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寵溺

第131章 寵溺

安芷對於裴闕的爬窗行為,已經見怪不怪了,畢竟這位是常客,也只有這以為客人。

裏屋靜謐,安芷給裴闕倒茶,「裴四爺,八皇子的事,是你做的嗎?」

「你打算謝謝我?」裴闕將誒接過安芷手中的茶杯。

如今兩人是越發默契,都知道對方的心思與擔憂,只一個眼神,他就知道安芷只是好奇,沒想謝他。

但他做好事,從來都要留名,不然豈不是白做了,他又不是那清風風般的人物,沒必要講究那些名聲問題。

他笑了起來,「怎麼不回答?我幫你解決了一個大麻煩,還替你出口惡氣,你可別只來一句謝謝,那我虧大發了。」

安芷早就習慣裴闕這般沒皮沒臉的模樣,她瞟了眼裴闕手中的茶杯,「替你倒茶,應該比謝謝更好了吧。」

跟裴闕相處了那麼些日子,安芷也從裴闕那悟出了一些心得。凡是不必太講究臉面,循規蹈矩是換不來平安富貴,倒不如瀟灑自如來得愜意。雖說她做不到像裴闕那般厚顏,可學以致用一二分,還是可以的。

聽安芷這麼說,裴闕哈哈笑了起來,他慢騰騰地飲完一杯茶,「你倒是學得快。」

「那是老師好。」安芷適時奉承。

兩人你來我往,兩杯茶下肚后,安芷才正色道,「八皇子吃了這麼個悶虧,他怕是不會輕易放過你,而且他並不嫌棄多個側妃。」

像八皇子那樣的人,未成婚之前,府上就有許多妾侍,現在只是多個正妃而已,不會影響八皇子來找她麻煩。

「許雲那人,你是知道的,心思狹隘,嫉妒心重,她如今有了皇上的恩典,八皇子輕易退不了她的婚。而許雲又從來不在意名聲問題,在許雲給八皇子生下兒子之前,她是不會允許有能威脅到她的人嫁給八皇子的。」裴闕說這話時,眼睛一直瞧著安芷,誰會那麼傻,讓京都第一美人給相公做妾,還是有身份背景的,這不是在自找麻煩。

「這倒是有理。」安芷點頭道。

「所以啊,你該好好謝謝我才是。」裴闕還在想他的謝禮,怎麼能是一杯茶就被打發了呢,他又不是小叫花兒。

安芷抬手時,對上裴闕黑曜石般的眼睛,忙移開視線,「裴家近來不是被查得厲害嗎,我我給你出一主意,把禍水東引到八皇子身上,如今皇上對八皇子已經有了戒心,若是他再發現八皇子在暗中幫助裴家,那皇上勢必會派人去查八皇子。」

老皇帝身體一日不如一日,到了這會,最怕的就是哪個兒子突然逼宮,把他剩下幾年的榮華富貴給提前結束。這人都是貪心的,就算知道自己身體差,但也想多活一段時間,老皇帝現在最怕的不是病死,而是在病死前被自己的兒子給殺了。

晉朝建國兩百餘年,往上數篡位的皇帝就有九位。作為現任皇帝,又到了體力和腦力一天天退步的時候,老皇帝也是疑心病最重時。

安芷讓裴闕製造和八皇子交好的假相,就能讓老皇帝以為八皇子在勾結權臣,對他陽奉陰違。

裴闕看着安芷,一雙眸子帶了幾分算計,卻又有些警惕望着他,倒是可愛得緊,他鬆開手中的杯盞,「你倒是個狠的,只要八皇子被皇上誤認和裴家有關係,那八皇子在皇上那就會徹底失去信任,借皇上的手,確實比四皇子的更好用。只不過咱們這位皇上雖多疑,卻也不至於這點離間計都看不出來。」

「那你說怎麼辦?」安芷問。

「我會給定南王修書一封,讓定南王跟着一起演戲,就算皇上懷疑有假,他也顧不了太多。」裴闕把面前的空杯盞推了出去,等安芷續滿茶水后,才繼續道,「寧可錯殺一千,也不能放過一個,這就是帝王之道。反正他兒子多,沒了八皇子,還能扶持其他人和四皇子對廷相抗。」

聽裴闕這麼分析,安芷是自嘆不如。

她對朝堂局勢的分析,都還太淺薄了,與裴闕的謀算相差太遠。

安芷看茶壺空了,話也說了那麼多,她沒打算再續茶,便把手放到桌子以下,靜靜地看着裴闕。

「今兒我來找你,除了八皇子的事,還有一事要提醒你。」裴闕壓低了聲音,「前一陣兒,白將軍陣前受傷的事我已經知道了,他是不是寫信讓你往西北送藥材?」

安芷點頭,這些事裴闕自己就能查清楚,她瞞着也沒用。

「那你知道白將軍為什麼不是上書朝廷,而是找了你嗎?」裴闕問。

這一點,安芷有想過,她猜,「是因為朝廷有人在和我舅舅作對?」

「沒錯。」裴闕道,「如今奪嫡激烈,誰都想為自己增添勢力,作為驍勇善戰的西北軍,是誰都想拉攏的對象。可你舅舅沒那個心思,所以對於京都派去示好的人都婉拒了。可樹欲靜而風不止,他們得不到你舅舅這棵大樹,那就會想辦法威逼得到,甚至是摧毀他。」

安芷被裴闕這話給嚇到了,她知道舅舅站在風口浪尖上,或許是裴闕說這話的時候壓低了聲音,讓她覺得很是不安。

她知道管錢糧的是戶部,如今許雲和八皇子聯姻,那戶部侍郎自然是站八皇子的。

「不過你也不用太擔心,八皇子不會得意多久,他很快就會在這個舞台上消失。而皇上還需要你舅舅鎮守邊疆,也不會看到你舅舅倒下,但受個傷什麼的,或者你那兩個表哥死了一個,皇上都不會插手。」裴闕道。

安芷身體往前靠,「那我該怎麼幫到舅舅?」

她不想看到舅舅受傷,更不想看到任何一個表哥死掉。

「你只要回答我一個問題,我就能保你舅舅一家平安。」裴闕定定地看着安芷。

他說過,他做任何好事都要留名,特別是在心上人面前。

「什麼?」回答一個問題而已,安芷覺得不是什麼難事。

「這幾個月以來,你對我的看法,有改觀嗎?」裴闕問,「安芷,你可別敷衍我,我是很認真的人哦。」

「有......有的。」安芷低頭看着手中的杯盞,微微哆嗦道,「你不像外人說的冷酷狠戾,其實你人挺好的。」

「就挺好而已?你就沒有過片刻心動?」裴闕追問。

他手指點着桌面,一下以下,很有規律,一雙眼睛如禿鷲盯着獵物一般看着安芷。

「我......我......」安芷口吃了。

這個問題讓她怎麼答?

就算她習慣了裴闕的直接和厚臉皮,可她到底是個姑娘家,說起這些事,總不能像裴闕一樣信手拈來。

是,她確實是有過那麼一點點心動,在裴闕救她、幫她的時候,她甚至會覺得她何德何能。

可那就是一點點,來的快去得也快,做不得數。

安芷的臉慢慢漲熱了。

她感覺耳朵了還盪著裴闕的餘音,問得她煩躁起來,「沒......沒有。」

話音剛落,她突然想到裴鈺還在西北,猛地抬頭,「不對,你耍我,不管怎麼樣,如今裴鈺在西北,你們裴家就一定會保我舅舅平安,不然裴鈺也會跟着遭殃。」

說完,她就看到裴闕的唇角勾起了一抹壞笑。

她氣地側過身子,不想再看裴闕了。

裴闕哈哈笑起,他哼聲道,「我可沒耍你,保你舅舅是真,但只要你舅舅還是西北大將軍,那裴鈺就不會有事。保你兩個表哥,真是額外的。不過你說沒有就沒有,幹嘛吞吞吐吐半天,還臉紅?」

會臉紅,裴闕就知道安芷在騙人。

他對自己還是有點自信的,畢竟他掏心又掏肺,就是塊石頭都能捂熱了,更別說是安芷這種小姑娘。

「沒有就是沒有,每個姑娘家聽到這種問題都會臉紅,不是我一個人。」安芷急急辯解,「再說了,我臉紅有什麼不可以,你一個男子到了我閨房,我不就是應該臉紅的嗎?」

「行行行,你說得都對。」裴闕用頗為寵溺的口吻道。

安芷哼了一聲,下了逐客令,「裴四爺還有事嗎,若是沒事,就請先離開吧,我這個午覺不好睡太久,不然丫鬟會起疑的。」

裴闕得到了答案,自然乖乖聽話願意走,他站了起來,「還是那句話,你多注意安全,其他人那,有我在呢。」

說完,裴闕就走了。

順子在外頭等了許久,才見主子吹着口哨出來,這是心情十分地好啊,他好奇問,「爺,安小姐今天對你很好嗎?還是她對你表露心跡了?」不然主子不會那麼高興的。

裴闕上了馬車,笑了一聲,「趕你的馬車吧。」

順子聽主子沒罵他,還是笑着說的,以他跟隨主子多年的經驗,知道安小姐定是讓主子吃到甜頭了。

真好啊,只要主子開心了,他日子也就好過了。

在順子心裏,是希望安小姐能快點嫁給他主子,這樣他就能少擔憂一樣事情。

只是兩人到底要什麼時候能成婚呢?

順子想到這個問題,又有些發愁了,就他所了解到的,他主子要想娶安小姐,還是有很多困難的。

哎,他好愁。

~

安芷在裴闕走後,忙收起裴闕的杯盞,叫了冰露進來換新茶。

她現在臉還是熱的,便走到屋子外頭吹了吹風。

「小姐。」翠絲從外頭跑進來,皺着眉頭道,「小姐,安倩上門了。」

「安倩?」聽到這個名字,安芷愣了下,但很快就回神了,「不是讓她不要再來了嗎,她有說為什麼而來嗎?」

翠絲搖頭,「她就說有一件要緊的事要親自跟小姐說,小姐,我看她就是不懷好心,您還是別去見她。」

從上次把安倩送出安府後,安芷有關注過安倩一段時間,安倩是真的老實不少,沒有再來找她和安府的麻煩,知道夾着尾巴做人。

可今天安倩卻敢光明正大上門,她覺得有點問題。

「走吧,我去看看。」反正見見而已,不會損失什麼。

翠絲撅著嘴巴,「那您去正廳就好了。」

安芷帶着冰露,去了正廳。

她到正廳時,安倩正坐在椅子上。

「堂妹。」安倩看到安芷,立馬站了起來,她局促地捏著帕子,怕安芷誤會自己是來找麻煩的,急忙辯解,「我不是來找事的,我也記得你說過的話,所以這段時間我都老老實實沒出門。我是今天收到一封信,信上寫了關於你的東西,我才特意拿來找你。」

經過之前的事,安倩已經徹底領教了安芷的本事,就算心裏還是不服氣,還是討厭安芷,但鬥不過就是鬥不過,眼下她還得靠着安府幫她和哥哥,所以過來賣個人情,是應該的。

她說完后,就拿出信給安芷。

安芷接了過來,信上寫的是問安倩想不想知道安芷的秘密。

光看字跡,安芷認不出來是誰寫的,但是就這熟悉的口吻,和她最近遇到的事,她立馬想到了安蓉。

「這信你是什麼時候收到的?」安芷問。

「就今天早上,我在家裏繡花時,有人綁了石頭丟盡我家院子裏的。」安倩道,「這事我院子裏的丫鬟都可以證明,我看完后,覺得不對勁,立馬就送過來了。堂妹,你是不是得罪人了?」

安芷冷笑下,安倩還是本性難改,還想套她話來着。

「我得罪的人可多了。」安芷把信給撕了,「今兒這事謝謝你了。」

安倩聽安芷冷笑時,心裏忍不住打了個哆嗦,但為了她和哥哥的前程,還是沒走,「堂妹,我看這人居心不良,你要不要我幫你引蛇出洞?」

這倒是個好辦法。

可安芷信不過安倩。

和安蓉比起來,安倩沒好到哪裏去,都不是省油的燈。

她今兒若是利用了安倩,指不定安倩轉頭就把她給賣了,畢竟她現在被那麼多人盯上。

「不用了。」安芷拒絕道,「我已經知道是誰做的了,既然她想找死,那我就成全她。今兒天氣漸漸冷了,我聽說學院裏的炭是要自己帶的,家裏剛來了一些紅羅炭,堂姐待會回去帶上一些吧。堂哥讀書幸苦,別凍壞了才是,他要有出息了,那對我家也是頂好的。」

安倩聽此,只好噤聲不再說了,她怕安芷待會生氣讓她沒好果子吃,只是她真的很好奇,寫信給她的人會是誰呢?

其實還有一封信,她沒給安芷,上面留了地址,她要不要去會會?

在她這麼想的時候,安芷看着她遠去的背影,吩咐冰露道,「派人跟着安倩,盯緊了她。」。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131章 寵溺

15.11%
目錄
共868章
倒序