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大雁

第127章 大雁

安芷和袁夫人又說了一些關於安蓉的事,聽得袁夫人義憤填膺。

「我還真是頭一回聽說,這天底下還有那麼無恥的人。」袁夫人聽到安芷說安蓉搶了安芷的未婚夫后,直接拍了下桌子。

這種事不管是誰聽起來都會覺得特彆氣憤,本來就是身份更低微的外室女,不夾著尾巴做人就算了,還上趕著挑釁嫡女,到最後又嫌貧愛富,拋棄了搶來的未婚夫,用袁夫人的話說就是無恥之極,比糞坑裡的石頭還要臭。

安子聽了爽,但她只委屈的跟著點點頭,並沒有說話去附和。

「你呀,就是太好性了,才會被她這樣欺負。」袁夫人看安芷嬌嬌弱弱的樣子,一點戰鬥力都沒有,都為她著急,「她現在爬上了我家爺們的床,正是最得意的時候,但我也不是吃素的,你就等著吧,我已經挑了個更好的黃花大閨女,我家那男人,腦袋都長在褲腰帶上,保管不用多久就會忘了她,到時候就等著被我弄死吧。」

她雖說性子急躁,說話也直,但有些事情該隱忍的,她還是會隱忍,就像對付安蓉沒到最好的時候,她是不會出手的。

安芷初見袁夫人時,還以為她只是個沒什麼算成的人,沒想到竟然也懂那麼多,「那到時候可不可以請袁夫人悄悄的,事情鬧大了我們安家沒有面子,您若是有什麼需要幫忙,也儘管跟我說,對於安蓉,我是真的太恨了。」

「行,你就等著吧,到時候我一定先跟你說,咱們倆一起看著她死。」袁夫人對安蓉的恨不必安芷少。

這時張蘭上樓來給他們量身型,兩人默契住嘴不說了。

從水雲間出來后,兩人各自離去。

安芷坐在馬車裡,她袁夫人印象還算不錯,「可惜了啊,袁夫人那麼爽快的一個人,就嫁給了袁北鳴那個敗類。」

「是啊。」冰露對袁夫人也挺有好感,「那袁夫人說話雖粗了點,但聽得出來性格不錯,是個好人。」

安芷想到袁夫人說的弄死安蓉,她覺得還不夠,「咱們得幫幫她。安蓉今天見不到我,肯定會很著急。你讓人去給她送封信,寫什麼呢,我想想。」

現在雙方都知道了對方的存在,也都想弄死對方。

只不過安芷在明,安蓉自以為她在暗處。

「寫找到你了。」安芷壞壞地笑了起來,「我要把她最後一道防線都突破了,看她還得意什麼。」

冰露笑著說了聲好,想到安蓉害怕又生氣的樣子,她很是期待。

回到安府後,冰露就去找人送信了。

安芷和福生在安府的長廊下走著。

「福生,你是南方人吧?」安芷問。

福生回了句是。

「聽聞南方多雨,一年四季都常下雨,所以說南方水土養人,若是有機會讓你回到老家,你願意嗎?」安芷說到一半已經轉身,她鬢角的青絲被風輕輕卷了起來,拍在臉頰上,有點癢。

福生見主子突然停下,心中想著主子的話,答,「不回了,家人都死了,就剩下我一個,回去睹物思人,不如不回。」

在他說這話時,園子里的半空中飛過一群大雁。

安芷抬頭望著大雁,「可是大雁都知道南飛啊,你不是不想回去,是回不去吧?」

聽到主子意味深長的問題,福生心慌了,但面上只能保持著淡定,「是回不去,賣身契已簽,此生都是下人。」

安芷指的可不是這個。

從什麼時候開始懷疑的呢?

大概是從她第一次有事時,裴闕能迅速趕到,她就在懷疑了吧。

後來她被綁架,京都外那麼大,裴闕卻能在段時間內找到她,還有之後的一次次,都太偶然了。

「我說過的,跟著我的人,我都能寬容些,身契而已,我現在就能給你。」安芷看著福生,「兩年前,南邊漕運出了事,不少官員全家被砍頭。福生,我知道你是從哪裡來的,也知道是誰救了你,更知道那人派你在我身邊的目的。」

福生聽到這裡,腿一彎,立馬跪下了。

「這事怪不了你,裴闕救了你,你就該替他報恩。」安芷說這些,並沒有要責怪福生的意思,「起來吧,我今兒跟你戳穿了這些,是想告訴你一點,你替裴闕辦事可以,但這以後,小報告可不能再打。不是生死攸關的事,不許再和裴闕說。」

福生緊張到出冷汗,聽到主子還要他,詫異抬頭。

「很奇怪我留著你?」安芷道,「你聽話好用,有些事我也確實需要與裴闕溝通。」

說完,安芷繼續往前走,「我只希望你別跟裴鈺一樣,若是到了要走的那天,記得來跟我說一聲。」

福生看著主子的背影,這是他見過最特別的人,也是……讓他很感動的人。

「快點跟上。」安芷聽到後頭沒有腳步聲,喊了一聲,繼續往前走。

她回到院子里后,秋蘭進來問話,「三小姐馬上滿月了,按眼下的情況肯定是不能擺酒的,所以管事的過來問該怎麼操持?」

「太太那怎麼說?」雖說是安芷管家,但如今安芷只是幫忙,她不想和孟潔搞矛盾。

「太太那說了,聽您的意思。」秋蘭答。

「張姨娘不是個喜歡虛假面子的人,所以辦不辦酒都沒關係。」安芷端起茶盞,抿了一口,出門那麼些時候,她得醒醒神,「你就去擬兩封請帖,一封送到威遠侯府,一封送到孟家。剩下的人就都不用請了,咱們親近的人坐在一處吃頓飯便行。」

本來安芸就是庶出不好辦酒,正好眼下國喪,安芷這麼安排就挺好的。

秋蘭點頭記下了,她出去后,冰露才回來。

「小姐,方才奴婢出去傳話時,拿到了西北來的信,您看看。」冰露把信遞給主子。

安芷聽到是西北來的信,瞬間來了勁,只不過看到信上的內容,笑容瞬間斂了起來。

「怎麼小姐?」冰露看主子蹙眉,心跟著提了起來。

「信上說,近日來敵人屢次來犯,舅舅和不少士兵都受了傷,讓我幫忙採購一些藥材。」安芷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127章 大雁

14.73%
目錄
共86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