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厭棄

第128章 厭棄

「將軍怎麼會受傷呢?」在冰露的記憶里,將軍勇猛無敵,「如果將軍受傷了,那誰讓前線指揮啊?」

安芷的兩個表哥分別鎮守在不同的關卡,跟在舅舅身邊的,只有她哥哥。

想到哥哥要到前線做靶子,安芷總感覺不是很能安心。

「你去找藥房,按照信上說的藥材,準備四車,分兩次送到西北。」安芷想到西北苦寒,那些士兵都等著她藥材,又吩咐道,「讓鏢局的人快一些,咱們給加錢。」

她現在能做的,也就只有這些了。

老天保佑,一定要讓她哥哥和舅舅都平安,不然她後半輩子都不會好過。

哥哥從小就不愛讀書,但為了父親,還是會硬著頭皮去讀書,等母親死後,哥哥徹底不讀了,跟著舅舅去了西北,這一去,就是三年多。

她有三年多沒見到哥哥了。

她不能想象,如果哥哥回來時不是全乎的,那她會有多崩潰。

好在因為奪嫡的事,她存了不少傷葯,這會正好派上用場。

等冰露出去忙活后,她去書桌邊上寫信。

真的,她不求哥哥覓封侯,只希望他能平安回來。

從這之後的每天,她都會替哥哥他們祈福。

而安蓉在收到安芷的信后,她整個人都呆住了,本想讓袁北鳴幫她換一個地方,可袁北鳴卻連著三天沒來她這裡了。

這會的袁北鳴剛得了一個美妾,是他夫人幫他買的。

袁家外頭看著和安府差不多,沒有太大的差別,但裡頭就富麗許多,從擺設到盆景,都是一等一的精緻。

袁夫人這會正在看丫鬟繡花,她聽到外頭丫鬟說老爺來了,眼睛都沒抬一下。

袁北鳴進屋后,就讓屋子裡的丫鬟都退了出去。

屋子裡的傢具都是紅木做的,中間擺著一缸金魚,袁北鳴和他夫人多年來都是相敬如賓,直到不安分的安蓉出現。

「老爺如今發達了,我心裡喜歡。」袁夫人弄著茶蓋,有一下沒一下地敲著,「我年紀大了,不能伺候你了,這我知道。所以只要你說看中的良家女孩,我都幫你納了,也幫你教養家中孩子。對於你要寵誰愛誰,我都沒說過任何怨言吧?」

袁北鳴訕訕笑下,「夫人叫我來,怎麼說這些,咱們夫妻倆好些時候沒一起說話了,豐哥兒最近功課如何?」

對於納了安蓉,袁北鳴自己也是心虛地。當時想的他這輩子睡了女人無數,卻沒睡過大家小姐,所以才動了心思。可沒想到安蓉牽扯的安家,是他主子要的人。

「老爺別岔開話題。豐哥兒的功課好不好,你自己去考考他就知道。我一個只能看懂白話文的婦人,不會吟詩作賦那些。」袁夫人依舊在敲著茶杯,「我們夫妻多年,我是什麼樣的人你一直知道。你要納安蓉時,我知道她不是好東西,但老爺喜歡,我也沒說什麼。想著她只要安安分分,那我就當沒她這個人。可是她三番兩次挑釁,不是跑到豐哥兒讀書的書院攔人,就是在店鋪里找咱們女兒說話。」

說到這裡,袁夫人砰地摔了茶盞,「她想幹嘛?想取代我?呵呵,臉袁家的大門都進不了,就想取代我?」

「不不,夫人你誤會了,他沒那個膽子。」袁北鳴對於髮妻雖說沒有感情,但還是挺敬重的,畢竟像她說的一樣,從來不管他風流事,又把家裡管理得緊緊有條,這樣的夫人多好。

「誤會?那你說她這是什麼意思?」袁夫人已經忍了許久,專門挑這個時候發怒。

她剛把一個嬌美人送到袁北鳴床上,安蓉不是袁北鳴心尖上的第一人,那這會便能由著她來說了。

袁北鳴之前就警告過安蓉,他沒想到安蓉會那麼大膽,敢在街路上找他女兒,已經是玩了許多次的女人,心裡不由產生了一些厭惡。

「你放心,我以後絕對不會讓她出現在豐哥兒他們面前。」袁北鳴保證。

袁夫人冷笑哼了一聲,指著自己道,「那我呢,她來禍害我,跪在家門口哭,別人說我是悍婦時,老爺可曾想過我?我們可是十五年的夫妻啊,在這個家裡,我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啊。」

看平日里颯爽的夫人哭了起來,袁北鳴想到過去兩人相濡以沫,一起走鏢的日子。

那時候他們是真的苦,路上吃的都是生水和干餅,連碗白菜湯都買不起。可他夫人從來沒跟他抱怨過,反而還一心想著他。

袁北鳴承認他好色貪財,可對於髮妻,他還是有不一樣的感情在的。

他走到夫人身邊,攬住夫人,「是我不對,不該讓安蓉有機會來找你麻煩。我跟你發誓,我絕對不會讓安蓉進我們家的門。現在我對她也沒什麼感情,就是有些不得已的原因要養著她。這段時間,以後的時間裡,也絕對不會讓她再來騷擾到你們。」

「你是男人,要記得你說的話。」袁夫人擦了眼淚,靠在許久沒感受過的丈夫的胸膛,這種感覺特別久違。

袁北鳴嗯了一聲,和夫人溫存了一會,才從屋子離開。

他直接去找了安蓉。

這會安蓉本來想讓人去找袁北鳴,看到他來了,眼睛一紅,正準備撒嬌哭泣時,袁北鳴卻打了她一巴掌。

「你……你打我?」安蓉傻眼了。

「我是不是警告過你,讓你別去找我家人?」袁北鳴皺眉看著倒在地上的安蓉,不解氣又踹了一腳,「今兒個我就明明白白告訴你,我是永遠不可能讓你進袁家的,像你這樣骯髒的女人,進我家門都髒了!」

「你在說什麼?」安蓉捂著臉,不敢置信地望著袁北鳴,「你帶我回來的時候,可不是這麼說的。你現在怎麼能這樣說呢?我的要求過分嗎?我就是想要一個名分,你既然不能給我,為什麼當初又要承若呢?」

「當初是當初,我現在反悔了。」袁北鳴越看安蓉掉眼淚的樣子就越心煩,「我告訴你,從今往後,沒我的允許,你不能再出門了。」

說完,他就轉身走了。

身後傳來安蓉的尖叫。

「不,你不能這麼對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128章 厭棄

14.97%
目錄
共85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