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答應

第121章 答應

聽到裴闕有安蓉的消息,安芷邁出去的腳又收了回來。對於裴闕的能力,她從沒質疑過。

可是聽到裴闕要她答應一個要求,她就有點不敢點頭,因為此時的裴闕,眼中帶了一絲的危險。

「你先說要我答應什麼?」安芷問。

若是越界的要求,她不能答應。

裴闕見安芷緊張到蹙眉,便知道她想歪了,故意逗她,「我最想要的你現在肯定不願意答應我,今天你也挺惠平郡主說了,我這人風流無賴,不是好人。安芷,若是你親下我,我就告訴你安蓉在哪。」

說完,他笑眯眯地看著安芷。

因為他也喝了一些酒的緣故,這會臉頰暈了一團緋紅。

安芷看在眼裡,卻如兩團火苗,燒進她心口。

她咬著牙,「裴四爺,你不能這麼欺負人的。」

見安芷眼眶漸漸濕了,裴闕忙道,「我逗你玩呢,你怎那麼不經逗。秋名山你知道吧?」

安芷聽裴闕沒那個意思,心裡可算是鬆了一口氣,重新坐下,「我知道,聽說那裡有座秋名山莊,四周種了一圈的楓樹,每到秋天,紅葉似火般地簇成團,景象特別美。就是那山莊的主人乖戾,從不肯讓人進去賞玩。裴四爺,你問秋名山做什麼?」

「因為我就是那乖戾的主人。」裴闕笑著說到,見安芷臉上劃過一抹尷尬,他忽而笑了,「我幫你找到安蓉,這可省了你不少功夫,你陪我去秋名山玩一天,看看風景,如何?」

「啊?」安芷愣住。

她沒想到裴闕會提這個要求,按眼下情境,裴闕有這個時間嗎?

而裴闕好似能看懂她的表情一樣,「近來公務壓身,我早就想清閑清閑,後日是我休沐,你要願意,我就在東城門外等你。你放心,我對別人無賴狠厲,但在你這,絕對君子。」

這麼聽來,安芷倒是不虧。

只不過想到要跟裴闕出遊,到底有些點不下頭。

「你不說話,我就當你答應了哦。」裴闕笑而飲酒,放下杯盞后,趁安芷反悔前,他先說了安蓉的住處,「袁北鳴沒有把安蓉收到府上,而是安置在城東的一處宅院,這麼看來,袁北鳴的夫人不是不知道,就是不願意接納安蓉,你要想對付安蓉,可以從袁夫人這裡借刀殺人。」

知道安蓉在哪裡起,裴闕就替安芷想好了法子,要他不操心,那是不太可能的。

安芷聽完裴闕說的,這會也只能應下了,誰讓她剛才猶豫了。

「謝謝你。」安芷真心道。

「你又來了。」裴闕放下筷子。

「我只是教養好。」安芷接到裴闕瞟過來的眼神,直接無視了,她站了起來,快速道,「那後日,我在東城門外等你。」

說完,安芷就匆匆出了雅間。

等從春風樓出來,迎著外頭的涼風,安芷才覺得冷靜了些。

她上了馬車后,拇指挑起車窗,往春風樓上看去,紅燈灼灼,裡頭還是熱鬧得很。

「小姐,您臉色怎麼那麼紅?」冰露方才沒在雅間,她擔心主子被裴四爺欺負了,畢竟裴四爺對主子的心思那麼明顯。

「我方才喝了一杯酒。」安芷用手背試了下臉頰的溫度,真的很燙,「你待會回去,連夜派人去城東盯著安蓉。」

冰露聽主子有了安蓉的消息,眼睛瞪到最大,「真是她?是裴四爺告訴您的嗎?」

安芷嗯了一聲,想到裴闕的那個要求,她放低了點音量,「等明兒,你再去準備點郊遊的東西,後日我們去秋名山。」

冰露沒懂主子為什麼要在這會去秋名山,但看主子說完就閉上眼睛,看著很累的樣子,她就沒再問,反正等後日就都知道了。

而與此同時的城東,安蓉正在給袁北鳴倒酒。

袁北鳴衣襟大開,「今兒在街上,我怎麼覺得裴闕怪怪的?」

「他那人素來沒有名聲,且行為乖張,做點別人不能理解的事也正常。」安蓉給袁北鳴倒滿酒杯后,也給自己倒了半杯,「爺若是真擔心什麼,不如讓我換座宅院?」

袁北鳴端起酒杯一飲而盡,哼了一聲,「換座宅院有什麼用,若是裴闕已經知道你,你只要在這京都他就能找到你。按你之前和裴鈺那一段,裴闕看到你,估計……」

袁北鳴笑了下,像看物件一樣看著安蓉,後面的話沒再多說。

安蓉面色卻尬住。

她從跟了袁北鳴起,幾次明探暗示,讓袁北鳴給她一個名分,但是袁北鳴都不肯,只願意讓她做外室。現在又當著她的面提裴鈺,這不是在打她的臉嗎!

安蓉桌下的一隻手緊緊攥了起來,若不是那個時候被逼無奈,她絕對不會做人外室。

可現在,就算袁北鳴不懂情趣,她也不能真的生氣。

「爺,您怎麼說這個。」她嗔了一聲。

袁北鳴最受不了安蓉撒嬌,大手一拉,把人給圈在懷裡,「我就給你提個醒,眼下別再對安府出手,要報仇有的是機會,若是被裴闕給盯上了,那我可救不了你。」

安蓉輕輕錘了下袁北鳴的胸口,「您當初可不是這樣說的,您說您是蓋世英雄,沒有您怕的人。」

袁北鳴哈哈大笑幾聲,把懷裡的人抱了起來,「爺現在照樣也是蓋世英雄。」

紗簾一放,又是一夜過去。

等安蓉起來時,袁北鳴已經走了。

她看著空蕩蕩的床,氣得猛踹了下。

昨兒夜裡,袁北鳴絲毫沒有憐香惜玉的意思,讓她不由想到了裴鈺。同樣的事,裴鈺溫柔且對她飽含深情……

不行,她不能再想裴鈺了!

安蓉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就算再來一次,她也會選擇離開裴鈺,那樣的人只有一副皮囊和空口說愛她,一點都不實際。就算袁北鳴不願意給她名分,她卻能過上錦衣玉食的日子。

安蓉輕咳了一聲,開始對鏡梳妝,她好不容易回來了,是該清算一切。安芷他們害死了她母親,她要親眼看著安府覆滅,才解她心頭之恨。袁北鳴讓她老實可沒用。。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121章 答應

13.99%
目錄
共86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