠平郡主到了。

安芷:......能不能不要這麼任性?

沒辦法,她身份更低,這會人都到了,她只好小跑着去見客。

等她走了一半,看到惠平郡主從對面走來,忙蹲著行禮,「見過郡主,郡主萬福。」

惠平瞥了眼安芷,嘖了一聲,「行了,你起來吧,你家太太是病著吧,那我就不見她了。你去前面帶路,我們去你的屋子裏說話。」

說完,惠平不等安芷說好還是不好,拉住安芷的手腕,就匆匆往前走。

安芷沒明白惠平郡主這次又是為了什麼而來,她猜了一路都沒能想到答案,只能等到了屋子后,由惠平郡主自己說了。

在走進安芷的小院后,惠平先咦了一聲,「行啊,你這院子可比外頭那破亂的大花園好多了,看不出來你還挺別緻的。」

安芷:......您看不出來的,多著呢。

「郡主,咱們進屋說話吧。」安芷做了個請的收拾,轉頭對秋蘭道,「去把咱們院子裏今年到的大紅袍拿出來,讓廚子準備幾樣不太甜的點心」

秋蘭她們是頭一回見到郡主這般身份的人物,這會都有些緊張,所以都是低着頭說是。

安芷和惠平郡主進了屋子后,秋蘭馬上來上茶。

惠平叫住了她,「點心就不用做了,我跟你們小姐有幾句話要說,別讓人進來。」

「奴婢明白。」秋蘭退了出去。

安芷聽到惠平郡主那句有話要說,她心就快跳出來,每次這主子說的話,都不是好事。

「安芷,你跟我進來。」惠平把安芷拉到裏屋,隨手把門給關上了,「你快幫我想想辦法,我不想嫁給不認識的人!」

果然不是好話。安芷心裏咯噔下。

「郡主,我有句話,說了您能不介意嗎?」安芷顫巍巍地道。

「你說唄,一兩句話而已,我不會生氣。」惠平道。

「其實這種話,和閨中密友說,比較穩妥點的。」安芷越說越小聲,因為她看到惠平郡主越來越沉的臉。

平日裏奉承惠平的人數不勝數,可她不喜歡那些為了利益來捧她的人,加上她橫行霸道慣了,說起話來大多時候都很直接,宮裏的公主們覺得她傻,京都里其他郡主覺得她煞風景,這麼多年下來,硬是一個玩得好的朋友都沒有。

惠平哼了一聲,「你管我那麼多,我愛和你說就和你說,難不成你還能把我的事給捅出去?」

「不敢不敢,自然是不敢的。」安芷連連搖頭,怕惠平郡主生氣,忙把話題給轉到最開始的方向上,「剛才郡主說不想嫁人,可是長公主幫您看好夫家了?」

「嗯,八成是吧。」惠平郡主越想越氣,「現在是她看上別人,還沒問對方。但這都不用想,誰會拒絕和長公主府的聯姻啊。安芷,你快幫我想想辦法,我真的不想嫁給那個敗類啊!」

「敗類?」安芷雖見過一次長公主,但只是那一面,她就知道長公主是個很精明的人,而長公主就惠平郡主一個女兒,不像是會為了利益把惠平郡主嫁給不行的人,「郡主,敢問長公主看上誰了?」

她突然好奇惠平郡主口中的敗類是誰。

想到那個人,惠平氣得猛拍了下桌子,「還能是誰,不就是那個風流成性的裴闕!」。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8章 敗類

13.64%
目錄
共86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