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思緒

第124章 思緒

冰露接過紙條,為了防止紙條不幹凈,她替主子打開,然後攤在手心給主子看。

「東城門茶館,二樓雅間。」安芷讀出紙條上的字。

冰露收回手,「小姐可認得筆記?」

「認得。」安芷打開一半窗戶,看著對面的茶館,「是安蓉的。」

安蓉的筆記,她一眼就能認出來,畢竟那是恨到骨子裡的人。

「她怎麼敢來見您?不對,她不應該是夾著尾巴做人嗎?」冰露不解。

「尋常人是要夾著尾巴,但安蓉不是尋常人,她可不一樣。」安芷放下窗戶,從外頭什麼也瞧不出來,「不過我確實好奇,她這會約我見面要說什麼。」

安芷自認為她與安蓉之間沒什麼好說的,兩人都互相視為仇人,沒必要客套,直接開撕就行,走假惺惺流程只會互相噁心。

冰露也不懂為什麼安蓉會在這會要見主子,「那您去嗎?」現在邊上只有一個福生小子,若是安蓉在茶館里備了人手,那他們可就跑不了了。

「當然不去,我又不是她想見就能見的。」安芷偏偏不如安蓉的意,對外頭的福生道,「走吧福生,咱們回府。」

福生聽此,便駕馬回府。

冰露眉心緊蹙,「小姐,如果安蓉有很重要的事,咱們豈不是錯失了?」

「你放心吧,安蓉找我要麼嘚瑟,要麼威脅,要麼下戰書,這裡頭的每一個,都不值得我去聽。你別想她能說點什麼對我們有用的,她可不會突然好心幫我們。」安芷對安蓉了解得透透的。

冰露聽主子這麼說,倒也是這麼一回事,便沒再多問,把紙條撕了。

而此時茶館二樓里坐著的卻不止安蓉一個,袁北鳴等了一會,沒等到安芷來,他派出去盯著的小廝回來說安芷已經走了。

「啪!」

他摔了酒杯。

安蓉跟著嚇了一跳。

袁北鳴猛拍了下桌子,「你不是說她很想知道你在哪,一定會來見你的嗎?」

「按道理是啊。」安蓉小聲道,「她恨我入骨,好不容易有了我的消息,確實應該來見我。就算不來,也會拍小廝來看看。」

安蓉不懂的事,安芷早就派了人跟著她,所以這會安芷不會再派其他人來。

袁北鳴冷哼一聲,「真是無用,害我白花了那麼長的時間,待會那……算了,你先回去吧,我還有其他事要辦。」

安蓉啊了一聲,但不敢違背袁北鳴的意思,只好戴了紗帽走了出去。

該死的安芷。她在心中罵到。

不過她並沒有回家,而是假裝到茶館對面的綢緞莊買布。

大概過了一刻鐘后,她便看到有個錦衣華服的男子進了茶館,直覺告訴她,華服男子肯定是去找袁北鳴的。

只不過礙於邊上有人跟著,她不好多逗留,買了兩匹布,便先走了。

~

安芷回到府上后,讓人打了一通熱水,她出門一天,筋骨實在累。同時讓福生把地契拿去還給裴闕。

在泡澡的時候,她想到了安蓉的紙條。

真是囂張,明知道她在找她,卻還敢撞上來,這說明安蓉有恃無恐。

又或者說……茶館里不止安蓉?

冒出這個想法,安芷瞬間坐直了。

若真的不止是安蓉想見她,而是有其他人在後面推波助瀾,那說明她在盯著安蓉的同時,還有人在盯著她。

難怪裴闕要在城門外等她,又在城門外下了馬車。

原來裴闕早就知道安蓉身後另有其人?

可是裴闕怎麼不跟她說呢?

安芷想了想,她覺得裴闕是又想自己去調查,就像之前她說了自己會查出安蓉棲身之所,但是裴闕還是幫她找了出來。

思緒到此,安芷慢慢靠了回去,她開始思考安蓉身後除了袁北鳴還有誰。安蓉能搭上袁北鳴,應該是用了最大的能力,所以細細想完后,她覺得切入點應該是袁北鳴的身後有誰。

這麼一想,她覺得有必要去偶遇下袁夫人了。

從袁北鳴那,她肯定不能得到有用的消息,但是從袁夫人那就不一定了,畢竟袁北鳴都養了外室,夫妻感情好不到哪裡去。

這邊安芷想清楚這麼多,另一邊的裴闕是早就知道了這些。

他剛進城,就被李達的人給叫到了別院。

這會兩人對著案幾面對面坐著,李達擺弄著手中的茶盞,「你真是有閒情逸緻,都到了這個時候,還帶著姑娘家去爬山賞景。」

裴闕淺笑,「有些事,不提前做了,心裡總不安。」

「提前做?難道說你已經把安芷給?」李達突然來了精神,這可是大事啊,向來無趣的裴闕能有突破性的進展,他是真激動。

裴闕嫌棄地切了一聲,「殿下別想歪了,我就給了一份聘禮。我可是規規矩矩,品行端正的好人。」

「哈哈。」李達拍腿大笑,「就你還品行端正,裴闕啊裴闕,你是真的載在安芷手裡了。帶著人姑娘出門一天,什麼也沒做,好不容易收集來的信息,估計你也沒跟安芷說吧?」

裴闕確實沒跟安芷說,他也不想跟安芷說,「殿下叫我來,就別調侃我了,有事說事吧。」

李達匆匆叫他來,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

「確實是有事。」李達嘆了一口氣,「我從太醫院打聽到,父皇最近一直在喝提神的葯,說明他的身體越來越差了。所以我這段時間把老四老八盯得緊緊的。老四倒是沒查出什麼事,他穩得像個石頭,不見動靜。老八卻是很跳,前腳與戶部侍郎搭上了,後腳又去查了你們裴家的老底。誒等等,你聽到老八跟戶部侍郎的事,你怎麼一點反應也沒有?」

李達盯著裴闕,想從裴闕處變不驚的臉上找到一些蹤跡,懷疑地挑眉問,「是你做的?」

「嗯。」裴闕答,「我給他安排了一門好婚事,多好。」

「哈哈,裴闕你真是記仇。」李達是知道戶部侍郎嫡長女如何的,「你也太損了吧,就因為老八看上了安芷,你就把老八往火坑裡推啊。」

裴闕淡定地道:「戶部侍郎雖說愛錢,但在朝中也是有點勢力的,那可不是火坑。」

「行行行,你說不是就不是。」李達還在笑,「不過,你真該擔心下你自己了,老八這次查到的東西,可不一般。」。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124章 思緒

14.34%
目錄
共86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